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鬼小农民 第二十六章 殷四哥_都市异能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抓鬼小农民 > 第二十六章 殷四哥

《抓鬼小农民》 第二十六章 殷四哥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欢迎你!</br>百家乐的赔率方面,下注庄家而庄家赢,赢1赔1.

    下注闲家而闲家赢,赢1赔1.

    下注和局,赢1赔8.

    下注对子,赢1赔11.

    这一把开牌,果然是出了对子!

    黄小龙的10块钱筹码,也变成了110块钱。

    “小龙,你押对了!你赢了!”苏小曼站在黄小龙身旁,一脸惊喜,她都没想到,黄小龙会这么顺利,随手一押就中了。

    黄小龙表情古井不波,下一把,又将110块钱的筹码,全部押在庄胜的投注区。

    开牌,果然是庄胜,110块钱变成220块钱。

    二楼机房。

    “草!这小农民运气很不错啊。”虎哥一咧嘴,戏谑冷笑。“不过,十赌九输,运气好在我这儿没用!”

    第三把,闲家胜,220块钱变成440块钱。

    第四把,和,440块钱变成3520块钱。

    第五把,和,3520块钱变成28160块钱。

    第六把,庄家胜,28160块钱变成56320块钱。

    ……

    第七把!

    第八把!

    第九把!

    第十把!

    ……

    顷刻之间,黄小龙连中十把!

    面前的筹码,由一枚10块钱的,变成了一大堆,其中还有若干面额最大,5000块钱的筹码。

    每一次押注,黄小龙根本连考虑都没有考虑,眼皮子都不会眨一下,直接下注,而且都是孤注一掷,无论面前有多少筹码,他都会全部推出去!

    每押必中,从不落空!

    疯狂了!

    这张赌桌旁的赌客,都已经不敢再玩了,都惊悚的看着黄小龙,附近也是围上来了不少赌客。

    “我的天,好厉害,连续押中了十把,都赢了好几十万了吧…”

    “这家伙只用了一枚十块钱的筹码,十分钟不到,就赢了这么多…太霸道了!偶像啊!”

    “一定是职业赌博高手!”

    “这是来踢场子的吧?我们不要参合进去,免得殃及池鱼。”

    ……

    发牌的荷官,脸都白了,额头上香汗淋漓,用一种近乎祈求的目光看着黄小龙。如果黄小龙在她负责的赌台上,继续再赢,那她恐怕连这份工作都保不住了。

    “小龙…你…你这…你这简直太神了吧…”苏小曼说话都不利索了。

    “小曼姐,你欠虎哥的钱,我很快就可以替你还清了啊。”黄小龙笑呵呵的道。“百家乐玩腻了,我们去玩骰子吧。”

    说话间,黄小龙站了起来,把前面的筹码收拾了一下,统统装进一个托盘里,然后手中拈着一枚面额1000块钱的筹码,屈指一弹,筹码在空中翻转几圈,不偏不倚,恰好落在漂亮荷官那圆润饱满的事业线中间。

    “荷官姐姐,拿去买件新衣服吧。”黄小龙露齿一笑。

    漂亮荷官娇躯一颤,看了黄小龙一眼,心神一阵恍惚。

    黄小龙带着苏小曼,又来到了一个赌骰子的桌边。

    身后一大群看热闹的赌客跟着。

    二楼机房。

    乱了!

    乱成一锅粥!

    “麻痹!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虎哥眼珠子鼓凸而出,死死盯着电脑监控画面中的黄小龙。“他…他怎么可能连中十把?”

