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二百八十七章 伊河行(二)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二百八十七章 伊河行(二)

第二百八十七章 伊河行(二)

 好书推荐:
    吃完午饭后,老板本来要收阿涅利一角五分的餐费,不过由于阿涅利很麻利地替他补完了一个损坏的锅底,因此便免了他的饭钱,双方挥手告别。

    梅林镇的街道上仍然是一片拥挤、混乱,其中尤以桥东布匹市场最甚,各色人等在此汇聚,挑选着自己所需要的布匹,然后返回自己家乡出售——其中以来自伊河地区的商人最多。阿涅利的路线和他们一致,他搭乘的一艘35吨级小汽船(内河运输公司淘汰下来的,被兔子洞面粉厂买去)将满载精制面粉前往下伊河县,在那里卸完货后顺便收一船小麦。如今无论是西大荒、伊河地区还是西北垦殖局辖区,其富余小麦多半都在下伊河镇火车站/码头一带进行集散,阿涅利去那里收购原料,一准没错。

    在又一次拜访自己的朋友未果后,阿涅利叹了口气,随即便转身离开了拥挤嘈杂的县城,赶往城外的码头,他今天就在离开这里,然后溯伊河而上,前往下伊河县。

    小汽船很快就发动了起来,闲极无聊的阿涅利坐在船头,一边听着明轮哗哗的打水声,一边观看着两岸的风景。多年前栽种于梅林河两岸的梅树如今已经颇具规模,而在没有梅树的河岸边,则安放着大量的水力机械,这些机械很明显都属于一些小作坊或小企业。它们中有小型捻丝厂、用水力进行金属碾轧的小型铁匠铺,以及一些对购来的白棉布进行再加工(如漂白、染色)的小企业。

    这些小企业坐落于这里,一是运输方便——便于运输废丝、铁条、零件、白布、纯碱、硫酸钠、稀硫酸、染料等原料,同时也便于运出成品,另一方面更是能充分利用梅林河的水力资源,以节省成本。当然了,现在愿意这么做的企业也不是太多了,因为东岸国内的平安煤(劣质)够廉价,同时使用梅林河水力资源的企业还要额外上缴一笔费用,以便政府有财力在梅林河上游疏浚河道、维护提水站,进而在枯水期时能够调节梅林河的进水量和流速。

    并不是所有企业主都愿意缴纳每年三百元“用水费”的,所以你懂的,大家现在越来越倾向于使用蒸汽机,而不是使用受限制的水力设备。

    岸边还有一些待开发的公地,一些冒着黑烟的蒸汽抽水机正在工作着,似乎那里是沼泽区呢。话说镇海县也有许多这样的沼泽区,那些沼泽里的积水有的是淡水、有的是半咸水,处理起来比较麻烦。就阿涅利所在河口乡来看,当地也经常会出动一些人手携带蒸汽抽水机等工具去排干沼泽积水、修建小水库,以改造出农田来——这些从公地(往往也是荒地)中开辟出来的农田基本都是为本地新增人口准备的。

    在如今的镇海县,共有超过380部蒸汽机在运行着,而其中相当部分是用在提水站和抽水机上面。匹,而总马力加起来几乎够驱动一艘近代战列舰了,相当之惊人。当然了,限于东岸如今寒碜的工业水平,这些抽水机的寿命往往都不长,很多都是使用了不长的时间就需要维修,相当令人蛋疼。不过好在这与其效率比起来不是什么大毛病,还可以忍受,只不过东岸人需要不断提高技术倒是真的了。

    夜晚时分,船只在奇山乡码头靠岸,补给一些煤水,顺便也让大伙有时间吃饭休息下。但不幸的是,由于此时已经临近深夜时分,码头上所有的饭馆都已经熄灯打烊,阿涅利等人找来找去,最后只发现了一家由一名中年法国佬开的烤面包铺还在营业,于是一行人便跑过去买了些面包,权当晚饭充饥了。

    面包铺的老板心地还算善良,他将众人让进了自己的工作间,然后搬了两张桌子给大家坐下吃饭。阿涅利等人对此非常感激,但或许是因为老板深夜太寂寞了,因此大伙儿还不得不忍受他的语言“骚扰”:“现在竞争真是越来越激烈了,我的这家店铺要不是紧靠码头,人流量大,恐怕这生意也是做不下去的。我听我在乡里干事的小舅子说,在我们乡里,几年前还只有2个烤面包师,即平均每2200个居民才有一个面包师为他们服务(当然很多东岸人并不习惯吃面包这种西方食物)。但近些年随着国家不断招揽旧大陆的各类手艺人,现在奇山乡的面包师也开始多了起来,据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现在每259个居民就有一个面包师了。哦,这真是糟透了,绝对的噩梦!”

