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二百六十八章 未雨绸缪(二)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未雨绸缪(二)

第二百六十八章 未雨绸缪(二)

 好书推荐:
    许信在午饭前才匆匆看完了这份报告汇编,和强全胜一起在隔壁饭厅内享受了一顿美味的主席套餐后,两人又回到了书房,一边喝茶一边商谈。

    “去年,弗吉尼亚的英国人已经在卡罗莱纳(当然现在还不叫这个名字,这只是穿越众的习惯称呼)试探性地建立了据点。”强全胜的秘书给二人各上了一杯宁波府出产的宋朝贡茶,然后快步走了出去,轻手轻脚地带上了房门。

    “这里原本是西班牙人的传教区,但英国人毫无心理负担地下手了,真是嚣张啊,摆明了不把麻烦缠身的西班牙人放眼里。”强全胜接着说道,“或许是这次战争给英国人带来了不应有的膨胀感,他们现在攻击性很强,俨然一副新锐崛起、和老牌殖民国家叫板的架势。他们那些新近走上政治舞台的资产阶级,也是个个狂傲得没边,自信心都强成那啥了。哼哼,我们必须早做谋划啊。”

    “是这样没错。”许信思忖着说道,“而且我们必须结合自身的国家利益来考虑这一点,英荷战争、西法战争、西葡战争,以及马上可能爆发的英西战争,都是我们能够扩大影响力的机会。如果运气不错的话——就像这次西班牙人找我们借款——我们还是能够趁乱大捞一笔的,这就是机遇和国运啊。像巴塔哥尼亚地区,以往我们也许要通过战争才能夺取,但现在可能不必了,只要花点钱就可以。能用钱解决的事,那都不是事!特别是我国现在在国际上越来越惹眼,战争手段能不动用最好不要动用,否则祸福难测,我们这样的异教徒国家,以前还能遮掩,现在这体型越来越大,怕是很难再遮掩下去了哇。”

    “这份报告汇编我看完了,说实话,有些还是比较中肯的,有些则过于激进,不够稳重。说起来,这几位高级分析员的行事风格定也是不一样的。”许信也轻啜了口茶,说道:“联荷制英是我们的基本国策,我们资源有限,一切行动最好都要围绕这个原则来展开。比如我们与密西西比河畔的印第安人展开通商,传授他们文明的知识,以使他们有更大的能力抵御英法殖民者;比如我们将大量商品运到荷兰销售,这既扩大了我们的远洋船队规模,同时也销售出去了大量商品,更是给予了荷兰人一定的援助——虽然我们的商品供应量只占荷兰缺口的5%多一些……”

    话说随着英荷战争的深入进行,承担海运主力的国营南海运输公司的船队规模日益扩大,目前该公司已经拥有了52艘笛型运输船、2艘运煤船和8艘冷藏船,万吨,已经全面超越了1650年下半年时创造的运力巅峰——当时该公司拥有42艘笛型船,后随着业务量下降便将其中6艘以注资的形式编入了东非运输公司——这便是战争带来的红利。

    当然了,东岸人没有亲自下场参战——也没这实力参战——收获自然不如英国多了,他们至今已经虏获了1000多艘荷兰船只,有力补充了自己的航运吨位。另外,他们更是抢夺了大量的荷兰市场,使得自己商品的出口额开始上升,英国经济在战争年代居然开始了逆势上升,真是令人不可思议——不过他们政府的负债倒真的是越来越高了,但这又有谁在乎呢,反正政府的债务有全民承担,赚的钱自然是私人资本家自己的利润了。

    “援助荷兰、开化印第安人,都是惠而不费的事情,既给英国人添了堵,自己还赚得了大量的利润(出口至荷兰的商品收入以及未来与印第安人可能的贸易收入),这种事自然是大可做得。但像这份报告汇编里写的,亲自下场当海盗,截杀英国航行在印度洋、南大西洋和加勒比海的船只,我觉得就有些过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当海盗这种事早晚会泄露出去,英国人到时候自然会报复。我们前往波罗的海、莫斯科和地中海那么多船只,难道以后都要护航吗?有些人或许会说英国人不一定有证据,是,我们是可以手脚做得干净,然后保证英国人得不到证据,但问题是人家需要证据吗?”许信吐了口气,指了指报告汇编里的某些页,评论道:“这么激进的行动,我希望执委会不要批准。前两年海军组织船只前往加勒比海打击欧洲各国走私船只,就已经闹得影响很坏了,我当时对此是持反对意见的,只可惜国内大多数人都被秘鲁贸易的巨额利润给遮蔽了双眼,上至某些中央委员、下至因为出口大增收入上涨的普通工人,一个个都对秘鲁走私贸易赞不绝口。哼,这是一种很危险的行为,当年日本的独走怎么来的?还不是财阀和军阀沆瀣一气,将国家变为他们的私人玩物?”

