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69章 洞穿你的小心思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469章 洞穿你的小心思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69章 洞穿你的小心思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欢迎你!</br>?    当上侯爷的嬴康当然高兴了。

    高兴的不仅仅是这个侯爷的名分,还有这个侯爷背后的实力。

    关西侯?

    哼哼,这就等于王室子名义上承认了秦人对关中西部所有地方的实际管理权。

    也就等于从今天自己所占领的土地正式成为自己的了。

    听完诏令之后,嬴康直接来到了褒姒所居住的宫殿。

    这么长时间过去,原本对嬴康等秦人非常愤怒的褒姒现在也慢慢的被嬴康软化了。

    “褒姒姑娘,寡人过来看你了。”来到褒姒殿外,嬴康高声喊道。

    姑娘?

    这家伙确实也能够喊的出来?

    听到嬴康对自己的称呼,褒姒有些恼怒。

    正在这时,嬴康进来了,“褒姒姑娘,寡人来看你了。”

    “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不许喊我姑娘,要称呼我为王后。”见到嬴康,褒姒恼怒的对他说道。

    “哦--,王后?我这里最多也就是一个侯爵的国家,哪来的王后呢?要不等寡人当了王之后,称你为王后如何?”嬴康并不把她的话当回事,而是嬉笑着对褒姒说道。

    “你这个人呢真是无赖,我原本就是周王室的王后,不管今天是什么样,始终也改变不了我曾经当过王后的现实。你作为周王室属国的臣子,必须称我为王后。”褒姒虽然是冷着脸对嬴康说的,但嬴康能够深切的感受到这种冷脸的背后,一颗心已经开始软化了。

    “哈哈哈,哈哈哈,说得好,说得好。不过寡人似乎记得,我把你从戎狄手中救回来的时候你好像不是作为王后的身份来的,而是作为戎狄的人质被我救回来的。或许从前你曾经是周王室的王后,但是在我这里你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女子,不过呢,就是比别的女子长得漂亮一点点而已。”说这话的时候,嬴康是嬉笑的,时而带着一点狡黠。

    “你--”褒姒愤怒了,在她看来自己这么多年最重要的就是这个王后的身份,这不仅仅是她与其他宫女的区别,也曾经是自己人生最辉煌的一段记忆。

    如此重要的东西,怎么在嬴康这里就不上算了?

    “你这个人简直是没有一点礼义廉耻。”褒姒伸出右手指着嬴康,气呼呼的说道。

    谁知嬴康一点也不生气,而是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哎呀呀,这手可真白啊!能有着这么白净的小手,看来也不是平常人家的孩子。要是被戎狄抢去了,不知道要遭受多少罪呢?”

    褒姒怎么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个秦人的首领竟然会是如此的无赖。于是用力把自己的手往回拽了拽。但是嬴康抓的太紧了,竟然没有拽回来。

    “你放开--”褒姒气急了,对嬴康喊道。

    “别生气啊!这女人一生气是很容易变老的。你说你这么漂亮,这一生气,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了。要是经常生气,不但会变丑,而且还会变老,那就不好了。”嬴康嬉笑着对褒姒说道,说着放开了褒姒的手。

    褒姒抽回自己的手一看,竟然被嬴康捏红了,“你用那么大劲干嘛?”

    这话说得真像是一个小姑娘,对男人记恨又没有办法的样子,让嬴康有些着迷。

    “奶奶0的,怪不得人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我若是英雄也过不了美人关的。”嬴康心中不禁想到,“历史上所说的那些女祸,或者是迷惑君王的妹子,其实个个都是绝代佳人,放着是谁都会被迷惑。”

    比如眼前这个名叫褒姒的女子,虽说是一个冷美人,但是这妹子那种神情和样子,真的很令人着迷。

    你说她高冷吧,有时候还真的可爱;你说她傲气吧,时不时又会做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调皮。

    “妹子,弄疼你了吧?”嬴康关切的问道。

    妹子?

    这下又变成“妹子”了,原来称“姑娘”多少还有些距离,至少算是陌生人之间的谈话,这“妹子”的称呼,一下子把自己变成了自己的妹妹。

    褒姒知道跟这个人说话,实际上是很费劲的,因为在他的心目中几乎并没有多少周王室规定的条条框框。说话随意,而且幽默,时不时会流露出一些说不上来的味道。

    “你这个人咋就没有一点正经呢?能不能好好说话呢?”褒姒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好---,那我就正经的跟你说话,今天寡人过来要跟你说的是,王室已经册封我为关西侯了。也就是说从今天起整个关中西部都是我的地盘了。你高兴不?”

    王室?

    褒姒一听,那根敏感的神经一下子又被戳动了,“你说是王室册封你为关西侯了,我想问一下,你所说的王室到底是哪一个王室呢?”

    “哦--,你有所不知,当年被天子宫湦废除的王太子姬宜臼已经继承了周王室的天子之位,成为了新一代周天子。这个姬宜臼继任天子之后,为了王室的安危,就册封本人为关西侯了。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我等秦人替他守护关中西北的门户。”嬴康解释道。

    之所以给褒姒解释的这样清楚,实际上还是担心她会被触动,毕竟当下的天子姬宜臼正是当年跟她儿子姬伯服争夺王位的那个人。

    现在她的儿子已经做土,而人家却成了当今的王上。

    放着是谁不生气才怪。

    果不其然,听到姬宜臼这个名字之后,褒姒原本就很平静的脸这些变得更加平静了,“姬宜臼他不是已经被废了吗?又怎么能够当天子呢?这样的人不配为周王室的天子,他所发出的所有诏令都不能算数。”

    这话说得,既然姬宜臼的诏令不算数,那么我嬴康这个这关西侯也不能算数了?

    于是嬴康对褒姒道:“褒姒姑娘,你好好想想,天子宫湦已经死了,周王室不能一日无主,在所有能够继承周王室天子的人中,姬宜臼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

    这下褒姒更冷了,她抬起头望着嬴康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知道了你的心思,费劲心思把我从犬戎那里抢过来,无非是想跟我睡觉。不过我也跟你说了,只要是姬宜臼还有他那个不知廉耻、勾结敌人、出卖主子的外祖父一天待着关中,我就一天不会上你的床。你若是敢给我用强,我就死给你看。”

    死给我看。

    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熟悉呢?

    原来中国古代的女子都是用这句话来吓唬男人的。怪不得电视电影上经常用这句话呢?

    不过令嬴康没有想到的是,自己那一点小心思竟然被褒姒看得清清楚楚。

    自己费尽心思把褒姒从犬戎那里抢过来,还不就是想跟人家睡觉吗?

    现在人家已经明明白白的把这话说出来了,嬴康还能说些什么呢?

    “好--,这么说只要我将姬宜臼和他的外公赶出关中,你就愿意跟我了?”

    褒姒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将头扭到了一边,望着窗外。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