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78章 犬戎的报复(二)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478章 犬戎的报复(二)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78章 犬戎的报复(二)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欢迎你!</br>?    想法是好的,实现起来是有难度的。

    听完火云的想法,孛丁更加钦佩,心想这当大王的水平就是比自己这当将军的高。

    不过随即他也提出了自己的问题,“大王,你这个想法确实不错,但是当我们出兵散城的时候,周围的秦军不来增援怎么办呢?”

    孛丁多少是知道的,当下秦人这个名叫嬴康的首领那也是一等一的狡猾。大王能够想到的策略,人家会看不出来?

    但是这一次他有低估了他们大王的智商。

    火云斜着眼看着孛丁,“本王敢跟你打赌,只要我们出兵散城,周边的秦军一定会增援的。”

    好家伙,当领导就是水平高,不但能够想到别人想不到的事情,而且做事还如此肯定。

    “带领大军一路大喊着向散城进发。”火云不再理会孛丁吃惊的样子,直接命令道。

    “诺--”

    从陇山前往散城还是有近百里的距离,其中还要路过秦人最大的城池虢城。

    就算是骑马过去那也是要用些时间的。

    路上,孛丁还是忍不住自己心中的疑惑,不仅问道:“大王为何会如此肯定秦军就一定会增援散城呢?这万一他们不去增援散城,而散城的守军又据守城池,那我们可就没辙了。末将可知道当下秦人的首领嬴康也是一个很狡猾的家伙,他会上当吗?”

    没办法,谁让自己的手下都是这样的智商呢?

    火云只好解释道:“本王之所以肯定秦人一定会增援散城,那是因为嬴康此时根本就不在虢城。”

    嬴康不再虢城?

    大王连这事都知道,难道你是嬴康肚子里的蛔虫?

    “大王何以知道嬴康不在虢城?”

    “因为嬴康此时正在护送周天子东迁。这中原人很讲究礼仪,天子东迁乃是大事,诸侯不亲自护送那是对天子的不敬。当下周天子刚立就册封嬴康为关西侯,为了彰显对天子的敬意,嬴康一定会亲自护送的。”

    “哦--,原来是这样。”孛丁明白了,他们的大王不但精于谋算,还对中原文化懂得如此之多,令人敬仰啊!

    “只要嬴康不在虢城,秦人就失去了核心,不用担心的。”火云很轻松的对孛丁说道。

    虽然这个时候孙子兵法还没有正式出版,但并不代表没有人使用。

    这位戎狄大王虽然读书不多,但人家很会总结经验,随时运用于日常工作。

    “大王真乃神人也。”孛丁发自内心的说道。

    说罢,孛丁纵马带兵向最西边的散城而去。

    散城。

    嬴康走后,作为关西司马的赵伯圉一点也不管怠慢,他很清楚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带人人马一直在四座城池转悠。每到一座城池都不忘交代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防止敌人来袭。

    司马如此苦口婆心的给大家交代,散城守将自然不敢怠慢,每天都要上城巡查一番,出去多少人,回城多少人,他的心中基本上是有个大概数字的。

    至于开城关城门的时间,守将更是精心的不得了,天不大亮决不开门,天还没黑就早早关门了。

    “哦哦哦---”

    “哇哇哇---”

    “吼吼吼---”

    东北方向,尘土飞扬,黄沙四起。

    寒风中,犬戎大军犹如黑色的闪电向散城奔来。

    “将军快看,那是什么?”守军一眼就看出了情况不对,吃惊的对散城将军喊道。

    自从秦人进驻散城以来,散城已经多年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了。

    但作为守将的散城将军当然知道这时敌人来了,于是大声喊道:“快管城门--,关城门--”

    快马疾驰,传遍四门守军,立即关上了城门。

    在喊关门的同时,散城守将斥候出城,前往虢城禀报情况了。

    这其实是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散城派出去的斥候刚从南门逃走,犬戎大军紧跟着就从北门方向杀过来了。

    很明显,这次杀过来的敌人很多,瞬间,尘土飞扬冲上城池。

    “阿嚏---”散城守将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太呛了。

    “你等何人,为何要攻我散城?”打完喷嚏,散城守将问道。

    “我等乃是犬戎大军,你若识相,就立即开城投降,若不识相,继续抵抗的话,等我大军破城之日也就是你们生死之时。”孛丁上前对散城守将说道。

    犬戎大军?

    散城守军一听,心中不免吃惊。

    对于犬戎这个名字,他们实在是太熟悉了,自从来到关中之后经常会听到犬戎这个名字。

    特别是犬戎攻克镐京,灭了周王室,杀死天子宫湦之后,犬戎的名字简直是如日中天。

    原本以为犬戎距离自己很远的,就算是攻打也不应该是地处在关中最西端的散城,而是东边的其他几座城池。

    这犬戎突然之间出现在自己面前,实在是太意外了。

    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

    散城守将不由得问道:“我等秦人与你们犬戎之间往日无仇,近日无怨,为何要带兵来我城下呢?”

    孛丁听罢哈哈大笑:“攻你散城?哈哈哈,哈哈哈,你问这话实在是太幼稚了,难道没有仇恨就不能攻打你们了吗?实话告诉你等,我犬戎要称霸整个关中,你们乃是我们前进路上的绊脚石,现在我们需要将他搬走。这个理由够充分吧?”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说的就是这个道理,现在人家犬戎就是想攻打你们了,还需要理由吗?

    犬戎要称霸关中?

    其实这也能够想得通,因为当下这关中周边除了犬戎之外也没有哪一个部落或者是国家能够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了。

    如果人家要想称霸关中甚至是整个中原也没的说。

    这摆明了就是不想好好说话。

    散城守将毕竟是秦人,也是有些血性的,一听这话当下就怒了,“去你奶奶0的,你们想称霸关中,看老子我答不答应。有种你们放马过来,爷爷我要是眨一下眼睛就不算是好汉。”

    这话说的。

    刚才尘土飞起来的时候,你可不止眨过一次眼睛。

    反正是聊大话,那就更大胆一些吧!

    孛丁见着散城守将也是一个愣头青,当下给愣住了,莫不是这些秦人跟自己一样都是不要命的家伙吗?

    “好--,算你有种。”说罢,孛丁纵马向后回到自己的阵营,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犬戎王火云。

    火云向他微微的点点头。

    孛丁大喝一声:“犬戎勇士们,前面就是秦人的城池,跟随本将冲啊---”

    在孛丁的吆喝下,两万多犬戎大军狂喊着,怒吼着,疾驰着,飞奔着向散城冲去。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