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鬼小农民 第933章 这只鬼王的身份!(超级大章节)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抓鬼小农民 > 第933章 这只鬼王的身份!(超级大章节)

第933章 这只鬼王的身份!(超级大章节)

 好书推荐:
    黄小龙直接将那柜子打开。

    刹那间,一大片金灿灿的颜色,直接扑了出来!

    不过,在这金光之中,却也是弥漫着一股至寒的阴气。

    这柜子里,放的无非也就是一些户口簿或者存折之类的,也有现金,五十一百的都有,但目测充其量也就是1,2万块钱而已。或许,这就已经是这贫瘠家庭,所有的存款了吧!

    在柜子里,最惹人注目的,是一块——金元宝!

    对,就是一块金灿灿的元宝!

    黄小龙眼睛微微一眯,将那一锭金元宝拿了起来,掂量了几下,“在古代,金锭有半两,一两,十两,二十两,五十两以至一百两或三百两之分…这个金元宝,我看大约有五十两…”

    黄小龙笑嘻嘻的问马初夏。“小老婆,目前市面上,金子是多少钱一克来着?”

    马初夏拿出手机,飞快的查了一下,“小龙,今天的黄金市价是357RMB一克。”

    “五十两,就是2500克左右,也就是说,这锭金子价值,将近100万。”黄小龙夸张的咂舌道。然后,他将金元宝翻了个,“喏,下面还有铭文,这金元宝是明朝万历年间的,那么,加上文物的价值,这锭金子,恐怕几百万上千万都不愁没人要…话说,这金元宝,你们是怎么得来的?千万不要告诉我,这玩意儿是你们家里祖传下来的…”

    那妇人被问得往后退了一步,脸色苍白。“你们…你们是文物局的,还是警察局的啊…”

    “都不是。”黄小龙摇了摇头,“实话实说吧,金元宝哪儿来的?放心,我不会黑你们的东西,我就问问。因为…这个金元宝,关系到你家男人丢魂儿的事。”

    “小龙,你的意思是,这男的丢魂,不是东瀛鬼差干的,而是…而是这块金元宝?”马初夏愕然。

    “哎!”妇人咬了咬牙,大哭道。“我就说,不义之财,咱不能要,咱们不能要!我说,我说…就昨天晚上,我家男人,和他的工友们,路过了江边,然后…然后发现了不少金银珠宝…他们…他们就人手拿了一件…我家男人拿了这块金元宝…没想到…没想到今天一大早就出事儿了…呜呜呜~~呜呜~~”

    “工友?”黄小龙目光微微闪烁。“你家男人的那些工友,也住在这一片儿吧?”

    “是啊,都住这儿,都是老街坊老邻居了…”妇人哭道。

    “怪不得,这个贫民区的阴气,会那么重~~”黄小龙又掂了掂手中的金元宝。

    就在这时!

    “小龙!元宝里,有一双眼睛!我看到了!”马初夏忽然惊叫了起来。“刚才我看到,元宝里面,有双眼睛眨了一下!好像是在窥伺我们!”

    “是吗?”黄小龙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下一秒,一双惨白的鬼手,突兀从元宝里伸了出来,直接朝黄小龙抓来!

    似乎,这一双鬼手,是要硬生生的把黄小龙给拽进去!

    “呵~~~”黄小龙冷笑了一下,身上气息,微微一放。

    “啊~~~!”那鬼手似乎是被蛰了一下,闪电一般缩回了元宝里。

    这一幕,对各种灵异事件司空见惯的马初夏,青青,小红来说,倒是没什么大不了。

    不过,对于那妇人来说,简直是吓得失魂落魄,双眼一瞪,就要昏厥过去。

    黄小龙伸手在妇人额头上拍了拍,一股暖流渗入她的四肢百骸,让得她受到的惊吓,也是随之淡化。

    “那是什么…那…那金元宝里的…是…是什么…”妇人惊魂稍定,但仍是有些惶惑的喊叫道。

    “里面,有你男人的二魂五魄。”黄小龙笑了笑。

    然后,烧了一张现形符。

    顿时,马初夏,青青,小红,包括那妇人,目光如水一般,渗入了金元宝之中!

    在那金元宝里,俨然是另一个世界,另一番景象!

