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十八章 抢运与安置(四)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十八章 抢运与安置(四)

第十八章 抢运与安置(四)

 好书推荐:
    繁忙的运输船一刻不停地穿梭在青水洋(即黄海)洋面上,将淤积在云梯关的海量物资与人员运往他处。而当这项工作进行到八月底时,前来转运的大型机帆船数量骤增到了21条,万余吨,这令物资和人员的转运速度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堆积在云梯关城内外的“小山”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融,一切事情似乎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除了清军步步紧逼的消息外……

    刘伏波的海军炮艇部队也已从洪泽湖撤了下来,鲁王、郑氏两部六七百艘战船活动在黄河、洪泽湖、淮河、沭水、硕项湖、灌河一带,水面上的威胁已不复存在,他们这些海军炮艇已无必要再留在那里徒废力气,还不如南下到崇明沙一带,然后以此为基地加大对长江两岸的封锁力度,干扰、削弱江北扬州府的清军与江南洪承畴老狗主力之间的联系,这对于减轻东岸人在淮安府的压力大有裨益。

    “具胜的御营厅禁军又败下阵来了。”灌河南岸的一处哨楼上,带着洁白纱布手套的郭普夏举着望远镜说道:“现在他们正往灌河边溃退,黄廷的水师已经派人接应了,接应个千把人回来应该问题不大。”

    正在磨着短矛的田星闻言眼皮也不抬地说道:“就具宏、朴燕麾下那些人的德性,无论野战还是巷战,都不是鞑子的对手,他们也就能守守城。还特么御营禁军呢,都是这副德性,真难想象朝鲜地方军伍是个什么战斗力,也许和团练是一个级别的吧。”

    在看到两千余水师官兵用大口径火枪(这是东岸人的称呼,明人则称之为“炮”)和弓箭将一股追击得最猛的清军逼回去后,溃退下来的一千五六百名朝鲜禁军官兵终于逃出了生天,然后被水师用战船分批运回南岸。至此,东岸人在灌河北岸最后一个据点惠泽镇也丢失了,“收复”此地的是从海州南下的清军步骑一万五千余人,统兵的是贝子罗讬,麾下据说带了四千多“真满洲官兵”。

    由于云梯关的物资尚未彻底转运完毕(截止九月中旬才运走了二十余万民人、三十多万石漕粮和其他物事),故东岸人必须继续坚守宿迁—沭阳—灌河口城(已基本修筑完毕,只剩下内部建筑尚未完工)这条线,绝对不能让清军越线南下,不然会对目前正展开的物资转运工作造成很大的影响。

    有鉴于此,坐镇淮安城的廖逍遥已下令将麾下各部陆续北调、沿河湖布防,目前留在淮安城、清江闸一带的也就核心的东岸陆军部队、挺身队两个大队等不到六千人了。不过好在他们的任务很轻,主要是维持秩序、弹压地方,顺带防守一下西面凤阳府可能袭来的清军,基本也就够用了。

    时间进入了九月中旬,清军汇集到徐州、海州一带的兵力越来越多——托东岸人截断漕运的福,清军筹措物资、汇集兵马的速度似乎慢了许多——计有安远大将军、信郡王多尼率领的徐州南下兵马数万(东岸人探得不下六七万人),此外还有从海州南下的镶黄旗固山额真卓布泰所率的兵马(人数不详,但疑为偏师)。田星、郭普夏等人所在的灌河—硕项湖一线,直面的便是卓布泰所部兵马,从前半个月的战局来看,汇聚而来的清军战意不错、作战勇猛,而且所谓的真鞑比例极高,东岸人布防在灌河北岸的朝鲜御营厅禁军、鲁王部陆师官兵抵敌不住,已经连败数阵,损兵超四千,彻底丢掉了河北的所有据点。至此,卓布泰部数万人已经直面灌河防线了,战局已进入到了关键时刻。

    “河北岸是守不住的,我们顶多只能延缓清军的攻势,给物资和人员的抢运争取时间。”磨好了一根短矛后,田星又开始磨起了第二根:“海军给刘国昌、刘世俊等人从湖北运来了五千余名精兵,这些人与刘国昌原有的四千多人(目前已扩军至两万,但战斗力下降飞快)一起,辅以我军少量水师的协助,应该能和扬州府北上的清军搅和很久了。现在宝应一带的厮杀愈发激烈,张家兄弟得援兵之助,已经稳住了战线,但也无法彻底击败准塔所带的两万余人,双方就这么僵持着了,不过这对我们似乎是个好消息。”

