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三十四章 婚姻与外交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三十四章 婚姻与外交

第三十四章 婚姻与外交

 好书推荐:
    “欧洲的消息传回来了,你是全国武装力量总参谋长,有权力看看这份文件。”执委会行政大楼办公室内,国家主席强全胜从档案柜内抽出了一份文件,递给了莫茗,说道。

    强全胜的秘书给二人端来了热气腾腾的茶水,然后悄然退出去带上了门。

    莫茗坐在木质太师椅上,花十多分钟仔细看了看文件。内容是关于欧洲各国的,但更多的篇幅是在记述英国最近一两年内发生的重大事件。比如以兰伯特少将为首的军官团(多为平民出身的军官)与国会资产阶级议员、王党分子间激烈而残酷的争斗,在这场争斗中,焦点人物、克伦威尔之子理查德却一直无法有效承担起控制局势的重任,而且为人软弱,既和国会的阔佬们走得近,同时也拒绝在杀死几位军官团将官的判决令上签字,妄图两面讨好的后果就是里外不是人。

    不过既然之前东岸执委会已经决定不干涉英国局势——其实也干涉不了什么,但海军强烈要求至少支持“一到两船武器和军资”给少将军官****,就以共和的名义,但在联合参谋本部的层面上就被否决了——那么这事其实也没什么好多说的,与联合省在此事上保持密切沟通,静观其变即可。

    英格兰的局势东岸人有心无力不愿插手,但有关西班牙的任何事情他们都异常关心,比如这份各商站刺探来的情报汇总(许多内容还是从海牙三级议会的“废弃文件”里买来的)中,很大一部分的篇幅就是有关西法战争局势的,毕竟现在西班牙是东岸的一头超级大奶牛,源源不断提供的养分极大滋养了东岸的躯体,可以说华夏东岸共和国现在无法承受失去西班牙王国的后果。

    沙丘战役结束后,无论是西班牙还是法国都已经陷入了资源枯竭、兵贫民穷的困境之中。尤其是法国的百姓,认为战争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无论战争胜利还是失败他们都深受苦难,因此强烈要求迅速结束战争。红衣主教马扎然自然不能无视这种全国上下的一致呼声,因此他把锁在抽屉里已经好几年的和谈方案抛了出来。

    公允地说,这份和谈方案还是符合实际的,也能为两国上下所接受,但其中最大的一个障碍就是,马扎然想为国家未来的安宁与和平加上一项保证,这项保证就是路易十四的婚姻,即他想为路易十四迎娶西班牙大公主玛利亚·特蕾莎,这就犯了很多人的忌讳了,也引起了太多人的恐慌与不安,因此阻力注定相当不小。

    如果法国国王娶到西班牙大公主,那么南尼德兰、弗朗什孔泰、阿尔萨斯—洛林等地一定会作为公主的嫁妆而被带进法国的版图,欧洲国家如何会答应?而更可怕的是,腓力四世的两位公主的哥哥已经病死,一旦腓力四世死了,不仅西班牙本土,就连意大利的都灵、佛罗伦萨、撒丁、那不勒斯、西西里甚至秘鲁、新西班牙总督区都将被并入法国,这如何能忍!

    虽然知道历史上西、法合并的事情最终没有发生,卡洛斯二世于1661年出生后统治了西班牙数十年。可问题是,谁能保证如今这个时空依旧遵循这个事实?要知道,由于频繁的近亲结婚,卡洛斯二世的健康状况从出生时就很差,随时都有可能死去,而且他还是阳痿无法产生后代,那么一旦有人想不开提前把他搞死,王位继承战争就随时可能提前开打,这对希望维持现状下去的东岸人来说极为不利。

    “我们要怎么做?阻止这桩婚姻么?但看起来可能性不大啊,法兰西完全可以不用理会我们,那么我们就只有在西班牙那边使劲了?要求他们不得将两位公主中的任何一位——好吧,至少是长公主玛利亚——嫁给法兰西国王路易十四,是么?”莫茗端着茶杯沉吟道,“那么,要不要派医生去帮菲利普国王检查检查身体,西班牙哈布斯堡王室继承的稳定是我们国家继续在秘鲁和新西班牙获取利益的前提,尤其是在如今这个敏感时刻。”