    这是一个阴气缠绕,死气腾腾的世界,雾霾飘动,到处都是骷髅,阴血。

    在一扇大门的门口,站着一个男人。

    准确的说,是一个男人的魂魄。

    赫然便是躺在那床上,丢了魂那男人的二魂五魄!

    男人的魂魄,脸上充满了惨烈和凶狠的表情,不停的在招手。“进来吧…谁进来…快!快进来啊!你们不进来,我的魂就出不去…快进来…”

    这声音,听得人毛骨悚然。

    “你鬼叫个屁啊!我们可不会进来,当你的替死鬼…咯咯咯~~真是幼稚~~”小红发出嘲弄的笑声。

    “果然是这个元宝有问题。”马初夏恍然大悟,旋即,娇脸上,浮现出来一抹淡淡的失望。“我还以为遇到了东瀛地府的鬼差呢~~”

    说时迟那时快,黄小龙直接伸手一抓!

    那男人的魂魄,被黄小龙揪住脑袋,直接扯了出来。

    金元宝里,布置了一个鬼阵,刹那间,便有凌厉的阴气与鬼气,狂扫而出,似乎是要从黄小龙手中,将那男人的魂魄给抢回去。

    黄小龙嘻嘻一笑,飞快的抓出一张符篆,贴在了金元宝上。

    刹那间,金元宝内,溢散出来的阴气,便是被封印住了。

    黄小龙将金元宝扔给马初夏,然后揪着那男人的魂魄,直接送入他植物人一般沉睡着的身体内。

    再给男人贴一张固魂符。

    没过多久,男人悠悠转醒,一个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迷迷糊糊的左顾右盼。“我…我这是咋了?”

    妇人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冲过去抱住男人,三言两语,将事情经过给说了。

    那男人打了个寒颤,看着黄小龙。“多谢…多谢大人救命之恩,哎,想不到,一时贪念,差点就…差点就送了小命…”

    “这个金元宝倒是真的,不是厉鬼弄出来的障眼法。”黄小龙从马初夏手中,又把金元宝接了过来。“只不过,这块金元宝,是厉鬼的东西,里面布置了鬼阵,凡是捡到金元宝的人,二魂五魄都会被勾进元宝里。”

    说完,黄小龙催动道力,将金元宝里面的阴气和鬼阵,统统抹杀掉了。

    让得金元宝,从一件邪物,变成了一件无害的宝贝。

    黄小龙将金元宝,扔给那男人。“喏,这玩意儿你有门路的话,就拿去卖掉吧。放心,我已经把里面的邪气给抹掉了。”

    男人接过金元宝,有些错愕的看着黄小龙。

    “我看你们的日子,过得也不太如意。金元宝是你捡来的,你自己看着办吧。”黄小龙笑了笑。

    那男人骤然眼含热泪,一个翻身下了床,直接给黄小龙跪了。“大师…您!您!您真是活菩萨心肠啊!谢~~谢谢~~我…我……”说到后来,他也是哽咽得出不了声啦。

    “昨天晚上,还有哪些人和你一起去捡了金银珠宝的,带我去找他们。”黄小龙笑道。

    “大师,我这就带您去!我这就带您去!估摸着,都…都出事儿了…”那男人连忙爬起身来,就带着黄小龙,就出了屋。

    在这片平房密集的贫民区,男人领着黄小龙,敲开了十几户人家。

    每一户人家的男人,状况都一样,尽数都是丢了二魂五魄。

    他们的魂魄,也都是被封印在了昨天捡到的金银珠宝里。

    黄小龙拿到这些金银珠宝,看了看,还真是价值连城,尽数都是明朝时期的,除了金锭银锭之外,就是翠羽明珰,瑶簪宝珥,玛瑙猫眼石……以古代女性的首饰为主。

    黄小龙将这些金银首饰里面的阴气鬼气鬼阵,尽数都抹去,把那些男人丢掉的魂魄都拽了出来,放回他们的身体里。

    不多会儿,所有丢魂的人,都恢复正常。

    “小龙,这些金银首饰还真蛮别致,蛮漂亮的。不过,也太邪门了,是不是有什么厉鬼,故意把自己的金银首饰,扔在江边,然后等生人去捡,最后勾魂儿…”马初夏蹙眉道。“如果不是我们遇到这档子事儿,肯定不止这点人被勾魂。但凡得到这批金银首饰的人,全部都会掉魂,最终死得不明不白。咯咯咯~~小龙,无意中,你又干了一件积德行善的事儿,拯救了不少无辜老百姓。”马初夏挽着黄小龙的胳膊,一脸崇拜的道。

