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72章 自找的麻烦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472章 自找的麻烦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72章 自找的麻烦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欢迎你!</br>?    镐京。

    继承天子之位的姬宜臼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烦心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犬戎走后整座镐京城犹如一座巨大的坟墓,虽然过去很长的时间,但是空气中始终存留着一股尸体的腐臭味。

    “哎--,这还是我心中的镐京吗?”对于从小就在镐京长大的天子宜臼来说,当下的镐京跟自己当年比起来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这仅仅是自己面临的第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时候的镐京已经不是往日的镐京了,天子宜臼满腹的不愿意。

    还有更多的烦心事要让他处理,一个就是就姬宜臼虽然当上了天子,但事实上还有许多国家并不认可因为在距离镐京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天子--公子余臣另立的中央,史称“周携王”。

    还有就是当下的镐京除了他这个天子之外,几乎是没有什么官员的。

    这都怪犬戎把事情做的太绝了,不但屠杀百姓,而且还屠杀官员,毕竟一般情况下,官员家里可抢的要比百姓的多得多。

    更何况西周事情还没有科举考试,当官凭的是自荐和承袭。

    镐京的官员几乎被犬戎给杀完了,谁来替天子办事呢?总不能让周天子自己做饭、自己洗衣裳、自己发布诏令去吧?

    当然令天子宜臼烦心的事情远不止这些,还有许多许多,咱就不一一列举了。

    虽然事情烦心,危矣让天子宜臼稍稍有些心安就是呆在镐京,他的安全还是有保障的,毕竟这座城经过几百年的建设,各种保障措施还算是不错的。

    虽然什么都缺,至少还能够保障安全。

    不过很快,天子宜臼的安全感就没有了。

    “报--,王上,犬戎再次发兵向我镐京而来。”一声惊慌失措的禀报声彻底惊醒了天子宜臼。

    “你说什么?犬戎再次杀过来了?这是为何?”听到禀报之后,天子宜臼吃惊的望着自己的外公申侯。

    虽然申侯是再造王室的第一功臣,但申侯无论如何自己是当不了王室卿士的,毕竟勾结戎狄,弑杀天子,这可不是一般的罪责。

    虽然天子宜臼一再要封申侯为卿士,执掌王室事务,但申侯还是一次次的推辞了。

    推辞归推辞,当不当卿士也无所谓,不过王室的事务他却没有少管。

    他不管谁管啊!

    当天子宜臼望着申侯的时候,申侯也很是吃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末将也不知道。”由于王室刚刚成立,不管是守军还是将领几乎都是申侯的手下。

    既然什么原因都没有,这犬戎怎么会突然之间前来进攻镐京呢?

    申侯毕竟是经过很多事情的人了,于是对镐京守将道:“立即命令将士们关闭城门,在没有摸清楚情况之前坚决不许开城。”

    “诺--”镐京守将答道。

    镐京守将走后,申侯对天子宜臼道:“王上,镐京危机,你我一同上城看看,臣要问问犬戎为何要出兵镐京?”

    毕竟是自己的外公,更是拥立自己继任天子的重要功臣。申侯的话,天子宜臼当然要听了。

    于是天子宜臼跟着申侯来到城墙之上。

    西北方向,风烟滚滚。

    数万戎狄骑兵正疾驰着向这边奔过来。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呢?”此时的天子宜臼其实并不大,也就是十几岁的样子。一直以来都生活在镐京这座当时最大的城池里,虽然生活时不时会受到一点点的影响,但绝对是衣食无忧,也没有经历过什么样的大场面,打仗这事情也就是听说听说罢了。

    今天,当他真真切切的眼看着敌人从西北杀向镐京的时候,他胆怯了,害怕了。

    “王上莫要担心,我们有镐京城保护,不碍事的。”见天子胆怯,申侯安慰道。

    犬戎毕竟是快马骑兵,速度非中原国家可比,很快就来到了镐京城下。

    队伍列好之后,孛丁纵马来到城下。

    “孛丁将军这是何意?为何要带兵来我镐京城下?”见到孛丁申侯在城上喊道。

    “哈哈哈,哈哈哈,申侯好忘性啊!我为何要带兵来到镐京城下?这事情不应该问我,而是要问问你们自己,好好想想是不是什么事情做的不妥了。”孛丁并不直说,而是让申侯自己好好想想。

    申侯毕竟是老了,左想右想,就是没有想出个渠渠道道来。只好问天子宜臼,“王上想想,我们有没有什么事情做的不妥?”

    别看姬宜臼年龄不大,但却一点也看不惯犬戎那种张扬的样子,“予一人乃是周王室天下的共主,为何要跟他小小的戎狄谈论这些。孤王不知自己有何错误?”

    说罢,天子宜臼竟然拂袖走了。

    眼看着天子离开,申侯只好问自己的宰相:“相国,你好好想想看看我们到底哪里做错了?”

    申相也是上了年纪的人,左想右想也是没有想出个渠渠道道来,“臣不知。”

    既然大家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申侯只好对孛丁道:“孛丁将军,我等实在不知道到底做错了什么,更不知道你等为何要带兵来这里,还请直言。”

    “好--,既然你们都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那本将就告诉你们。当初,你为了自己的外孙能够当上周王室的天子,曾来央求我们发兵援助与你。现在大事已成,你的外孙也当上了周天子。我切问你,天子登基这样的大事,你等为何不向我家大王告知?在你们的眼中还有没有我们帮忙这回事?还有没有一点报恩的想法。”

    听完孛丁的话,申侯总算是明白了,“哦--,原来是这事啊!”

    其实这一点申侯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当他带着姬宜臼回到镐京之后,想法也就变了。

    原本请戎狄出面这事情就不光彩,如果在天子登基的时候还要高调邀请犬戎参加,这不就等于是告诉天下诸侯,自己是戎狄的走狗吗?

    就算不是走狗,至少也跟犬戎这个中原国家最大的敌人有一腿,这事情说出去也不好听啊!

    为了自己的颜面,也为不给天子登基这等大事增添不必要麻烦,于是申侯就省去了告知犬戎这回事。

    谁成想这些看似不懂中原文化的戎狄竟然还记着这事情。

    哎--,染上了戎狄之后,申侯觉着这事情简直是太麻烦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