    “虎哥,我们…我们恐怕是遇到真正的高手了…”机房内一名脸目精明的工作人员,魂不守舍的道。“刚才…刚才他一定是在观察那台发牌机的规律…只要找到了规律,就能…就能势如破竹,每押必中…还有…虎哥,你看…你看他,脸色平静得可怕,眼神止水不波,他已经赢了不少,但…但他丝毫没有因为赢了钱而显得兴奋激动。这…这是一种气度,据说,真正的赌博高手,可以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不管赢多少钱,输多少钱,都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闭嘴!”虎哥的声音有些发颤,神色有些狰狞。

    这个赌场,油水丰足,但真正的幕后大老板,并不是虎哥。他只不过是在这里负责赌场的正常运营,兼着放点高利贷啥的。

    倘若赌场损失惨重,他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妈的!小农民,你一直在扮猪吃虎,特么的和苏小曼这个贱女人联手布局坑我!”虎哥怒了,眼中杀机迸射。“我要你死!我要你们死!”

    “虎哥…赌场的规矩,是不能…不能采用暴力手段…”一名工作人员提醒道。“虎哥,咱可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啊…否则,以后还有谁敢来赌?”

    “废话!你以为老子不知道规矩么?马上请殷四哥过来!快!”虎哥咆哮道。

    黄小龙带着苏小曼,闲庭信步的走到了一个赌骰子的桌边,这张桌边原本在玩的几名赌客,连忙站了起来,像是怕事似的退避开了。

    黄小龙落落大方的坐了下来。

    骰盅是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少妇荷官用手摇的,里面有三颗骰子。

    投注的方法很多,有押大押小,赔率都是1赔1.

    另外还有押中三颗骰子相加的点数,这个赔率就比较高了。

    如果是押中豹子,赔率可达恐怖的33倍。当然了,一百把里,恐怕也难得出一把豹子。

    “荷官姐姐,可以开始摇了。”黄小龙笑着对少妇荷官点了点头,然后又剥了一块巧克力,放入嘴中慢慢咀嚼。

    少妇荷官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状态,抓起骰盅摇晃起来,她手速极快,骰子在骰盅内壁撞击,发出雨打芭蕉般的密集啪啪声。

    在她摇骰子的时候,黄小龙的双耳,微微耸动了几下。

    十几秒钟之后,少妇荷官摇好了骰子,将骰盅放在赌桌上,定睛看着黄小龙。“请下注。”

    “荷官姐姐,我知道了。”黄小龙人畜无害的笑了笑,然后将托盘里的所有筹码,都倒在11点的投注区。

    押中11点,赔率是1赔7.

    黄小龙的筹码,大概有4,50万左右,也就是说,这一把,要是被黄小龙押中了,那至少得赢2,300万!

    在虎哥的赌场内,还没有出现过这种豪赌!

    围在旁边看热闹的赌客们,连呼吸都屏住了!

    少妇荷官脸上汗如雨下,把她的妆容都弄花了,她自己也并不知道,摇出了什么点数。

    ‘我摇骰子的速度,一向不慢,他若押大小,还有百分之五十的胜率…可是,直接押点数,他不可能押中的!’少妇定了定神。

    “荷官姐姐,你开啊。”黄小龙笑道。

    旁边的赌客们,也都纷纷聒噪了起来——“开!开!开!开!”

    “OK…”少妇荷官将手放在骰盅上。

    苏小曼已经紧张得快要窒息了,她双手合十,做祈祷状。

    开!

    236!

    11点!

    中了!

    赌桌周围,鸦雀无声!

    “呵呵,”黄小龙一脸轻松,“小曼姐,我赢够100万了!可以帮你还清欠虎哥的钱了。”

    “赢了…赢了…以后不用…不用提心吊胆…担心虎哥来追账了…”苏小曼眼泪哗哗的流,激动哽咽,看着黄小龙的目光,温柔楚楚。

    少妇荷官惊得亡魂皆冒,她如泥塑木雕般愣在原地,后背都被冷汗浸透了。

    “荷官姐姐,你快把筹码赔给我啊。”黄小龙催促道。

    就在这时,一把阴恻恻的男子嗓音响起。“把筹码赔给他。我们打开门做生意,赢就是赢,输就是输。这点钱,我们输得起。”

