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二十七章 圣奥古斯丁(五)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二十七章 圣奥古斯丁(五)

第二十七章 圣奥古斯丁(五)

 好书推荐:
    欢迎你!</br>请大家看过后顺手收藏一下,谢谢了。

    “小猎犬”号的桅杆整修在太阳落山前终于结束了。陆铭没有食言,慷慨地支付了一大笔修理费用给那些船匠,然后在补给了一些弹药和火炮后,面貌焕然一新的“小猎犬”号三桅帆船离开了托尔图加岛,连夜驶往法兰西角。

    3月29日,陆铭任命原来他在炮台时的老搭档、“东岸之鹰”号的枪炮长陈土木担任“小猎犬”号的舰长,并给他补充了一些实习水手与候补军官以驾驶船只。同时,原本关在“小猎犬”号底舱的二十多名英国海盗也被转移到了法兰西角的几处房屋内,陆铭留下了治安队的十名士兵在此看守他们。

    在一切事情都搞定后,三艘战舰依次离开了法兰西角,转向西北,朝佛罗里达海岸驶去。

    圣奥古斯丁于1565年建立,是西班牙人在北美大陆建立的第一个殖民点,同时也是西班牙人在东佛罗里达地区的统治中心和首府。1586年的时候圣奥古斯丁曾经遭到著名海盗德雷克的袭击并被焚毁,后来西班牙人在原址附近修建起了坚固的岸防城堡,并安装了许多大炮用于防备海上的威胁。

    时至今日这仍是座被限制交易的城市,除了与位于阿巴拉契湾内的圣马科斯、以及西佛罗里达的彭萨科拉等地区交易以外,这座城市只允许从哈瓦那与维拉克鲁斯驶来的船只靠港。

    圣奥古斯丁、彭萨科拉便是西班牙人散布在佛罗里达地区许多殖民点的统治中心,其中圣奥古斯丁更是佛罗里达的首府。这两座城市一左一右,中间全靠海运连通,每周都会有几趟船只往返于两地之间,在这片海域内算得上是比较繁忙的航线了。而这样繁忙的航线,没有理由不被人盯上。

    “西南方发现一艘西班牙单桅帆船,航速3节。再重复一遍……”“东岸之鹰”号的瞭望手大声报告。听到他的喊声后,甲板上刚才还懒洋洋的水手们猛然间如同上紧了发条一般一跃而起,升帆的升帆、装弹药的装弹药、转帆桁的转帆桁,很快,不光“东岸之鹰”号,整支编队全部三艘战舰都做好了战斗准备。

    西班牙单桅帆船也发现了不妥,但是过重的载货量明显限制了他们逃离的速度,三艘战舰轻易地追了上去,将这艘西班牙小船团团包围。没有反抗、没有流血,西班牙人只有4门轻炮,水手12人,因此他们判明形势后在第一时间内平静地升起了白旗,东岸共和国的陆军随即接管了这艘西班牙小型单桅运输船。

    船舱内装载了大量的棉花,似乎是准备运往圣奥古斯丁进行初加工后再运回西班牙本土进行销售的,西班牙人一向有这种习惯。棉花被很快转移到了“小猎犬”号的船舱内进行堆放,而那艘不耐风浪、无法远航的西班牙单桅帆船则被陆铭遗憾地下令凿沉。

    船上的西班牙水手们被下放到了一条存有一定量食物与饮水的小艇上,任其自生自灭。本来王铁锤是建议将俘虏的西班牙水手全部处死的,而他的提议同样得到了那些欧洲及土著水手的同意,但是多年的教育却让陆铭却无法下达这样冷酷的命令,最后他决定还是释放这些俘虏。在让他们离开前,这些西班牙水手们都被告知“仁慈的考斯特船长饶了他们一条性命”。这是陆铭等人商定好的计划,钱我来赚,这黑锅还是让大名鼎鼎的考斯特船长来背吧。

    从4月5日开始,东岸共和国私掠编队在彭萨科拉与圣奥古斯丁之间的墨西哥湾海域内连续截获多艘西班牙运输船。这些几十吨的西班牙小型沿海运输船满载皮毛与棉花,从彭萨科拉运往圣奥古斯丁,华夏东岸共和国私掠编队一时间生意兴隆。

    4月10日,在连续截获6艘西班牙运输船,获取了几千张毛皮与几十吨棉花后,私掠编队悄然离开了这个越来越危险的海域,转向东南,准备绕过佛罗里达半岛南端的佛罗里达湾后再转向北,前往圣奥古斯丁附近洋面。如果考斯特船长当时没有撒谎的话,现在他的海盗船队应该已经抵达圣奥古斯丁外海了。