    “呵~~找回这些人的魂,不算什么,还得把那只鬼给抓住才行。”黄小龙眼睛微微眯缝。

    虽然说,黄小龙目前的计划,是要铲除东瀛鬼差与各种东瀛厉鬼,不过,途中遭遇到一些灵异事件,他还是不介意顺便出手,将作祟的阴魂厉鬼给解决掉。

    黄小龙很喜欢抓鬼,特别是抓一些古怪的鬼,有趣的鬼。

    眼前这个嘛,就很有意思,将鬼阵布置在大量金银首饰中,用来害人。

    而且,看它布置出来的鬼阵,恐怕,此鬼至少也是紫衣厉鬼,甚至有可能是鬼王!

    当下,将所有丢魂的男人都召集了过来,问了个清楚明白。

    他们是在羊州市的瓜洲古渡,捡到那些邪气的金银首饰。那里是运河汇入长江的出口。

    黄小龙和这些男人约好了,今晚让他们带路,去瓜洲古渡瞧瞧。

    这些男人都受了黄小龙的恩惠,就连性命都是黄小龙救的,自然没有二话。

    夜。

    一群来自贫民区的男人,拿着手电筒,带着黄小龙,前往瓜洲古渡。

    没走多久,便是来到了瓜洲古渡,它像一个上窄下宽的瓜形小岛,正嵌在运河的中间。夜色中,小岛上最显眼的建筑物,是一座残败的旧楼房,从混凝土墙面和方盒子造型上看,像是七十年代的建筑,它与它周围的一切,都在透着无比萧瑟颓败的气息。

    更有不少矮屋与烟树,沐浴在夜色之中。

    众人来到水流湍急的运河边。

    一名男人对黄小龙恭敬的道。“大师,昨天晚上,咱们收了工,路过这边的时候,在岸边发现了那些金银首饰,当时…当时我们起了贪念,就…就把那些金银首饰给分润了…指望着,靠着这些宝贝,让家人都过上好日子…哎~~~”

    “嗯。”黄小龙看着静静的江面。忽然笑着对马初夏道。“小老婆,你别看这里现在这么冷清萧索,在古代的时候,这里可是天下才子佳人向往的圣地啊!有一句诗是这么说的,‘烟花三月下羊州’。”

    顿了一下,黄小龙继续说道。“当年这条运河,就是烟花之地,每晚灯影浆声,每一艘画舫上,都有色艺俱佳的小姐姐呢。船上的灯火,把河两岸都照耀得纸醉金迷。据说,古代那些科考的考生,各种自诩风流的公子哥,最喜欢的就是来这里寻欢作乐…嘿嘿嘿,流连忘返。”

    “嘻嘻嘻~公子,这个我知道。我家娘娘以前给我们讲过,‘十年一觉羊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很多有关妓女的故事都发生在羊州,发生在这条运河上。”小红拍手道。

    马初夏脸上流露出来思考的表情,忽然说道。“小龙,那些金银首饰,会不会就是当初明朝时期,这运河中,一个妓女的东西?那妓女变成了鬼,一直没有去地府投胎,到现在好几百年过去了,因此也成了厉鬼,然后用身边的金银首饰做诱饵,勾人魂魄?”

    “小老婆,你可真是冰雪聪明啊~~”黄小龙赞许的看了马初夏一眼。

    就在这时,只见江面上,一层层阴气,顺着阴风飘了过来,极为的浓郁,化不开。

    这些阴气氤氲在江面上,就好像起了一层雾霾一般!

    黄小龙就感觉到,在这些阴气之中,怨念极深!

    黄小龙眼睛微微眯缝,戏谑一笑。“小老婆,咱们来得可真是巧,马上就有好戏看了。”

    忽然,在江面的阴气之中,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就好像是在江里,有船儿在缓缓滑动一般。

    隐隐约约,有女人咯咯咯娇笑的声音,顺着阴风飘来,其中还有一些丝竹管乐的优美声音。

    岸上,那些领着黄小龙等人过来的男人,一个个都忍不住竖起耳朵,聆听起来,眼神开始有些恍惚。

    “呵~~装什么神,弄什么鬼啊~~”黄小龙戏谑的笑了笑,然后直接烧了一张现形符。

    金光一闪!

