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66章 就这么跑了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466章 就这么跑了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66章 就这么跑了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欢迎你!</br>?    其实赵伯圉这话也是编出来的,这样说无非是想试探一下对方的底细。

    谁知道这轻轻一试还真试探出情况来了。

    知道毫无退路的孛丁,对手下人使了个眼色。

    随后立即从身后拔出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赵伯圉劈过来。

    好家伙,这一刀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赵伯圉见状来不及抵挡,迅速向左边闪过去。

    “嚓--”孛丁的刀并没有落空,顺势将站在赵伯圉身后的一名秦军士兵劈中了。

    “啊--”被劈中的秦兵大叫一声,倒在地上。

    好快的刀啊!

    赵伯圉虽然躲过孛丁这一刀,但他的心中不由得大为吃惊。打了这么多年的仗,他很清楚眼前这个人不但是戎狄的勇士,而且是绝对的高手。

    高手对决,要的是实力和耐力。

    赵伯圉知道眼前的这个对手需要自己出马来对阵了。于是挥手示意手下人靠后,拔出剑来到孛丁跟前:“唉吆喂,没想到你还真有两下子。来---,爷爷我会会你。”

    “哼--,你是何人,敢跟我叫板。”一贯打胜仗的孛丁当然也不把赵伯圉这么一个秦人放在眼中,质问道。

    “我是何人,你不用管,不管今天遇到我,你们的死期到了。”对于戎狄,赵伯圉不想说出自己的名字,当然了也觉着没有必要说出自己的名字。

    “好--,那爷爷我就会会你。”孛丁说罢,挥刀再次向赵伯圉冲来。

    赵伯圉这一次是做好了准备的,就在孛丁这一刀劈过来的时候,赵伯圉也挥剑跟他打斗在了一起。

    “咣---”刀剑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

    好家伙,对方的实力很强啊!

    后退了两步之后,赵伯圉站稳了脚跟,望着对面也刚刚站稳脚跟的孛丁,心中暗自吃惊。

    从军这么多年了,没有想到今天会遇到实力如此强劲的对手。手法阴毒,出招迅疾,功力深厚,而且力量感十足。

    “哼,你有两下子,来继续战斗啊!”赵伯圉向对方说道。

    孛丁冷笑着看了一眼对面的赵伯圉,“你应该是秦人?”

    秦人?

    这家伙一眼就能够看出来我是秦人,难道是因为在我们的地盘上?

    要知道此时的孛丁和赵伯圉都在虢城周边,既然在秦人的地盘上,不是秦人还能是其他人不成?

    “你等来到我们虢城周边,我不是秦人还能是什么人?”

    “不是,不是。”孛丁摇摇头,“不是因为这个,是因为你的武功很不错,在跟我交手的关中国家所有将领中没有像你这样的高手。”

    关中没有我这样的高手?

    赵伯圉听罢哈哈大笑:“兄弟哎,你这话说的太大了,偌大的关中能人多得是,比我赵伯圉武功高强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你只是没有遇到而已。”

    赵伯圉知道虽然孛丁的话有些夸大其词,但是听着还是挺受用的,于是多少有些得意的对孛丁说道,“不过今天你我算是交过手了,今后若再次遇到,我是不会手软的。”

    就在赵伯圉说话的空档,孛丁再次出刀,这一刀出的是又快又准,赵伯圉身边一名秦兵还没来得及喊出声来,就被孛丁杀死在赵伯圉的身边。

    趁着这个档口,孛丁一声大喊“快跑--”带人快速向外跑去。

    孛丁又不是傻瓜,当然知道寡不敌众的道理,在明显没有办法取胜的情况下,还是先跑了再说。

    “快追---”赵伯圉大喝一声,赶紧带人向孛丁等人追去。

    要知道孛丁等人从一出生就是在草原上长大的,除了骑马打仗之外,剩下就是跟小伙伴在草地上打闹了。

    打闹吗?除了练习力量之外,还锻炼速度,特别是在草地上奔跑的速度。

    虽然赵伯圉等秦人也是在兵荒马乱的犬丘成长起来的,但是比起孛丁那些人来,还是有些差距的。

    于是乎,黑夜中赵伯圉带着手下的秦兵将士疯狂的追逐这跑在前面的孛丁等人,但追逐的结果却不理想,越追越远。

    “司马,这样下去,我们恐怕是追不上啊!”手下对赵伯圉说道。

    “射死他们--”眼看着敌人就要消失,情急之下,赵伯圉只好命令将士们拿出弓箭来射击对方。

    “嗖嗖嗖---”在秦军的射击之下,跑在前面的犬戎将士又被射到了好几个,不过毕竟是晚上袭击,箭簇射出去的准星明显不如白天。

    敌人或许是被射中了,但并没有命中核心位置,被射中的犬戎士兵拔掉身上的箭簇继续向前奔去。

    “奶奶0的--,继续追。”眼看着被射中的敌人竟然还能够拔掉箭簇继续逃走,赵伯圉气坏了。

    很快,孛丁等人就跑到了自己的战马跟前,飞速上马。

    “赵伯圉,本将记住你了。你等着,我等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骑上战马之后,孛丁对赵伯圉说道。

    本将?

    这小子竟然称自己为“本将”。

    这还用说吗,刚才遇到的敌人一定是某个戎狄部落的将领。从刚才出手的水平来看,对方还还应该是职位不低的将领。

    “司马,还追吗?”望着敌人已经上马,手下问赵伯圉道。

    “他们仅剩下两三个人,还用说吗?继续追,一定要把这帮人全部杀掉。”赵伯圉气呼呼的对手下命令道。

    “诺--”

    赵伯圉等人上马,继续跟着孛丁等人向东北方向追过去。

    越追越远,经过大半夜的追击,此时天色都已经亮了,赵伯圉等人还是没有追上孛丁等人。

    清晨的阳光开始撒向赵伯圉等人的时候,孛丁等人已经远远的把他们甩到了身后。

    “敌人呢?”赵伯圉问道。

    手下指着对面的山岗,对赵伯圉说道:“在对面山上。”

    对面山上?

    我的妈呀,这整整追了一个晚上,敌人竟然跑到了对面山上。

    赵伯圉知道这山里的距离不比平原上。山上的距离看起来很近,可是一旦走起来那就远多了。犹如一首歌中唱的那样:见个面面容易,拉话话难。

    为什么呢?

    那是因为山与山之间从来直线上的距离之外,还有曲线上的距离。要想从这座山跑到对面那道山,首先要从这座山顶先下到山谷,然后在山谷里直线跑上一阵子,再随后跑上对面的山梁。

    这一来一回,等于直线距离的二到三倍。

    面对这种情况,作为一个在山里长大的孩子,赵伯圉只好放弃了,“奶奶0的,竟然让这帮人给跑了。”

    赵伯圉骂了一声,丧气的对手下道:“撤--”

    追了整整一夜,确实追出了不少的距离,这一路回去还得很长的时间。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