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67章 幽灵般的名字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467章 幽灵般的名字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67章 幽灵般的名字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欢迎你!</br>?    等赵伯圉带人回到虢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追了大半夜,回了大半天。

    这就是赵伯圉对这件事的总结。

    回到虢城的赵伯圉没有回到自己府上,而是直接前往王宫向嬴康禀报此事了。

    等他回到王宫的时候,宰相嬴照和铁锐营将军陈兴已经在这里等他了。

    见赵伯圉回来,嬴康直接问道:“什么况?”

    从这几个简单的字中,赵伯圉知道他们已经等了很长时间,在通讯不发达的况下,除了干等和分析之外,嬴康等人其实什么事业做不成。

    “君上,诸位,事是这样的。”最后赵伯圉便把昨夜的况向嬴康等人禀报。

    听完赵伯圉的禀报,嬴康眉头紧锁的对嬴照等人道:“诸位都说说吧,你们对此事有何看法?”

    “君上,臣觉着首先应该弄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他们来虢城做什么?然后我们在想办法不迟。”嬴照首先说道。

    “嗯--,相国所言极是,我之所以狠狠地追了一夜,就是想弄清楚这伙人到底来自哪里,来我们虢城想做什么?谁知道一路追过去,人家的战马速度竟然比我们快多了。根本就没有追的上敌人。”赵伯圉有些灰心的说道。

    “君上,末将觉着这伙人肯定不是咱们虢城周边的戎狄部落,经过这么多年,陇山周边的丰戎、亳戎、dàng)社等戎狄部落已经跟我们秦人处的相当不错。他们没有必要来虢城探查。当然这些人也不是关中周边国家的敌人,因为关中国家的将士基本上没有骑马的习惯。即便是想探查况,也应该是驾车前来,而不是骑马,而且对方的马上水平并不比我们秦人差,所以末将推测对方应该是来自北方的戎狄部落。”嬴照说罢,陈兴跟着说道。

    嬴康满意的点点头,随后道:“诸位说的都很对,寡人知道这伙人是哪里来的了。”

    “这伙人到底是哪里人,还请君上直言。”赵伯圉说道。

    “如果不出意外,这伙人应该是犬戎的探马,他们前来虢城是探查褒姒的况来了。”嬴康说道。

    犬戎来了?

    虽然这个时候来的仅仅是他们的探马,但这是一个很明显的征兆,那就是犬戎始终没有放松对秦人的警惕,更没有忘记褒姒被人从自己大营中带走的事实。

    “我早就说过褒姒是个害人精,现在看到了吧,人家犬戎根本就不会放过此事,而且他们已经派兵过来了。这下好了吧,遭殃了吧?”听到嬴康的分析,赵伯圉立即大声嚷嚷道。

    “不要说了,这根本就不是褒姒的事,就算没有褒姒这回事,犬戎下一个目标也会是我们秦人。因为当下的关中已经没有他们的敌人了。”虽然赵伯圉大声嚷嚷,但作为一国宰相的嬴照头脑还是相当清楚的。

    “司马你就别说了,这根本就不管褒姒的事。犬戎进攻关中,为的是扩大他们自己的地盘和影响力。诚如相国所说,当下的关中王室覆灭,诸侯国被打压。当犬戎把所有的对手都消灭完之后,还能够让咱们这些秦人独独的生活在关中吗?”陈兴继续道:“就算没有褒姒这回事,犬戎还是要发兵进攻我们的。褒姒只不过是一个理由罢了。”

    “理由?假如我们秦人不给他犬戎这个理由,他们会派探马来虢城吗?”赵伯圉当然有他自己的理由。

    “会的,他们一定会派兵来虢城的,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再说了就算是褒姒之事给了犬戎一个进攻秦人的理由,那我们也只有迎战了。毕竟作为王室的臣民,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王后和女子遭受戎狄的蹂躏。”

    陈兴这话说得就很有分量了,不管褒姒是不是祸国殃民的女祸,作为王室臣民的秦人都应该把她们从敌人的窝里救出来。

    这时嬴康说话了,“陈兴,你的铁锐营将士训练的怎么样了?”

    “启禀君上,末将已经在加紧训练,丝毫不敢怠慢。若真有战争,我保证他们一定能上战场。”陈兴答道。

    “诸位卿,敌人已经来到我们边,诸位应该放弃争执,时刻准备战斗。”嬴康说道。

    “末将明白。”赵伯圉随后对嬴康等人道:“君上,这个犬戎不一般啊!昨夜我们遇到的那位将领的武功非常的高,就连末将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对方竟有如此高手?

    嬴康不由得邹了邹眉头道:“你说对方竟有如此高手,何以见得?”

    “末将跟他交过手,由于当时天黑,我没有看清楚对方长相,只感到对方是中等高,出刀的速度特别快,而且力量也很大,一刀过去,末将不由得向后倒退了两三步。”

    赵伯圉的话让嬴照等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此前大家只知道犬戎的实力是很强的,但也仅仅是知道而已,具体强盛到什么程度,包括嬴康本人在内,大家还是不清楚的。

    今天听赵伯圉这么一说,大家算是明白了,犬戎不但兵力强盛,而且将领的作战能力也是很厉害的,就连一贯很自信的赵伯圉都这样认为。

    其他秦军将领还算什么呢?

    “若再次相遇,司马能否战胜对方?”嬴康不问道。

    赵伯圉想了想,随后摇摇头道:“未必能胜。”

    未必能胜?

    这么多年了,赵伯圉难得谦虚一回。

    这就是说,那位犬戎将军的水平应该在赵伯圉之上。

    秦军当下所有的将领之中,就赵伯圉的武功最高。如果对方的武功在赵伯圉之上,也就等于说,秦军将士中没有他的对手了。

    “这么厉害?”陈兴也是当将军的,当他听到赵伯圉的话之后,惊得嘴都长大了,“司马不会是夸大其词吧?”

    “没有,昨夜我跟对方交过手,跟他交过一次手,那家伙一刀过来,震得我直接向后倒退了好几步,若真的继续下去,我恐怕难以对付。”这一次赵伯圉没有说笑,而是很郑重其事的说道。

    “君上,这人会是谁呢?我们此前咋就没有听说过戎狄中还有如此厉害的人物呢?”宰相嬴照不问道。

    “如不出意外,此人应该是犬戎大将孛丁。我带人在镐京巡查的时候,曾听镐京百姓提起过这个名字,只说此人有万夫不当之勇。就连当时王室的大司马仲庚都死在了他的手中,还有虢石父似乎也是他杀死的。”嬴康说道。

    孛丁?

    犬戎将领中有一个名叫孛丁的人。

    此时这个名字犹如幽灵一般响彻在虢国王宫之内,让在座的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