    “廖司令已经放水好几次了,现在黄河河道两岸泥泞不堪,根本无法驱驰大军。清军从盐城北上的一支马队最远就攻克了庙湾镇,然后再无寸进。胡兴邦的独立团两千多人虽然战力不济,但隔着大片滩涂地挡住这两三千马队却也问题不大。至不济,也能给云梯关方面赢得反应时间,水师战船也可以做出有效拦截,保证囤积在北岸的大部分物资与人员的安全。所以,真正危险的永远是我们北路,而清军主力也是在这边啊。”郭普夏一边说着,一边放下了望远镜。

    话说现在谁都看出来了,清军这次调动大军从徐州、海州两路南下,委实是费了大力气了。不但集结兵力的过程搞得拖拖拉拉,而且集结的兵力数量也相当有限,大概也就是十万人出头的样子,还不定是从各省搜刮来的呢。由此也可见满清被东岸割裂、调动这么些年后,各地战场首尾不顾,局部兵力已经枯竭到了一定的程度——这次的十万大军中,八旗兵马感觉不下两万,这满清朝廷确实是下了大本钱了,估计留守宁远、锦州、北京一带的八旗都有所抽调,确实也是蛮拼的。

    又磨完一根短矛后,田星擦了擦手,站起身,看着北岸基本已经平息的战场,说道:“无论如何,灌河口城一定要守住,灌河防线也要守住。新军第四师刚开到云梯关,第九师已入驻五港口镇,后备的二线兵力很充足。而南面的局势就只能靠顺军了,我们新给他们运来了数千经历过湖广大战的老兵,要是再抵挡不住准塔那点兵,我们还能说什么。廖司令已经将主力部署到北线了,南线要是挡不住,******我们就把淮安城和云梯关一把火烧了,把这弄成一片白地,不然难道还留给这帮废物不成?”

    说罢,田星将短矛丢给了身后的勤务兵,双手扒住岗哨栏杆,说道:“估计咱哥几个下面也要上阵厮杀了,鞑靼人,我也想会一会呢。”

    田星之前其实是上阵杀过的,这个酷爱白刃格斗的前情报官员曾在战阵上斩首一级,不过杀的是个绿营汉奸,真鞑却还没有斩获。这次数万清军压到灌河一线,来势汹汹,说不得要上阵干上几次了。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9月19日,大队清军猛攻灌河口城,守城的顺军大将袁保、贺道宁在东岸火炮的帮助下,将清军击退。不过这似乎仅仅只是清军的一次火力侦查,9月22日,大量清军在惠泽镇以南打造浮桥,准备强度灌河,郑氏水师三千五百余人来攻,双方激战一下午,终于将清军击退,不过主将黄廷受轻伤,战船被焚毁十余艘,损失不轻。

    9月26日,一部清军不知道从哪里趁夜渡河,天亮后被东岸侦骑发现,立刻遭到了调集而来的数千人围攻。北岸的清军趁势呼应援救,郑氏水师拼死阻截,驻扎五港口镇的新军第九师也紧急驰援而来,激战两日,方才将这股数千人的清军歼灭。而这个时候,灌河河面上的战事尚未彻底结束,郑氏水师战船在拦截中被清军通过纵火船焚烧、水鬼河面下凿船的方式再度毁掉了十多艘,对河面的封锁力度下降了不少。

    在这次战斗中,田星带着一股山丹猎人上阵厮杀,斩清牛录额真一人,在穿二代当中估计也算是头一份了,而他本人亦在这次战斗中负了轻伤,被送回云梯关休养,顺便帮忙组织下移民及物资的转运工作。

    9月29日,数艘从山东南下的船只于灌河口外下锚碇泊,两千名高乔骑兵在此登陆——这是常司令挤出来增援淮安战场的兵力。这股骑兵在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后,艰难跋涉到了灌河南岸的干燥地带,充做了战略预备队。而有了这支骑着高头大马、身披重甲的骑兵预备队后,灌河两岸的战局再度陷入了胶着态势,这对东岸人无疑是有利的。

    10月2日,云梯关方向有信使赶来,告诉了大家一个好消息:经过紧张的抢运工作,刚刚过去的二十天内,他们又运走了二十万石漕粮、近六万名移民以及相当数量的其他货物。目前在抢运物资的船只已增调到28艘(含本年度新来的部分船只),万吨,另外海军部分武装运输舰及货船也放弃了对南方鲁王和郑氏的援助,匆忙赶到了云梯关一带,尽全力开始了抢运工作,希望大家奋勇作战,继续将清军挡在灌河一线,为物资转运工作提供便利。(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