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60章 忽悠是一门艺术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460章 忽悠是一门艺术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60章 忽悠是一门艺术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欢迎你!</br>?    忽悠人这事情看似简单,但实际做起来还是有些难度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赵本山那样聪明,也不是所有人都是范伟那样好忽悠。

    而当下秦人的两位主要大臣嬴照和赵伯圉都不是那种太能忽悠人的。

    走出宫殿,赵伯圉问嬴照道:“相国,我这个人呢说话直接,君上让我做这些事情实在是太难了,你说说咱们该如何忽悠这两个人的使臣呢?”

    虽然都是实在人,但嬴照毕竟是长期从事行政后勤工作兼管外交的官员,赵伯圉仅仅就是一个军事干部了。

    凭着多年的经验,嬴照对赵伯圉道:“这事情要说复杂也复杂,要说不复杂,其实也很简单。等会咱们两一起先去招呼公子余臣的使者,等到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让下人来请你,就说你还有事情要办。随后你就不用来了,剩下的我来应付。虽然我们不说透,但一定要让公子余臣的使者知道你去应付另外一个人去了,如此一来事情就成了。”

    这么简单?

    赵伯圉听罢眼睛睁大道:“就这么简单?”

    “对,就这么简单。”嬴照肯定的说道。

    “我就这么走了,人家就一定会知道我是应付另一个使臣去了?”

    “你走之后,这就要看我的言谈了,我要用话让他们知道你是去迎接另一个使臣去了。”

    “对吗,我就说事情要是如此简单,那我还叫你做什么?”赵伯圉笑道,“只要不让我去对付那些难缠的使者就行了。”

    按照嬴照的思路,两个人很快来到虢国驿站,公子余臣的使者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我等有些事情要处理,让贵使久等了,实在抱歉的很。”见到公子余臣的使者之后,宰相嬴照拱手说道。

    “这位是?”公子余臣的使者也是第一次来虢国,当然不然是嬴照了。

    赵伯圉赶紧解释道:“这乃是我们的相国嬴照。”

    “哦--,原来是相国啊,小使者吏有礼了。”说罢,公子余臣的使者深深地弯下腰说道。

    “贵使多礼了,蔽国以准备好酒宴,欢迎贵使,还请赏脸。”说罢,嬴照和赵伯圉邀请公子余臣的使者直接在虢国驿馆赴宴。

    席间,宰相嬴照虽然早就知道来使的意图,但还是例行公事般的问公子余臣的使者道:“不知贵使前来蔽国有何要事?”

    公子余臣的使者笑道:“如此重要的事情还是见到你家君上之后再说更好一些。”

    “哦--,原来是这样。不过我家君上能够委托我和司马伯圉前来招呼贵使,实际上已经赋予了我们处理此事的特权。还望贵使能够直言相告。”嬴照到底是跟这些人打过交道的人,他很清楚嬴康之所以不愿意跟这几位使臣见面,当然有他的考虑。

    作为一国之君的嬴康是不想直接跟这些使臣讨价还价,这类事情还是交给大臣们去做为好。

    使臣听罢,知道人家的话里的意思了,于是说道:“相国应该知道,自从天子宫湦驾崩之后,当今天下实际上一直是无主的。我家公子作为先王的子孙,天子的兄弟,具有得天独厚的继承条件。为了显示对秦人的重视,我家公子特命我前来告知贵国,想请贵国助我家公子一臂之力。当然了,这种帮助也是有好处的。”

    “哦---,原来是这样。”宰相嬴照说道,“请问贵使,如果我们秦人帮你一臂之力,不知道你家公子能够给我们什么好处呢?”

    听完嬴照的话,公子余臣的使者迟疑了一下道:“好处吗?这就多的去了,当下的秦人已经被先王封为散伯,但在这里时候,你们若能助我,在爵位的事情上,我家公子是会考虑的。”

    “这就等于说如果我秦人能够帮助你们的话,你家公子是会提升我们的爵位了。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其他更好的条件呢?比如说扩大领地,加封为虢国国君等这些呢?”现在嬴照也把秦人的要求说出了。

    扩大领地?

    加封秦人为虢国国君?

    这秦人的胃口未免太大了。

    公子余臣的使者听罢,当下就愣住了,“这个吗?我不敢说。”随后公子余臣的使者一脸坏笑的说道:“相国,我说句不该说的话,你听了之后也不要生气啊!”

    嬴照笑道:“贵使直说无妨。”

    “你们秦人原本就是西垂马夫,来到关中后,能够等到先王封赏为散伯就已经很不错了,若要想加封为虢国的国君,这就有些太过了吧!莫要说是我家公子不会答应,放这是谁都不会答应的。”

    “你--”赵伯圉一听这话,当下就火了,指着公子余臣的使臣道:“我秦人怎么了,马夫有怎么了,若不是我们秦人来到关中之后,帮着王室挡住了戎狄的入侵,说不定你们这些王公大臣早就被戎狄给剿灭了。事情到了今天这份上,你们还对我等秦人抱有成见,是可忍孰不可忍。”

    “司马莫要生气。这位使臣话虽不妥,但说的也是实情。”随后嬴照对公子余臣的使者道:“不过我还是要提醒贵使记住一件事,当今天下虽说还是王室的天下,但也是凭着实力说话的时候了。爵位再高,声音再大,影响再广,如果没有军事实力的话,一切都将付诸东流。当下我秦人拥有数万大军,拥有关中西部最大的一块土地。影响可谓大矣。若使臣还抱着过去对秦人的看法,我想我们是没有必要继续谈下去的。”

    公子余臣的使臣见状赶紧回话道:“相国、司马莫要生气,我不过是说了句实话而已,如果真的撞到了二位,还请见谅。至于二位提出来的条件,我会禀报我家公子慎重考虑的。”

    “好好好,我提议我等共进一樽。”于是嬴照提议道。

    “好好好,我喝我喝。”公子余臣的使者端起酒樽一口饮下。

    这时,驿馆令走了进来对司马伯圉道:“禀告司马,申国来人了,请司马过去说话。”

    申国来人了?

    公子余臣的使者睁大眼睛看了一眼宰相嬴照,又看了看司马伯圉。他很清楚申国代表的就是王太子姬宜臼,更知道在这个时候申国来人是做什么的。

    宰相嬴照见状笑着对司马伯圉道:“你还有事就先走吧,这里的事情由我来处理。”

    于是赵伯圉起身对公子余臣的使者道:“我这里还有些事情,还请贵使多包涵,告辞--”

    说罢,司马伯圉走出了房间。

    此时,公子余臣的使者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尴尬极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