    黄小龙心中一动,循声望去,只见说话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枯瘦男子。

    这家伙长相极为骇人,身高足足有一米八左右,瘦得像根竹竿,两腮凹陷,面色发青,晚上灯光不强的地方,乍一看,就和一个僵尸差不多,绝壁把人吓晕过去。

    虎哥和蚯蚓哥等人,恭恭敬敬的跟在这僵尸男身后。

    “妈的,小农民,你和苏小曼这贱女人设局阴我!你有种啊!”虎哥脸色狰狞得不像话,像是要生吞活剐了黄小龙一般。

    不过黄小龙的注意力,完全没有放在虎哥身上,他饶有兴致的看着僵尸男,嘴角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黄小龙看到,在僵尸男的左边肩膀上,正趴着一个浑身青紫,大约五六个月大的婴儿,这婴儿正瞪着充满怨毒的鬼眼,狠狠凝视着黄小龙呢!

    当然了,在场其他人,包括僵尸男本人,都是看不见这个婴儿的。

    ‘养小鬼…呵呵,有意思…’黄小龙微微摇头。

    这个婴儿,就是人养的怨灵,能够一定程度的给人带来好运。

    僵尸男脖子上挂着一块木牌,是柳木做的,柳木吸灵。木牌的表面雕刻了一个邪魅的小人形象,一丝若有若无的鬼气从木牌中弥散而出,联系着趴伏在僵尸男肩膀上的小鬼。

    养小鬼是一种控制阴魂的邪术,港岛那边非常盛行,有钱有社会地位的人,会一掷千金求购小鬼,用来帮助自己升官发财。

    小鬼还有耳报的作用,也就是能够在你耳边,报告一些你想知道的事情。

    不过呢,这个僵尸男肩膀上趴着的小鬼,怨气太重了,所谓的的好运,都是用怨气吸纳而来的,是带着怨念的好运,小鬼以僵尸男的精气神为粮,时间久了,僵尸男必然落个气血干涸而死的下场。

    “虎哥,现在我就把欠你的100万还给你吧。赌债赌还。”黄小龙冲着虎哥笑道。

    “你!没那么容易!”虎哥怒火冲天。

    “呵~~朋友,你设这个局,未免也太阴险了。”僵尸男阴森森的道。“以你的赌术,犯不着来这里捞钱的…罢了,你和机器赌没意思,机器是死的,人是活的,在下殷四,想领教一下朋友的赌术。”

    “啊?你要和我赌啊?”黄小龙连忙摇头。“其实我很讨厌赌博的,赌博赢的钱,都是不义之财。用多了这种钱,是会折寿的啊。我今天来这里,并不是为了想赢钱,而是要替小曼姐还钱啊。”

    旁边围观的赌客们听了黄小龙的话,心里都不以为然——不想赢钱?尼玛,这逼装得有瑕疵啊!

    “朋友,我们赌场打开门做生意,就不怕你来赌,也不怕你赢钱,我们从来不做不合规矩的事,不过…”殷四哥眼中,浮现出来一抹凶狠的戾气,“你赢了钱就想走,恐怕,也不太符合规矩吧?”

    黄小龙感觉有些头大,脑子里天人交战了好一会儿,才嘀咕道。“算了,再玩几把吧,大不了我把赢来的钱,都寄回村里,让村长盖学校。盖学校是大功德,可以抵消不义之财带来的晦气……”

    “那…好吧…你想和我玩什么啊?”黄小龙有些无奈的看着殷四哥。

    “打麻将吧。”殷四哥眼中酝酿着一些阴谋的味道。

    “哦…好吧,那就打麻将吧。”黄小龙一口答应了下来。

    他看了看趴伏在殷四哥肩膀上的小鬼,心中已经了然。

    这家伙最大的依仗,无非就是利用小鬼耳报的作用,在打麻将的时候,让小鬼偷看别人的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