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气运主宰 第803章 好久不见_游戏竞技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803章 好久不见

《无限气运主宰》 第803章 好久不见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似乎是在湖水中逗留太久的缘故。

    秦穹的小手带着些冰凉的感觉,覆在脸上,凉凉软软的好不舒服。

    头顶上,有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哪有什么人嘛,估计就是下面的鱼吐的泡泡了吧,还是说,刚刚有一只罪恶的大手突然摸上了小甜儿你的……哦……”

    “呀……不要,痒……”

    尖叫声响起,伴随着水花飞溅,上面的几个女孩儿们嘻笑闹成一团,只是听声音,便有一股浓浓的青春气息弥漫而来。

    没有发现我吗?

    那就太好了……不然的话,被发现在湖底下有两个人,对小穹的名节也是一种不小的伤害啊。

    苏景叹息了一声,稍稍放松下来,想要把秦穹的手移开,可抓住她那冰凉的小手,却生生移不下来……秦穹执着的很,死死的捂着他的眼睛,就是不松。

    苏景顿时哭笑不得。

    这丫头……难道说是害怕我偷窥?!

    开什么玩笑,要看我早就看光了,再说,这也没什么可看的,在你看来可能很惊世骇俗,可在我看来,这简直跟游泳池里也没什么两样。

    但小姑娘这执拗的举动,却让他心底莫名的一阵怀念,什么屏蔽了七情六欲,这不还是那个俏皮可爱的小穹么?

    当下,他索性也就任由她那么捂着,脸上带着莞尔的笑容,在水底,也没办法说话,可不必说话,感觉着那碰触自己的冰凉小手,就好像回到了当年阿房宫那段时光,虽然并非无忧无虑,但有她在身边,再艰苦的日子,自己也能坚持下来。

    想着,唇角不自觉浮现一丝怀念的笑意。

    ……………………………………………………

    这些女孩儿们很能闹腾……

    又是玩水又是潜泳,苏景虽然看不到,但却能听到扑腾水花的声音,他现在只是庆幸,湖底幽深,这些女孩儿们的功力也不算太深,不然的话,恐怕她们就会发现,刚刚,她们可是一直都在男女同浴来着。

    足足大半个时辰之后。

    其中一名少女惊叫道:“哎呀不好,光顾着玩儿了,待会儿的演武,我们要迟到了!”

    “是啊,不好不好……都怪你,玩的那么起兴,害的我们都忘记了时间了。”

    “这事还怪我喽,你们都玩的比我还疯,哼,下次不带你们来玩儿了。”

    几个少女娇嗔的你怪我我怪你的,急忙上了岸,急匆匆的穿上裙袂,就那么顶着一头湿漉漉的秀发往外跑去。

    刚刚还无比热闹,宛若鸳鸯戏水一般的场景,不过一眨眼的功夫,湖面就变的冷冷清清,再没有半点声息,只有微风徐徐,吹拂湖面的涟漪,给静谧无比的山谷,带来一丝活力。

    终于都走了。

    苏景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再不走……我可就真的要憋坏了。

    唉……这些小姑娘们太能玩,搞的自己在湖底下一直闭气,自己到底不至先天境界,根本就没办法长时间闭气,至多一柱香的时间,如果她们再不走,恐怕就会见识到湖底突然喷出男人的景象了。

    若是容若在此,我们还能互相换气,但小穹……开什么玩笑,操守还要不要了?!

    而如今。

    眼见那些女孩儿们终于都走了,苏景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覆在苏景眼上的柔夷也跟着往回缩去,可才刚刚缩到一半,却直接被苏景握住。

    他吐出了一大串泡泡,然后拉着秦穹往湖面上游去。

    虽然答应了傲红雪,尽量不见小穹,但如今都见到了,苏景自然也不会矫情的就此离开……

    他就那么拉着秦穹,一路向着上面游。

    秦穹跟在后面,看着那被苏景握在手心里的柔夷,犹豫了一阵,没有反抗,任由苏景把她给拉了上去。

    湖水清澈……

    两人宛若戏水一般,从水底最伸出冒出了头来。

    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苏景叹道:“真特么……这群小娘皮太会玩了,差点憋死我,不过也真是多亏了她们,不然的话,我怎么也想不到,我逗留了这么长时间的地方,你竟然也一直在这里,真厉害,我在水底的话至多支撑半个时辰,就必须上来喘口气,你的话,在这里莫非待了好几天?小穹,你真是给了我惊喜了。”

    说着,他忍不住会心一笑,回头看向了秦穹。

    这个相逢已经至少半个多时辰,但却都来不及细看的小姑娘。

    然后,带着点尴尬的别开了头。

    被自己从水底牵上来的少女,确实是自己的小穹没错……只是两年时光,让她本身的可爱娇憨,尽数转为了美丽,尤其是才刚刚从水里出来,湿哒哒的裙衫近乎透明般,紧紧贴在身上,将那凹凸有致的身材给完全展露了出来。

    虽然并不夸张,但却近乎于完美一般的比例,纵然是苏景也忍不住一阵目眩神迷,当下急忙不敢再看,继续拉着她往水上走去,手心里却有温热之气缓缓自两人相牵的手掌流溢了过去。

    很唐突的行为。

    真气进入他人体内,几乎便是要将对方的性命掌握在自己手中……纵然是夫妻,做这种事情,未免也太过唐突,可苏景想起来,然后就这么做了。

    秦穹眨了眨那明媚的双眸,定定的看着苏景的背影。

    竟然也就没有拒绝。

    于是乎……

    温热无比的嫁衣神功,却以比明玉功更为温润的方式,进入了她的体内。

    热气蒸腾。

    不过短短片刻,秦穹身上那本来湿哒哒贴在身上的裙衫,就重新恢复了干爽。

    苏景回头再看了一眼,果然,已经不复之前那妩媚动人的模样,变作俏生生的小姑娘了。

    就说嘛,就算长大了两岁,也才十六七岁而已,换作前世,也不过高一高二的年纪,怎么可能那么烟视媚行?!完全是衣服衬托……咳咳……衬托……

    他有点尴尬的挠了挠头。

    站在岸边……

    手里还牵着秦穹的小手,就好像当年两人站在阿房宫内的湖边一样。

    可却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是两年未见?也许是心性都已改变……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了。

    或者说,看着小姑娘那双清淡的双眸,里面仿佛不带半点情绪,苏景就感觉喉咙一阵发堵,竟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最后,千言万语,也不过汇聚成一句淡淡的招呼。

    他轻声道:“小穹,好久不见了。”

    秦穹明眸微闪,迟疑了一阵,问道:“十……十一皇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