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70章 火云的疑惑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470章 火云的疑惑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70章 火云的疑惑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欢迎你!</br>?    事已至此,嬴康只好离开了褒姒的房间。

    现在他才明白自己真的是小看了这女子。

    她确实很漂亮,但也一直记着自己的仇恨,在她的心目中一点也没有忘记自己的仇恨。

    申侯勾结犬戎进攻了镐京,杀死了自己的夫君和孩子。如此深仇大恨,褒姒怎么会忘记呢?

    她始终记着这个深仇大恨,不但没有忘记,而且还要想办法来报仇。

    走出褒姒宫殿的嬴康算是明白了,褒姒当初之所以愿意留在犬戎大帐之中,或许人家是真心愿意留下的。

    申侯等人既然能够借着犬戎的手杀死自己的夫君,褒姒为何就不能借着犬戎的手再次杀死申侯等人呢?

    “好阴毒的女人。”嬴康心中暗自骂道。

    骂归骂,但嬴康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心已经被这个女人占领了。

    “妈的,怪不得天子宫湦那个蠢货会被这个女人迷惑的不要不要的,老子一个穿越过来的现代人都被这个妖精给迷惑住了。哎--,谁让咱这么贱呢?”嬴康心中不禁对自己骂道。

    说着走出褒姒的宫殿,回到自己的宫里,现在他要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方略了。

    不过就在嬴康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个人却在无意之中帮了他的忙。

    犬戎北山大营。

    此时已经是第二年的春天了,南边向阳的地方,草色已经泛着青色。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

    回到北山大营的犬戎王火云经常会站在这座山岗上望着南边的关中之地。

    一个接着一个消息传来,让火云很是恼火。

    他已经知道公子余臣离开了镐京,而自己帮助过的姬宜臼也称王了。

    对于这些火云其实并不关心,令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那个被西周王室封为关西侯的秦人正在做什么呢?

    秦人,从来都没有让他放心过。

    很早很早的时候,秦人的祖先还在犬丘,那个时候的犬戎也生活在陇山周边,火云的祖先就跟秦人打过不知多少次的交道。后来随着丰戎、亳戎的壮大,犬戎不得不离开陇山,向东迁徙到了今天这个地方,后来不断的兼并周围的戎狄部落,犬戎才有了今天的局面。

    现在当犬戎进攻关中的时候,秦人也来到了关中。

    哎--,你妈0的秦人是专门跟我作对的吗?

    想着想着,火云不由得在心中暗自骂道。

    其实他是不想跟秦人闹着玩的。

    谁不想过太平的日子呢?更何况是火云这般智慧的大王。他很是懂得知足常乐的道理,也知道人心不足蛇吞象的常识。

    但是这些年秦人的消息却源源不断传到他的耳朵里,虽然烦心,但却常常有意想不到的东西。

    这是孛丁上来了,“大王--”

    “嗯--,坐吧。”火云示意孛丁坐下说话。

    犬戎也是戎狄,他们的生活习惯不同于关中的诸侯国,随便在地上铺一张羊皮或者是牛皮就能够当做毯子来用。

    既然大王示意自己坐下,孛丁只好在火云面前的毯子上坐下来。

    随后,火云也在孛丁面前坐下,倒上酒递给孛丁。

    “本王问你,你说年前你带人去虢城的时候,一直没有进得了城池?”火云问孛丁道。

    孛丁点点头,“大王,这话我似乎已经说了很多遍。虽然我们在城外待了有两三天的时间,但是始终没有进得了虢城。”

    “这么说这座虢城早就有所准备了?一直处在一种防范之中。”

    “可以这么说。”孛丁随后又说,“不过,末将也有另一种感觉,那就是如果他们的心中没鬼,为何要防范如此严密呢?”

    火云重重的点点头,“你说的不无道理,本王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到底是秦人本来就谨慎呢?还是我们的所要找的人就在他们的城中呢?你说会是哪一种情况?”

    孛丁摇摇头,“这个不好说。”

    跟着火云这么多年,孛丁早就知道了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道理。

    在没有确信之前,他是不会去猜测对方到底有没有窝藏犬戎所要的女人,到底有没有窝藏褒姒这个倾世美人。

    “本王猜想褒姒一定藏在虢城。”见孛丁不敢确信,火云自己说道。

    褒姒一定藏在虢城?

    孛丁听罢不仅问道:“大王何以如此确信?”

    “本王纵观关中所有的国家,只有秦人有这个胆量。”火云坚定的说道。

    只有秦人有这个实力?

    这话说的真是的,难道没有实力人家就不敢背着你把褒姒偷走吗?

    “大王说的是实力,末将不敢苟同,毕竟在当下的关中秦人的实力应该算是不错的。但是从我们的大营劫走褒姒等人这事情,除了实力之外,也有可能会是个别好色的国君所为啊!”

    就是啊!如果有那么一个国家,虽然人家国家的实力不行,但是人家国君的色胆大,说不定也会做出与国家实力不负的事情来。

    火雨听罢微微一笑道:“那是没有可能的,纵观当今天下是没有哪一个国君敢于我们犬戎为敌的。就算是他色胆包天,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

    在火云看来,除了不想要命之外,哪一个国君都不敢为了自己的老二害了老大的。

    “为何大王如此坚定的认为会是秦人所为呢?”听了火云的话孛丁问道。

    “一个是秦人的实力所致,没有实力他们绝对是不管冒着被灭的危险来我的大营劫持褒姒的;第二就是你所说的秦人防守如此严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他们为何会有如此严密的防守呢?据本王所知秦人其实一直以来还是相当开放的,允许周边的戎狄跟他们贸易,既然都能够允许戎狄国家跟他们贸易,那肯定不会紧闭城门的。这突然之间紧闭了城门,更加说明他们的心中有鬼。”火云分析道。

    孛丁知道火云的分析是非常正确的。

    因为秦人还在千邑的时候就是允许城中的百姓跟周边的戎狄和中原国家进行贸易。那就完全说明秦人不是一个封闭的国家,这突然之间把自己封闭起来,实在是有些不正常啊!

    “还有就是你曾经说过秦人的高手曾经跟你交过手,是不是有这回事?”火云问道。

    “大王所说极是,我在虢城的时候确实遇到过秦人的高手,那个人是末将这么多年来遇到的唯一高手。不但能够借助末将的刀法,而且臂力也是十分过人的。”孛丁说道。

    听完孛丁的话,火云道:“既然连如此高手都派出来了,这更加说明秦人心中是有鬼的,而且也一定是在防守着什么事情,所以才会有如此举动。”

    “既然大王确信褒姒就在虢城之中,那我们该当如何呢?”孛丁不仅问道。

    火云没有说话,而是扭过头继续望着南边的关中方向。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