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气运主宰 第876章 真不是我干的_游戏竞技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876章 真不是我干的

《无限气运主宰》 第876章 真不是我干的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将马车交给山下的弟子照看着,异龙驹并非凡驹,等闲难得,这四匹异龙驹,估计还是看在月儿的面上了,不然,慕清言未必舍得就这么送给自己。

    苏景小心的把月儿抱在怀里,一步一步顺着山门台阶往上走去,而聆月则乖乖的跟在他的身后。

    等了一年多,便是等这一天。

    此时此刻,苏景也好,聆月也好,两人的脚步都不自觉的比平常来的快了不少。

    而沿途,遇到诸多道宗弟子。

    苏景跟他们本就没什么交情,自然懒的搭理他们,而这众多弟子们也都仅仅只是对苏景恭敬行礼,毕竟亲传弟子的身份在这里摆着……他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只是……

    “舅舅,是错觉吗?总感觉他们看着我们的眼神,好奇怪。”

    聆月忍不住有些胆怯,一个人两个人还好,结果沿途碰到几十个人都是这般古怪的表情,她感觉有点不太自在。

    “不用搭理他们。”

    苏景心头虽颇为疑惑,但却也毫不在意。

    他对道宗,本也就没什么归属感……

    “苏……苏师弟?!”

    突的,旁边,一道惊呼声响起。

    苏景回头看去,是自己名义上的师兄,修诚的记名弟子孔元亮。

    遇到熟人,他脸上冷漠的表情也舒缓了些微。

    虽然两人之间颇多不愉快,但之后,他对自己却是客气而又拘谨,甚至于,虽然名为师兄弟,他却直接将自己的身份定位为奴仆。

    这般殷切,反而让苏景这睚眦必报之人也不好意思因为之前的事情发作。

    他微笑道:“孔师兄?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的话,是来做门派任务,需要到宗门之外采摘一株仙草,倒是师弟你,怎的这个时候回来了?”

    苏景答道:“任务完成了,自然回来了。”

    “任……任务……唉……”

    孔元亮脸上流露恨铁不成钢之色,左右看了眼,拉着苏景便往边上走,此时注意到他怀里的月儿,小姑娘身上盖着披风,自是看不到古怪之态。

    “这是我的一个外甥女儿,这个也是,我带他们回宗门,是打算让师父收她们为徒的。”

    苏景随口诌道。

    “是……是嘛……”

    孔元亮却一脸受打击的神态,他做梦都想当修诚的亲传弟子,结果却一直不得,如今,苏景随意的抱了两个小女孩儿过来,说要让自己的师父收她们做徒弟,还不是求……这做人差距,未免太大。

    但他早就清楚苏景身份,自然知晓他对阴阳道宗而言有多重要!

    当下小心拉着苏景到得一边角落里,叹道:“师弟啊师弟,说起任务,你之前真是太鲁莽了……那云隐蜂之事,你杀的太干脆了。”

    苏景反问道:“干脆不好吗?”

    “好自然是好,可……可这云隐蜂的事情,很麻烦的。”

    “那有什么麻烦的,李云江不是死了么?他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在意的。”

    苏景无所谓道。

    “你……”

    “对了,莫师兄回来了吗?”

    苏景突然问道。

    “莫师兄?”

    孔元亮一怔,点头道:“自然是回来了,他被道主指派护送任清平父子二人赶往万叶飞花谷,结果中途太过颠簸,任清平师兄未能坚持住,中途便身亡了,而后,任自在经受不住打击,发泄一番,将莫师兄打伤,而后消失无踪了!”

    他叹道:“说起来,此事还真是多亏了莫师兄从中多多周旋,据理力争,不然的话,恐怕道主已经承受不住压力了。”

    “什么?”

    苏景一怔,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孔元亮左右张望了一眼,确定无人看这里,他低声问道:“苏师弟,你老实跟我说,那李云江之死,跟你是否有所关联?”

    苏景斩钉截铁道:“没关系。”

    “是吗?我懂……我懂。”

    孔元亮一副你不必说的太明白,我都懂。

    他叹道:“说实话,师弟你下手太不干净,要杀便全杀光,什么麻烦都没。”

    “我说了,不是我干的。”

    “是是是,我明白,可惜那下手杀人的人手太不干净,要杀光便全杀光,什么麻烦都没。”

    孔元亮改口,叹道:“可惜啊可惜,偏偏留了一个最难缠的娘们……那娘们跑来我阴阳道宗,不知从哪里摸到了我道宗阵法之前留下的缺口,潜入进来,足足杀了我道宗七名弟子,那时莫歧路不在,无人可掌大局,最后,还是筱竹师妹出面,轻松将其抓住!”

    “筱竹……?!”

    “筱竹师妹自然是极其了得,苏师弟你眼光也是上佳,与筱竹师妹交情深厚,青梅竹马,自然是不必多说,日后,本可在我道宗也风生水起,可惜……”

    孔元亮叹息了一声,道:“道主本也欲将那女子斩杀,可一经审问,才知道,她竟是天一真人李云江的小妾云鸽!亦是云隐蜂的亲生母亲!她此来道宗,自然便是为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报仇,丈夫是不是苏师弟你干的,姑且还在两说之间,但她儿子可是实打实的死在我道宗弟子之手!”

    “所以道主把那七个人的死都算在了我的头上?!”

    苏景瞳孔微眯,心头已是一股怒意勃发,心道道无涯干的出这么无耻的事来?

    “那自然不会!无论如何,杀我道宗弟子是真,道主岂会跟她善罢甘休,可……可……”

    孔元亮苦笑道:“你也知道,那李云江交友广阔,挚友遍天下,如今他尸骨未寒,子嗣亦丧,唯一的妻子落到道宗手中,眼看也要被处死,他们如何能忍?因此,这些人联名到我道宗作客,请求道主将云鸽无罪释放!”

    “七名先天高手?!”

    “俱都是一方豪强,有空洞峰的峰主向雷峰,有雪云阁的副阁主李雪依,还有乾朝随元镇太守傲无敌……唉……有一方豪强,有皇亲国戚,有宗门高手,而且这些人才仅仅只是代表而已,据说,更有约莫六七位先天高手,因为路途遥远,还在赶来途中!”

    孔元亮叹道:“人数众多,此时若杀这云鸽,便相当于得罪了这些势力,这代价,便是道主,也不得不斟酌一二!可那云鸽,更是死不悔改,言说若不将杀害她儿子丈夫的凶手交出来,她死也不走!”

    苏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