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55章 困难常在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455章 困难常在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55章 困难常在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欢迎你!</br>?    听完嬴康的分析,陈兴不禁问道:“那依君上之见,我们应该支持哪一个呢?”

    嬴康摇摇头,“这个真不好说,要看形势的发展。”

    嬴康知道犬戎走后的关中虽说是万木凋敝,但也是各种权利开始争夺的地方了。谁让关中这个地方自古就是政权的核心呢?

    不管是当下的王太子姬宜臼一方,还是公子余臣一方都开始行动了,至于自己代表的秦人将来要支持哪一方,还要看形式的发展而定。

    此时的自己不宜过于着急,先看看形势再说。

    “这就是君上所说的第一个困难了,我算是明白了,在到底支持何人继承天子这事情上,君上要看将来事情的发展情况,还要看哪一位继承天子对我们秦人有利再做决断,是这个意思不?”

    嬴康点点头,他确实要等形势发展明朗之后再做决断,而且这个决断一定要对秦人有利才行。

    陈兴随后问道:“请问君上除了这件事之外,当下的秦人还面临哪些问题?”

    “这第二个问题就是秦人的安危大计。”

    秦人的安危大计?

    陈兴有些不明白了,当下的关中,原来强大的周王室已经不存在了,对于秦人有威胁的政权都不在了,秦人哪里还有什么安危的事情呢?

    “末将愚钝,不知道当下秦人还有什么安危之事?”在陈兴看来,只要关中没有周王室,存活下来的几个诸侯国根本算不了什么的。

    “犬戎消灭了周王室之后,虽然北归,但是他们所处的北山大营距离关中不足百里之遥。你想想,明年犬戎再次南下,会入侵那个国家呢?”嬴康问道。

    “这犬戎不是刚刚从关中撤走吗?他们怎么明年还会来到关中呢?再说了他们一次性从镐京抢走了那么多的东西,再抢不怕憋死吗?”

    听完陈兴如此说话,嬴康高兴的笑了,“陈兴啊陈兴,你怎么不好好想想,犬戎连周王室都能够消灭,为何不顺便将关中的其他诸侯国都消灭呢?”

    陈兴摇摇头,“不知道,是不是他们抢的太多了,怕带不动,所以就半路收兵了。”

    “你想的太简单了,这根本就不是犬戎实力不足,也不是犬戎怕东西太多带不动,而是人家有意为之,故意在关中留下了那几个国家。”

    犬戎故意留下的?

    陈兴更加不明白了,“君上说像矢国、芮国、郑国以及我们秦人在内的这些国家是犬戎故意留下来的?为什么呢?”

    “犬戎本事游牧民族,他们虽然军事上很是强盛,但是他们的生活物资却十分的匮乏,像我们关中平常百姓家里的陈设,对于犬戎来说都是非常奢华的。为了能够将来能够为自己提供源源不断的生活物资,犬戎故意留下了这些国家,以备今后抢劫的时候还有可抢的对象。”

    这其实跟当今世界上的许多工业国家一样,当他们的工业极度发达的时候,手工业和轻工业却出奇的差。连简单的毛巾、香皂都需要从别国进口。

    犬戎不懂得进口的含义,需要的时候直接带兵来抢就是了,而且他们的抢劫更加彻底,不但抢东西还抢女人。

    “原来是这样,可是君上,末将有些不明白,既然犬戎需要我们关中的各种生活物资,为何不把关中百姓全部抢到北山去给他们生产,而是把他们继续留在关中呢?”

    嬴康道:“这你就不懂了,要是把关中所有的百姓都抢到北山去,这就牵扯到治理的问题,如此多的百姓,治理起来也是非常麻烦的事情,弄不好还会酿成暴乱。还不如把他们继续留在关中,让关中国家去治理,一旦犬戎需要什么东西,然后带兵来抢。如此一来还免去了治理百姓的麻烦,何乐而不为呢?”

    “好歹毒的家伙。”陈兴听罢愤愤的说道,“由此可见,这个犬戎王很不一般啊!”

    嬴康知道自己将来要面对这位犬戎王确实不一般,不但残忍,而是狡猾。

    “这么说君上是担心明年犬戎会来抢劫我们秦人?”既然嬴康已经把话说得如此明了了,陈兴当然明白其中的意思了。

    嬴康轻轻地摇摇头,“不仅如此,我担心犬戎会很快来给我们找事。”

    犬戎会很快给秦人找事?

    陈兴望着自己身后的秦军将士,看着他们随身从犬戎那里带走的女人,算是明白了,“君上怀疑犬戎已经知道这些女人是我们带走的?可是我们已经远了那么多的路,他们应该不会发现蛛丝马迹吧?”

    在陈兴看来嬴康已经带着他们从申国出发,向东跑了几十里地,又渡过渭水向南跑了几十里地,早就把犬戎甩开了,他们又怎么会知道此事是秦人所为呢?

    但是嬴康却不那样想,他很清楚那位自己没有正式谋面的犬戎王是十分狡猾的,他之所以没有带兵再次来到关中追查此事,绝对不等于敌人就放弃了对褒姒的追查。

    “有没有蛛丝马迹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位犬戎王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在今后的日子里他一定会想方设法打探褒姒下落的。一旦让他得知褒姒等人是我们秦人所为,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嗯--,君上说的有理,这确实需要我们提早防范。”现在陈兴知道当下的秦人看似成了关中的大国,但绝不等于今后的日子就一定会顺风顺水。

    危险还在后面。

    “我之所以让你带上这些沿途的百姓,就是将来要用他们来对付犬戎的。”嬴康继续对陈兴道:“这些沿途的百姓都是被犬戎杀害过亲人的,他们对犬戎的仇恨非常的很,可以说是恨到了骨子里。再说了当下我们秦人在关中已经拥有了四座城池,防守的任务很重,需要的兵力也很多,根本没有多余的兵力与将来的敌人相抗衡。如果我们把这些百姓好好加以训练,将来他们或许会成为我们秦军主要的力量。”

    “哦--,我明白了,怪不得君上要我把那些身体健壮的留下来,原来是为了这事情。好---,那我就多带些回去,这沿途的百姓至少也有几万人,何不都带回去呢?”

    见陈兴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思,嬴康笑道:“其实你说的也没有错,毕竟当下我们秦人刚刚占领散国和虢国,不宜对百姓负担太重,不用带太多的流民回去,清点一下最多有一万人足矣。”

    嬴康知道陈兴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当下秦人刚刚占领散国和虢国的地盘,一下子带去这么多的流民,肯定会加重当地百姓的负担,为了自身的安危,也为了秦人的未来,嬴康觉着最多组建万人的军队足矣,再多百姓们也养活不起。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