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九十五章 出击的舰队:港口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九十五章 出击的舰队:港口

第九十五章 出击的舰队:港口

 好书推荐:
    东岸人正酝酿着出击海战,而作为他们的对手葡萄牙人,近况如何呢?

    当初从巴西开来莫桑比克的分舰队30艘舰船,此时能够顺利出战的大概还有20艘(部分船只经维修后已经恢复战力),莫桑比克岛内另有四艘船只在大修,短时间内无法出战,这便是他们目前几乎全部的实力了。

    14VS20,实力的天平渐渐已倾向了东岸一边,在莫桑比克近海发动海上决战,打垮葡萄牙人的这支分舰队,进而取得制海权的条件,已经完全成熟!

    1660年11月10日,维修保养完毕的东岸舰队,在接管了指挥权的海军部长李毅的指挥下,依次驶出了新华夏湾,然后在外海列好了阵势——7艘“八月十日”级战列舰、6艘“马岛”级风帆护卫炮舰、1艘“超勇”级快速巡航舰、1艘弹药补给船、1艘医疗船、1艘修理船,总计17艘舰船在整理好队列后,开始调整帆桁,直朝莫桑比克岛方向航去。

    那里是葡萄牙人的大舰队最后一次出没的地方,目前应该还驻留在那里,西印度洋有史以来规模最大、参与人数最众、动用火炮数量最多的大海战,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会打响!

    11月14日,万吨的东岸舰队缓缓抵达了科摩罗岛以西海域。此时正值春夏之交,成形于深海的印度洋反气旋逐渐退向南方,影响逐渐衰减、信风强度逐渐减小、不稳定性开始增加。与此相反,赤道气团开始南进,某些低压带也开始向莫桑比克和新华夏岛扩展,这给莫桑比克海峡带来了日渐增强的北风。

    水手们都熟悉季风,阿拉伯地理学家就编纂过航行指南,说明何时可以航向何处;葡萄牙人制作的航行指南则介绍了欧洲人通常走的航线,这些航线被经验丰富的水手牢牢记在脑海中。莫桑比克海峡在这个月份出现西南风的可能性只有一个,那就是南方出现寒流,但今年没有寒流——至少东岸人从南方驶来时没有发现——因此注定了葡萄牙人在这个季节出航的局限,或许这就是他们没去封锁新华夏岛东海岸、北海岸、西北海岸的原因所在吧,不是不想,实在是力有不逮啊。

    因此,在这种天气条件下——尤其是南下的莫桑比克暖流流速已渐渐增强到两节的时候——东岸人的大舰队直扑莫桑比克岛,一定能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若是他们思想麻痹,没及时对风向变化做出反应的话,被东岸人的这支舰队堵在港口也是大有可能的事情。

    莫桑比克在这个年代无疑是葡萄牙人最看重的印度洋基地,以至于其国王曾经称赞过这个港口是“我在印度洋上拥有的最好的基地”、“你可以将莫桑比克称为前哨或者前进旅途中补给消耗殆尽后的驿站”。毋庸赘述,莫桑比克在葡萄牙人心目中的地位,大概就和17、18世纪好望角在荷兰人心中的地位一样,从南方驶来的船只可以在这获得补给进而获得充足的动力驶往印度,如果没有莫桑比克,那么所有葡萄牙船只就得去更北方的马林迪停靠补给,但那样无疑要艰难得多。

    小小的莫桑比克岛上拥挤着大量殖民机构、炮台、修船工坊、集市、教堂等建筑,唯独没有菜地、果园和蓄水池,就连小麦储备也仅仅只有一个空了一半的仓库。也就是说,这个岛的自持能力极差,一旦遭人封锁,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崩溃——唔,准确地说,三两天内就会崩溃,因为他们就连淡水都需要每天都陆地上送来。

    那么,还等什么?

    11月16日,没有一丝意外,他们这支舰队抵达了莫桑比克岛外海,当如林的桅杆及密密麻麻的炮窗出现在葡萄牙人的眼帘内时,这场持续了数天的海战便不可控制地展开了——第一发炮弹,是来自葡萄牙人的海防重炮!