    强全胜闻言有些尴尬,这个下属说话还是太冲了,一点都不婉转。

    “里面关于英葡接近的论述如何?”强全胜转移话题问道。作为穿越者,虽然不是很熟悉历史,但还是有人知道葡萄牙独立后将公主嫁给了英国复辟上台的国王,从此之后葡萄牙坚持抱英国大腿三百年不动摇,全部市场向英国人开放、英国商人在葡国及其殖民地获得完整的权利,可在葡萄牙全境及殖民地开办工厂,一如葡萄牙本国公民一样。而也就是这样优厚的条件,才使得英国没打其海外殖民地的主意,毕竟当时英国人一度还想抢阿根廷呢,难道他们就不会抢巴西么?实在是没必要罢了,已经是他们的经济殖民地了,就无所谓主权在谁手里了,对资本家们来说区别不大。

    “随着英法两国的迅速走近,英葡有合流的可能,但还得再观望。”许信皱着眉头说道,“原本按理来说,葡萄牙在和西班牙交战,是英法天然的盟友。但欧洲人强盗习性不改,葡萄牙过于孱弱就是原罪,他们都觉得把葡萄牙当路人甚至敌人更划算一些,因为可以抢劫他们的财富嘛。但现在形势有所变化,我们默默支持了荷兰,如果再同时支援西班牙的话,英国说不定会在克伦威尔的共和政府期间就与葡萄牙人展开和解,前提是葡萄牙人放弃庇护王党分子的陆军和舰队,当然这可能性也不是很大。写这份报告的人说得不错,我也很赞同,那就是葡萄牙和英国之间虽然有和解的冲动,但相互之间过往的芥蒂很深,就算和解也需要时间,与其担心两国联盟,倒还不如认真推演下他们海外殖民地方面默契联合的可能,毕竟这两个国家的政府中下层及民间的关系一向还算可以的。”

    许信说的基本是事实。葡萄牙和英国之前的关系一向尚可,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在王室倒台后,依然庇护了大量王党陆军和舰队了。随着英国越来越认识到东岸这个搅屎棍丝毫不加掩饰的敌意,搞不好他们民间先私下里联合起来了,比如他们的殖民公司与葡萄牙海外殖民地的联合——他们在远东面对着荷兰这个共同的敌人,在新大陆同样有西班牙、荷兰、东岸这样的敌对势力,那么联合起来也不是很难理解的事情,就看他们所共同面临的外部压力大小了。

    二人随即就着这个问题谈了很多,一直到傍晚时分才结束交谈。强全胜原本主持的是金融工作,视野有一定的局限,在和许信这个老外交聊了聊看法后,心里已经大致有了谱,于是只听他说道:“这样吧,与荷兰的合同要继续履行,物资供应不能断。另外西班牙人既然已经找上门来,那么说明这件事还是有得谈的,毕竟他们国内经济几乎崩溃,农业连年歉收、社会动乱加剧、人民生活日益艰难,统治者也必须拿出点甜头来安抚民众了,不然他怎么收复失地?所以说呢,我们必须要未雨绸缪,把事情做的前头,对于西班牙人可能大量进口的物资要逐步扩大产能,远洋航运的船队也要继续扩大,总之这也是一次好机会,既能扩大我们领土也能扩大工农业规模,简直就是一举两得。”

    “关于这事情,我会和工商部谈的。陶晨曦新任总理一职,也正是大展拳脚的时候,我们争取在接下来的五年任期内,将国家领土进一步扩大、人口进一步增加、工农业产值和规模持续五连增,让欧洲白皮佬们再也不敢小觑我们。努力吧,老许,三十年战争虽然结束了,但我们的战略机遇期仍未彻底结束,现在不努力,以后徒伤悲啊。”强全胜最后用力总结道,他是真想站好最后一班岗,然后将华夏东岸共和国这个大伙儿共同的事业带上一个崭新的高度,于惨淡经营之中竭尽全力、披荆斩棘杀出一条血路,无愧于子孙后代。(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