    4月16日,私掠编队抵达了圣奥古斯丁东方约数公里外的马坦萨斯湾外。陆铭站在“东岸之鹰”号艉楼枪炮甲板上举起望远镜朝前方望去,只见此时马坦萨斯河口附近一片狼藉:一艘大帆船沉没在正对湾内的航道一侧,此时已经只剩一根桅杆还露在海面上,而河口外一艘三桅海船似乎是因为触礁而抢滩搁浅在阿纳斯塔西亚岛的沙滩上。沙滩上一群人在忙碌着,看样子是在想办法修复破损的船体。

    “西班牙人的炮台已经沦陷了。”王铁锤也举着望远镜说道,“嗯,我数了数,大概共有12个炮位。十二门岸防重炮啊,这密度虽然比不上东方港,但在佛罗里达甚至邻近的‘瓜莱’①地区那也是首屈一指的防护措施了。怪不得这帮海盗要在这里损失两条船了,咦,炮台上空无一人,这帮海盗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没控制炮台?难道没人愿意留下来望风把门,全冲到里边去快活去了?不应该呀,里面还能隐隐听到炮声传来,应该还处于战斗之中呢。”

    “我觉得多半是因为西班牙人在炮台沦陷前破坏了这些火炮,使得它们已经无法再被海盗使用。而且,圣奥古斯丁已经吃过一次亏了,她的防御设施肯定不止这些。里面应该还有一些城堡和炮台,这帮海盗想要这么容易就打下来,我看不现实。”陆铭说道,“现在,关键的问题是,我们以什么态度去面对交战的双方。也就是说,我们的立场是什么?”

    “立场?我们的立场不就是抢劫西班牙人么……”王铁锤咀嚼着陆铭的话语,半晌后才惊讶地说道:“难道你想抢劫这帮海盗?海盗有什么抢头,他们就算有些不义之财,那数额比起眼前这座西班牙人经营了几十年的城市要差远了吧。只要打破圣奥古斯丁,我想收入不会低于50万比索,这才是真正的大头啊。”

    “那这些钱也是海盗们的钱,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你觉得海盗们打破圣奥古斯丁后还会允许我们和他们一起发财?”陆铭反问道,“我看他们会试图在第一时间内消灭掉我们,然后才会安心坐下来分赃。对于我们这种来历不明的家伙,他们是不会真正信任的。好了,先看看情况吧,看看是考斯特船长厉害还是西班牙的佛罗里达将军厉害。”

    私掠编队三艘战舰小心翼翼地绕过航道北侧的沉船,驶进了宽阔的马坦萨斯河。波光粼粼的河面上,此时正弥漫着大片大片的硝烟,5艘三桅帆船面对着西班牙人的城堡一次排开,并统一落下了尾锚。三四十门大大小小的青铜炮、黄铜炮、铁炮不停地喷射出炽热的炮弹,打在西班牙人堡垒的城墙上。

    整个圣奥古斯丁一半以上的街区已经被海盗占领,街区里的西班牙居民们全部退进了城堡内坚守。这些乘坐小船冲上岸的海盗借着街区内房屋的掩护,冒着西班牙人的炮火和子弹,将火炮拉到近处,顽强地与西班牙人对射。双方你来我往,场面一时极为激烈。

    借着弥漫在河面上的浓密硝烟掩护,而悄悄驶进河道内的东岸共和国私掠编队3艘战舰此时再也遮掩不住身形。西班牙人和海盗双方几乎同一时间发现了他们,但是由于激战正酣,双方又都抽不开身,因此只能听之任之。

    当然,考斯特船长没有放松警惕,他的座舰“幸运”号和另外一艘临近的海盗船“黑面包”号同时拔起了尾锚,左舷的火炮也都开始了装药。在做这些的同时,他首先派出了他的副手打着白旗乘坐交通艇赶了过来,意欲交涉一些什么东西。

    陆铭此时仔细观察了一下面前的战场,西班牙人放弃了整个外围街区,全部撤退到了坚固的城堡里面,并依托着厚实的城墙与七八门火炮进行着顽强的抵抗。而海盗们在顺利劫掠了圣奥古斯丁三分之二的街区后,他们仍然不满足,妄图拿下西班牙人坚固的城堡。

    圣奥古斯丁的街道上,600多名海盗组织了几次攻势,但是都被击退了。城堡内的西班牙人反抗得很顽强,他们清楚地知道城破后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样的命运,街道上那些横七竖八躺着的同胞尸体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们。

    “海盗们没戏,这城堡拿不下来。”陆铭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判断。

    王铁锤点了点头。“城堡内连老人小孩都上阵了,再加上原本就有的一部分守军,海盗们想凭借这几百人就攻下城堡,未免有些异想天开了。还不如见好就收,带着已经抢到的那些钱财赶紧闪人离开才是正道。那么,我们的选择已经很明显了?”

    “升信号旗,向离我们最近的那艘海盗船开炮!”陆铭果断地下达了命令。

    ①瓜莱地区:西班牙人对今天美国佐治亚、南北卡罗莱纳地区的称呼,因圣方济会的传教区而得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