    “长官,港内的敌船似乎很多啊。”后方海面上,“大赤鱿”号护卫炮舰的军官们一水地举着望远镜在观看莫桑比克岛。

    “多?能多到哪去?二十来艘而已!而且,专业军舰不到一半,剩下的都是武装商船,对付起来虽然有点麻烦,但绝对不是不可战胜的。”蔡安国中尉一边看,一边说道。他觉得这次真是太幸运了,一把将敌人全堵在了港口,这就给围歼创造了条件。当然这也不意外,因为这时节的洋流和风向,葡萄牙人能去哪呢?一旦离了莫桑比克岛,他们再想返回去可就得大费周章甚至根本不可能了。只要他们还想在此汇合从印度驶来的商船队,那么就必须再次等待,否则一切都毫无意义。

    当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就曾组织舰队围攻过莫桑比克岛,不过葡萄牙人应对得力,力保至关重要的小岛不失,最后成功熬到荷兰人退走,也是牛逼。不过此番东岸人瞄上了莫桑比克岛,其力度可能就不像荷兰人那么“温柔”了,荷兰人急着拉货回家挣钱,没空和你们长期耗,但东岸人可是专程来取你们命的,不把你们玩死是不会走的。

    还有,你不是仗着岛屿后方淤塞水浅、大船没法通行(主要是不敢通行,因为不知道水文状况)吗?好,我这会就在新华夏岛的造船厂内就地组装吃水浅的内河炮艇,然后想办法拖航或运过来,杜绝近海戎克船对岛上的物资输送,彻底困死你们——没了莫桑比克岛,你们还怎么与我们斗?靠上帝吗?

    “葡萄牙人如果不动,那么我们就一直待在这里吗?”大副张志军问道。在他旁边,水手长、枪炮长、航海长、二副等人也将目光转了过来,等待蔡安国的回答。

    “自然是如此了,有什么好奇怪的?当年荷兰人能连续几年在西南季风起时派舰队封堵果阿,葡萄牙人在果阿港内的船只数量有时也不少,但不是也没什么动作?实在是风向不利,出海都出不了,还怎么与荷兰人斗?他们又没我们的蒸汽动力!因此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从欧洲驶来的贸易船只,一艘艘让荷兰人干掉!即便没干掉的也只能落荒而逃,果阿的贸易自然也是黄掉了。”蔡安国中尉理所当然地说道:“我们现在的情况其实也有些类似,但又有所不同,因为现在是西北风,洋流也是从北方涌来,葡萄牙人若是打定主意出海逃跑的话,其实还是能够做到的。可那样一来,东非海岸的制海权就拱手让给我们了,从印度驶来的贸易船队也危险了,莫桑比克岛的前途更是不可测,他们一时半会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心的。慢慢看吧,他们的海防炮台火力还蛮凶猛的,而且构成了交叉火力,李部长应该不会让我们硬冲硬打,暂时多半还是以围困为主,静观其变。”

    蔡安国的分析确实也是李毅的意图,因此从11月16日开始连续六天,他们的船只都在莫桑比克岛外海集结着,就等着葡萄牙人忍不住冲出来。不过看起来这些家伙比较能忍,他们一方面不断用一发、两发炮弹警告东岸人,一方面还在岛上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宗教审判活动,总计49名东岸水手被绑在火刑柱上烧死,几乎把自己的后路都给断绝了,不知道是哪个宗教疯子搞出来的事情。

    他们的疯狂行为成功激起了东岸人的愤怒,李毅上校派人打着白旗过去严正交涉,指出葡萄牙人必须给予任何一名东岸俘虏以必要的待遇,如果再出现虐待、虐杀之类的事情,东岸人将不承认葡萄牙王国是文明国家,一切后果自负!

    与此同时,他们再度派出了随船而来的新华夏步兵营(欠一连)960名官兵,在莫桑比克岛北方延伸而出的一个海岬上登陆。登陆后的东岸官兵在肖白图上尉的指挥下,立刻使用随船带来的木料、铁丝网构筑简易的工事,防备敌人将他们赶下海去。

    第二天,姗姗来迟的两艘金枪鱼钓船给他们送来了许多工匠——很多就是淮安府清江督造船厂的工匠,被新华夏岛临时扣留——及大量切割好的木料。随后这些人便在滩涂上日夜赶工,用最快的速度打制起了小船,这些小船不要求多大,也不要求质量多好,就一点,数量一定要多。李毅上校打算,如果葡萄牙人再没动静的话,他就等在某个漆黑的夜晚,将这些装满干柴、煤矸石、火油等易燃物的小船(带小帆),顺着洋流和北风,直接放到葡萄牙舰队集中碇泊的区域,看这帮孙子到时候还怎么坐得住!

