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三十一章 定军山(三)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三十一章 定军山(三)

第三十一章 定军山(三)

 好书推荐:
    清晨起床后,邵耀光认认真真地打了两遍五禽戏,这才在勤务兵的服侍下更衣、洗脸、刷牙,吃起了早饭。

    邵耀光是新任的数名定军山军管委员之一。所谓的军管委员,其实就是执委会和军部鉴于定军山一带复杂多变的形势,而在含定军山脉在内的巴西高原南段实行军管制度的特派员罢了。军管委员的主要任务,目前已经是相当明确的了,就是在各自的军管区内安抚民心,同时负责筹措军需、劳动力及其他物资的征收。

    各区军管委员由陆军部派遣,平日受陆军部管辖,战时受当地战区司令官领导。一个军管委员辖区内往往有数个军管署(对应各个定居点),为了维持地方居民的安定秩序,执行一切必要的行政,根据军部的训令,军管委员在各自辖区内拥有全权(战时需经上级战区司令官批准),各刑事、民事案件均按东岸法律进行裁决,战时战区司令官授权各军管委员按指定的地点征收租税。

    “……(甲)拥护及帮助有益于军事行动的事宜;(乙)管理居民、奖励生产及排除外国经济势力;(丙)启发、指导当地居民学习及讲授汉语;(丁)督促地方卫生,设立屠宰厂、草料场供应军需;(戊)奖励森林开发,督促鼓励道路桥梁及其他公益事业的建设;(己)保护本国宗教人士前往传教,对新建立的道观佛堂予以妥善维护;(庚)一般奖罚事宜;(辛)同宪兵队及各县民兵合作,以各种手段,体察民情,调查地方及邻近葡萄牙控制区的农、工、商业情况等。”

    读完了由陆军部印发的军管委员工作指导纲要后,邵耀光微微笑了笑,心道执委会和军部这么搞,其目的和野心也就呼之欲出了。再联想到前些时日从同僚处听来的关于柳定线铁路大施工的消息,以及分别在柳树营、定军堡、杀胡堡设立转运兵站、囤积物资的事情,这时候但凡是体制内有一定级别的任务,差不多都该知道这回咱大东岸是要动真格的了吧。

    这里是保德镇,位于后世大拉热阿杜镇附近,一个设立时间不超过一年的定居点,目前拥有东岸移民近两千人,粮食尚未能完全自己,畜牧业也搞得一般般。不过,若是你因此就将其视作一个没甚前途的新设乡镇的话,那可真的小觑了她呢。事实上,保德镇是刚刚设立的保德县的县治,这个县下辖保德镇、上尉乡(原里卡多上尉镇)、铁匠乡(原铁匠镇)、新邓迪乡(原新邓迪镇)、森山乡(原奴隶镇,因该地森林茂密得名)五个乡镇,人口超过八千,且手工业极为发达,完全不可等闲视之。

    当然了,在熟悉内情的人看来,保德县这个全国第35个县(西南铁路沿途的广陵县于3月份成立,是为第34个县)原本就是建立在葡萄牙人设立在定军山间的四个殖民据点的基础上的。这四个殖民据点主营对东贸易,当地不但商业发达,就连手工业从业人员的数量也极为庞大,专门生产各类小商品如鱼钩、纽扣、别针、烛台、火钳、木桶、绳索、蜡烛等出口至东岸人烟稠密的北鸭子湖地区,获利颇丰。

    而在1655年莫总参谋长亲率南方七县一万余民兵与葡萄牙人进行谈判,获取这片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后,保德县范围内的四个葡属居民据点就归属了东岸,在四千名葡萄牙、意大利裔手工业者及其家人迁往葡萄牙控制区后——今年又陆陆续续有些人迁了回来,盖因在巴西内地没什么市场,靠手艺吃饭的工匠无奈之下只能进入保德县东岸控制区——剩下的近两千名苏格兰、爱尔兰、德意志裔工匠在东岸联合工业信贷银行的支持下,很快就恢复了生产,重点保障了平安县工业区的日用小商品的供应充足。

    因此,从中也可以看出,保德县原本的经济底子便非常好,尤其是手工业极为发达,加上今年来又补上了农业产量不足的短板——东岸政府在两年间设法往四个前葡萄牙殖民据点发送了超过三千名移民,多数从事农牧业,目前已经小有成效,虽不能完全供应全县食品需求,但也能提供很大一部分的消耗了。