    大雾笼罩,昏昏戳戳的江水之中,立马变得一片通明!

    赫然!

    只见,在江面上,出现了一艘巨大的画舫,也就是楼船!

    这画舫,古色古香,装潢极为精美,不像是现代的产物。

    画舫一共有三层,最上面的一层,是一个古代青楼的造型,匾额之上,写着“挹翠院”三个字,这字写得旖旎缠绵,脂粉气十足。

    而在画舫的第一层和第二层,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很多窈窕的少女,穿着古代的衣裳,或是凭栏而望,或是咯咯咯娇笑,或是抚琴吹笛……

    好嘛!

    眼前的场景,可真是穿越感十足,让得黄小龙等人,仿佛是突然回到了几百年,羊州最为繁华的时期,夜游烟花之地,听几首曲子,喝几壶小酒,沉醉在温柔乡里。

    “小龙,这是一艘鬼船,穿上的女子,尽数都是阴魂厉鬼!”马初夏诧异不已,“可是,却…却感觉不到太多的鬼气~~反而有一道道脂粉香气,顺风飘来。”

    黄小龙目光看向那艘渐渐朝岸边靠过来的画舫,笑了笑。“这船上的鬼,不简单,是鬼王。”

    “鬼王?”马初夏眼中闪烁起来一团兴奋的火苗。

    在华夏的千魂万鬼之中,除了鬼仙之外,就数鬼王最厉害了。

    而且,几乎每一只鬼王,都有一段近乎传奇般的故事与经历!

    譬如,当初黄小龙收服的鬼王,大秦第一剑士,嬴可馨。

    不过,这羊州运河,画舫上的鬼王,又是什么来头呢?

    不多时,在河岸边,就出现了一些游人。

    几乎都是年轻男女,一个个都拿出手机,对着梦幻一般美丽的画舫,拍摄着——

    “我的天啊~~怎么会有这样一艘船!”

    “太美了!真的太美了!”

    “船上好多美女啊!”

    “对对,船上的美女,穿的都是古代女人的衣服…太赞了!”

    “嘿嘿嘿,难不成,现在的特殊行业,都靠这种来博眼球了?但是不得不说,太有创意了!简直是太有创意了!我要去玩啊!走!上船去!”

    ……

    这时,画舫终于停在了距离黄小龙等人,不远处的江岸边,还放下了一块甲板。

    那些年轻的游人,一窝蜂的就朝那边冲了过去。

    忽然,在画舫三楼,一把优雅的女子声音飘来。“请各位上船一叙~~”

    这么一说,那些年轻的游人,哪里还按捺得住,一个个根本就考虑都没考虑,撒丫子就顺着甲板,往船上跑去。

    马初夏柳眉一蹙。“小龙,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被鬼迷住了,竟然主动上了鬼船。典型的作死!恐怕,他们这一上去,就下不来了!”

    “不急,有我在,这些人还不至于丢了性命。”黄小龙笑道。“既然他们意志不坚,被迷住了,那让他们吃点苦头,也是好的。”

    画舫第三层,优雅悦耳,缠绵悱恻的琴声飘来。这乐声简直是绕梁三尺。

    在这轻飘飘的乐声中,夹杂了一把哀怨凄美的唱腔——

    “……自怜身落在平康。

    她是落花无主随风舞,飞絮飘零泪数行。

    青楼寄迹非她愿,有志从良配一双,

    但愿荆钗布裙去度时光。

    在青楼识得个李公子,啮臂三生要学孟梁。

    ……”

    歌声有些哽咽,感人至深。

    黄小龙凝眸一看,在画舫三楼的甲板上,有一个身穿粉色衣袍的女子,正在抚琴。

    “呵~~鬼王…”黄小龙眉头微微一掀。

    他一眼看出来了,这抚琴浅唱的女子,赫然便是一尊鬼力强大的鬼王!别看它千娇百媚的样子,其实鬼体和阴气中蕴含的怨念,那是极为恐怖的。

    它一旦发怒,就会掀起血雨腥风!