    11月28日,又是一千名岛屿八旗土兵在岸上登陆,这些人加入到了构筑工事的行动中,打算将这个登陆场彻底打造成一个坚固的防御体系。至于说为什么不深入内陆地区截断葡萄牙人的物资补给,那主要还是由于兵力不足、没有信心。要知道,在莫桑比克岛后方的大陆上,还是有些一些葡萄牙据点的,天知道里面有多少兵,或许几百、或许一两千、搞不好有两三千,谁知道呢?还是不要去触霉头的好,先守好自己的阵地再说。

    11月30日,一支由黑人组成的军队突然出现在了东岸人的登陆场外围,岛屿八旗与其交战,竟然特么地溃退了下来。大怒之下的肖白图连斩了六名岛屿八旗指挥官,然后令其拼死出击,这才堪堪击退了这支黑人军队——不过这场死伤数目超过五百的“血腥战斗”(岛屿八旗的死伤占了七成),就其技战术含量来说实在太低,让肖白图看得直摇头,岛屿八旗,果然不堪大用!

    12月1日,觉得无法再等下去的李毅部长派人过来下令,纵火船出击!于是乎,在这个天色阴沉的黑夜,上百艘各式小船满载干柴、煤矸石、火油等物,在几艘蒸汽炮艇的护送下,顺着洋流直朝葡萄牙人的碇泊地驶去。而为了控制航向,东岸人还派了不少水性精熟的水手在纵火船上操控风帆,以最大程度地接近葡萄牙人的舰队。

    凌晨三点半,随着第一艘纵火船被点燃,很快,海面上就像变魔术一般,到处都出现了星星火火,那场面简直美如画。点完火的水手立刻翻身跃入海中,朝离得最近的海军炮艇游去;有的水性好的甚至都不管炮艇,直接自个朝岸边游去了;甚至还有一些艺高人胆大的水手,他们被葡萄牙人野蛮的宗教审判成功激起了怒火,因此即便在纵火船被点燃后,他们仍三三两两地在海里托着小船,往前送最后一程,增加其撞上葡萄牙人舰船的机会。

    葡萄牙人很快也发现了东岸人的夜袭,惊慌失措的呼喊声、怒斥声在夜里很远的地方都清晰可闻。肖白图爬上了瞭望哨的顶端,举着望远镜在漆黑的夜空下寻找着那些星星点点。很快,他就发现第一艘葡萄牙船只被引燃,猛烈的大火不断炙烤着船只的吃水线附近,相信用不了多久,这艘武装商船就会变成一个超大号的火炬——唔,搞不好还有惨烈的弹药殉爆呢,真是期待啊!

    上百艘小船中一部分被海流冲到了碇泊地以外,然后慢慢消失在了海面之上。不过,仍然有超过六十艘小船成功冲入了葡萄牙舰队的集中碇泊地,其中大部分都撞上了敌船,熊熊火焰开始在夜空下弥漫,那场景很多年后在莫桑比克一带仍有人津津乐道。

    “第二波纵火船上路了吧?”肖白图放下望远镜,问着身侧的一名军官。

    “已经上路了,长官!”年轻军官有有些兴奋的语气回答道,“第二波纵火船共106艘,陈少尉在西北方施放的,那里流速虽然不够快,但风向更正,肯定会给葡萄牙人一个惊喜的。他们也是傻,明明在岸上没有足够的岸防要塞和兵力,却还敢龟缩在一个小岛后面,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这下他们全完蛋了,哈哈,真是痛快,让你们敢烧我们的人,都去死吧,异教徒!”

    “别那么乐观,年轻人。”肖白图哈哈一笑,说道:“湾内海域还是太广阔,里面乱流也不少,纵火船虽然数量够多,敌人的船只也多下锚碇泊在湾内,但不要对火攻的效果抱太大期望,毕竟这里不是腾挪不便的河港。真正要消灭葡萄牙人的这支分舰队,还是得看李部长他们海军的本事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