    吃完早饭后,邵耀光邵委员在一众随员的陪同下,来到了郊外的一处农场上。此农场是新近开辟没多久的,位于岔路河(即安塔斯河)畔,挨着一片小树林,面积还算不小,土质嘛,就左近区域来说也算是不错的了。对了,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巴西高原有些地方的土壤质地真的是太差了,急需大规模改良——当然东岸人目前占据着的南端土质尚可,或许是因为森林、草原茂密的缘故吧。不过饶是如此,适宜耕作的土地也仅仅只占到了一半左右(剩下一半需花时间改良,但东岸人自然没这个功夫)。

    “奖励生产、开垦荒地是重中之重,说难听点,以后咱国家万一和葡萄牙人干了起来,保德县可是要就近提供大量粮食、蔬果、肉类和牲畜的,这若是没点农业基础,怕是供应不起来。”梳着一副后世金三胖发型的邵耀光摆着手说道。

    其实,别看军管委员在地方上气焰嚣张、横行一时,可说到底他也就是个中级军官而已,比如邵耀光之父是邵树德,可他目前也才是个中尉参谋军官罢了,在陆军部的大佬们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因此,要想给上级留个好印象,以便将来晋升快速,那么一份拿得出手的成绩也就是不可或缺的了——邵耀光此时便是如此,上级前期只给了他一些农具、种子和少量牲畜,外加五千元资金,便让他在下一批移民(超过五千人)抵达保德县时,将全县的耕地面积再大大拓展一番,以便新来移民可尽速投入生产之中,使得将来可能有大军进驻时能提供相当一部分的食品。

    而考虑到定军山一带各方势力杂处的现实,以及保德县自身复杂的环境(天主教徒极多),拓荒移民的安全问题也不容忽视。因此,邵曙光决定将分配来的移民(主要是清军俘虏)按照一定的编制分成一个个拓荒组,抱团聚居,集体开荒、集体种植、集体防卫。这些移民本就是绿营兵丁,习惯了这种有组织的生活,在组长、农事指导员、警备指导员(一般为老国民)的领导下,进行艰苦的垦荒种植及牛羊放牧,同时也进行半军事化的民兵训练,且耕且战,立争将这片土地彻底纳入东岸共和国的统治之下。

    “开拓组指导员训练学校也要尽快筹备起来,南边派过来的干部估计也快到了。你们回去后就去各乡选调机灵点的预备指导员,前来县里进行集中培训,培训的方针主旨是贯彻我大东岸之建国精神和开拓精神,培养和磨炼学员,使其具有积极率先献身于开拓事业的资格。同时,学员们在这里学习和训练,也能更好地掌握开拓事业所必须的知识和技术,体验开拓事业中的各种劳动和艰辛,学会各种实用技术的原理和奥秘。嗯,以上培训、学习费用均由国家财政支出,学员们的食宿由县级财政负担。”邵耀光理所当然地说道,“对了,你们回去后也给我上点心,推荐上来的学员若是太不靠谱我可是要发飙的,你们看着办吧。这事不容马虎,谁要是办砸了就去平安煤矿待一辈子吧!”

    跟随邵耀光而来的前清军俘虏们顿时唯唯诺诺,赌咒发誓一定精挑细选学员,不至于误了朝廷的大事,否则甘愿受罚云云。

    在保德镇忙活了几天后,5月20日,军管委员邵耀光带着数十人南下另外几个乡镇,视察物资仓库的建设进度。执委会和陆军部曾经多次下达过命令,各地除整饬公路、桥梁外,还应修建几个大型仓库,其中既有储存粮食、油料、肉制品的仓库,也有储放火药、军资、药品及被服的仓库,仓库容量以可应付三场战役消耗为基准设计建造,立争在1660年中完工。为此,执委会已打算在鸭子湖流域多个县份行使徭役征发权,征发超过五万名劳动力北上定军山一带,修建各个仓库及兵站,以确保不会误了大事。

    “听说执委会还打算在北方新设立靠山乡、大石头乡两个定居点(分别位于后世雅基拉那和南坎巴拉小镇两处),以这两个定居点为依托向北修筑公路或铁路的意图太明显了,葡萄牙人也不是傻子,多多少少也能意识到点什么问题吧?”邵耀光骑在一匹油光水滑的战马背上,看着远处正挥舞着铁锹平整地基的劳务工们,心里暗自寻思:“或许是他们已经无暇分身、不在乎了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