    月光照在它的脸蛋儿上,照得它的身上,只见它浑身雅艳,遍体娇香。两弯眉画远山青,一对眼明秋水润。脸如莲萼。

    它并没有使用障眼法,现在的样子,就是它生前的模样。

    的确是美女,大美女,理性的讲,这个鬼王的姿色,要比黄小龙收服的紫衣鬼梦瑶,以及鬼王嬴可馨,还要出色几分!

    也不会输给黄小龙的任何一个老婆!

    那些上了鬼船的年轻游人,竟像是石沉大海,再也没有了声息!

    鬼王弹奏了一曲,盈盈站了起来,走到了栏杆边,手中捧着一个箱子。

    月光下,那箱子散发出来七彩缤纷的宝光,箱子之上,似乎是镶嵌了不少珍珠玉石,散发出富贵逼人的气息。

    鬼王掀开箱子,一大片珠光宝气,将它的脸蛋儿,映衬得更显娇艳,宛如绽放的春花一般!

    不过,这时,那鬼王竟然嘤嘤哭泣起来,一滴滴鬼泪,斑斑驳驳的布满了鬼脸,它的气息,也变得怨毒而可怕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

    凛冽的阴风,在江面上怒刮了起来!

    整艘画舫,显得鬼气森森!

    鬼王咬牙切齿的低声诅咒着,从箱子中,抓出一件又一件金光闪闪的首饰,直接扔向江岸边。

    啪~金钗一支

    啪~~金元宝一个

    啪~~玉镯子一个

    啪~~耳环一对

    ……

    很快,江岸上就布满了一件件价值连城的金银首饰。不过,每一件金银首饰,都氤氲出来了幽怨的鬼气与阴气,就好像是有一双双邪恶的眼睛,镶嵌在其中,不停的窥伺。

    黄小龙对那群男人一笑。“昨晚上,你们就是在那边捡到的金银首饰,对吧?”

    那些男人见状,都是不停的打哆嗦,连连点头。

    “大师…那…那个穿古装的漂亮女人…是…是…是鬼?”一个男人颤声问道。

    黄小龙飒然一笑。“谁说不是呢。不过,误打误撞被我碰见了,它就该倒霉了…哈哈哈~~~~虽然这次不是东瀛地府鬼差,不过,收服一只鬼王,也还算不错的收获…嘿嘿嘿,如此一来,我就有两个鬼王丫鬟了…还都挺漂亮的…”

    “我说,你别扔了行吗?”终于,黄小龙一步踏出,他凌空悬浮在河岸之上,全身金光吞吐,威风凛凛,霸气冲天!

    那鬼王站在画舫第三层,居高临下的看着黄小龙,眼神之中,微微有些诧异,不过也不太在意的样子,“道士?”

    黄小龙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你这阴魂厉鬼,在这儿乱丢东西,勾人魂魄,胆子可真是不小呢~~”

    “咯咯咯~~~”鬼王笑了起来。“想收我?”

    “收你是肯定的。好了,我奉劝你不要负隅顽抗,赶紧把刚才上船的生人给放了,不要惹我发火。”黄小龙嬉笑道。

    “你这小道士,口气倒是不小。想要我放人?还想收我?真是可笑!”鬼王眼中有着一抹嘲弄讥诮的意味。“你们当道士的,口口声声就是惩恶除奸,除魔卫道…可惜,你根本不知道我是谁,也不知道我的冤枉,委屈和苦楚,就要收我……哼!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鬼王全身,爆发出来狰狞暴戾的鬼气,江面上,卷起一个又一个可怕的旋涡,甚至于,在这一片天空,受到了鬼气的影响,突然开始飘落起来纷纷扬扬,鹅毛一般的雪花!

    鬼王戾声道。“你说说,我是谁!你要是能说得上来,我就把刚才上船的生人,都给放了。你要是说不上来,我立刻就要他们的命!”

    “哈哈哈哈~~~”黄小龙大笑了起来,脸上浮现出来一抹好玩的神色。“你的身份很神秘吗?还想和我玩猜谜。难道你不知道,天下事,都瞒不过我吗?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生前的身份了。你就是……可怜一片无暇玉,误落风尘花柳中的——”

    ……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