    阿涅利等人闻言都有些无语。手艺人的增多必然会带来竞争程度的加大,这对手艺人本身来说也许不那么愉快,但对消费者来说可就是天大的好事了。阿涅利犹记得,原本镇海县河口乡只有两个金银匠,老百姓们去打制金银器不但周期很长,这要价也很坑爹。后来,随着远东黑水地区开始主动在中国大陆搜集各类手工艺人,这种近乎垄断的状况迅速得到了改观,新来的明国金银匠一下子打破了市场的平衡,将金银首饰的成本瞬间降到了一个可以令人接受的程度,这令几乎所有人都拍手称快。

    金银匠如此,玉器匠的到来就更是大伙的福音了——因为在以前的河口乡乃至镇海县,居然就连一个像点样子的玉器匠人都没有,这令一些明人出身的移民们颇感遗憾。但现在不用担心了,一位从明国搜罗到的玉器匠人被安置到了镇海县定居,随即开始承接一些玉器打磨的业务,当然原料仍然需要从远东进口了。

    毕竟现在这国已经有了46万余(截止1654年7月的数据,其中明人比例占47%,混血新生代占24%)人口了,如果手工匠人的数量不足,必将会极大影响东岸这个国家的成长和发展速度,而这也正是这些年来执委会一直努力在海外搜罗各类手工匠人的原因所在。他们几乎是什么人都要,泥瓦匠、木匠、油漆匠、酿酒师、制绳师、铁匠、制革匠、制鞋匠、箍桶匠等等,只要愿意来的照单全收——东岸这个新生的国家,实在是太过于缺乏这类人才了啊。

    “很多时候,我都想关了这家店转职去当泥瓦匠了,他们的收入是真高。现在国内那么多建设项目,到处都在招募砌墙的、搬砖的,平日收入就已经超过了一些私营作坊里的工人,更别提建设旺季时大幅提高的收入了。唉,真是羡慕啊!”面包铺的老板给自己倒了一碗酒,一边喝着一边叹气说道。阿涅利注意到,他喝的酒似乎是自家酿的,而不是购自百货商店里的畅销酒。其实这很正常,在如今的南方地区乡下,很多家境相对殷实的农户都会自己酿酒喝,特别是在这两年粮食价格下行、农民收入下降的时候,自己酿酒一能消耗掉部分粮食,二能减少一点家庭支出,又何乐而不为呢?

    面包铺老板的下酒菜是几条干鱿鱼,另外还有一碟进口自南非的花生米,这令阿涅利感到些许惊讶。或许这个老板的经济状况还算可以,并不像他嘴里抱怨的那么不堪?不过也难说,产自南非的花生就不说了,那些黑八旗部落民们的生产成本极低,再加上东岸人的压榨,故进口自他们的高粱、花生、芝麻、西瓜等传统农产品的价格极为低廉;那些鱿鱼也一样,如今随着南海渔业公司捕鱼船队规模的越来越大,其各种渔获的产量也是越来越大,这自然引发了东岸国内一些海产品价格的下跌,故拿干鱿鱼当下酒菜,着实也算不得什么。

    老实说,随着1648年第二次东西战争的结束,虽然国内移民数量依旧极为庞大,但随着生产力的逐步提高(这意味着商品等物质财富的更加丰富),这东岸共和国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其实是在日益改善之中的,这从他们吃穿两方面的用度就能看得出来——百姓们能经常饮酒,咸鱼、腌肉、水果等商品也能隔三差五地买些回来享用,这比起他们在旧大陆的生活已经是质的飞跃了;穿的方面也同样如此,如今百姓们越来越倾向于购买漂亮的染色布或绸布去制作衣服,另外还有很多人购买昂贵的皮衣。阿涅利依稀记得,在七八年前,如果一个普通的东岸百姓(这意味着其收入和财产也很普通)不去买布自制衣物,而是去商店里买上那么一件现成的衣服的话,还是会受到周围人异样的目光,还会被一部分人贴上“狂妄”和“骄奢”的标志。

    但现在一切都不同了,去商店买成衣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享用更多的消费品以提高生活质量也日益成为了一种时髦的风尚(当然仅限于东部少数县份,在其他地方,节俭仍然是一种普遍状况),这就是社会的进步,当然更是生产力的进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