    “而这也正是我找你来的原因所在,你们军部是什么个想法?这很重要,我们无法失去西班牙!”强全胜站在莫茗身前,严肃地问道。

    “西班牙能打下去吗?我是指我们援助了他们这么多粮食、武器和金钱,他们本土的军队组建得如何了?”莫茗问道。

    “依照国家情报总局有限的情报来看,恐怕不容乐观。由于卡斯蒂利亚人常年享受不出外作战的特权,因此这帮整日耽乐于安乐窝的将兵估计不堪战。而巴斯克、阿拉贡、加泰罗尼亚、格拉纳达地区,恐怕对卡斯蒂利亚也没什么感情,或者说有的也是负面感情,不造反就不错了。这从最近几次与葡萄牙的边境战争就能看得出来,由卡斯蒂利亚人组成的本土步兵团竟然打不过葡萄牙陆军,真是让人大跌眼镜。”强全胜摇了摇头,“西班牙的问题很复杂,我认为他们本土没有可能抵挡住法国大军的进击,屈服是早晚的事情。”

    “有没有办法搞来唐路易斯与马扎然谈判文件的抄本?”莫茗先是问了一句,随后便自失地笑了:“我知道这当然不可能,不过就连荷兰人都没招么?”

    “我不知道荷兰人知不知道两国谈判的细节,但我倾向于认为没有。事实上这两个国家间的谈判从1656年就断断续续开始了,但保密工作做得很好,没人知道他们具体谈了些什么,只知道法国人要求割地、嫁公主,但其他的条款就不清楚了。我认为唯一可能知道些内情的是奥地利的利奥波德一世,但这也不是我们能够接触的。”强全胜说道。

    “好吧,强主席,那我也不废话了。”莫茗闻言放下茶杯,说道:“维持一个虚弱而稳定的西班牙王国是符合我国利益的,我们无法接受西班牙及其海外领地被并入波旁王朝。因此,在无法确定腓力四世是否有男性子嗣的情况下,我国政府坚决反对这桩婚姻,为此,即便诉诸武力也在所不惜!”

    “其实没那么严重,别着急,老莫。”知道了军部的态度后,强全胜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这令他更有信心说服其他一些委员们:“其实我们还可以让西班牙人在谈判协议中写明,玛利亚·特蕾莎公主及其子嗣放弃一切在西班牙王国的权利,否则这桩婚姻便作罢。当然了,我们的第一选择仍然是搅黄这桩婚姻,让玛利亚公主嫁给他的堂兄、奥地利的利奥波德一世,反正这也是西班牙公主的宿命,不是么?西班牙割地、赔款都可以接受,因为这不但不会影响我们的利益,相反会让西班牙更加依赖我国,但绝不能让波旁王室将手伸到西班牙来,这是红线,不容触碰。法国人一旦逾越这条红线,那么为了东岸的国家利益,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对其宣战……”

    “其实,我听说路易十四本人也不想和西班牙公主结婚,他更喜欢的是马扎然首相的侄女玛丽·德·曼奇尼小姐,他们之间的情书往来早就传遍整个巴黎上流社会了。是不是可以从这里也做下工作呢?”莫茗突然笑着说道,能够作弄一位在历史上留名的法兰西国王,这给他带来了很多快乐,不过他随即也自嘲道:“当然我知道这想法有些异想天开。路易十四是个理智的人,他明白自己的婚姻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整个国家的事,因此他必然会谋求迎娶西班牙公主玛利亚,可怜的曼奇尼小姐大概只有回意大利隐居了吧,真是个不幸的女人呢……”

    “即便路易十四拎不清状况,法国太后安妮、首相马扎然也断不会让此事发生的。”强全胜也笑了,“而且我也有点佩服这个马扎然了。他或许是看到自己在法国已然是位极人臣了,再把侄女嫁给路易十四的话,可能会给自己身后的家族招来祸端,真是深懂明哲保身之道啊,佩服佩服!现在他********为路易十四迎娶西班牙长公主而努力,不但安妮太后看在眼里,全法兰西也看在眼里,所有人都知道他忠心为国,虽然他握有的财富数量已经超过法国国王许多了。”

    “行了,老莫,我知道你们的态度了,谢谢支持执委会的工作,我当这个家也是不容易啊。”强全胜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后,坐下说道:“对了,最近定军山一带如何了?政务院那边好多人抱怨地方工作都被你们搅乱了,又是抽调民兵又是征发徭役的,还要供应粮食物资什么的,总之怨言很多啊。不过都被我压下了,有些人不会站在全局看问题,只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呵呵,无需多理会。”

    “谢谢强主席的支持。”莫茗无所谓地说道,“我们争取1660年中将铁路修到杀胡堡吧,各地兵站也差不多修建完毕,到时候主动权全操于我手,怎么拿捏葡萄牙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