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54章 站位很重要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454章 站位很重要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54章 站位很重要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欢迎你!</br>?    当申侯等人想到秦人的时候,嬴康正带领着秦军将士带着褒姒等人向虢城而去。

    一路上凄惨的景象令嬴康心痛不已。

    心想当今社会上许多人由于在现实社会中的许多想法没办法满足,就想着穿越到古代社会,去当一回英雄,带领着成千上万的兵马去荡平中原成就霸业。

    但谁又知道真正的古代社会是如此的艰难,如此令人不堪,犬戎过后,关中各地到处是被毁坏的痕迹,尸横遍野,房倒屋塌,庄稼完全被毁坏了。

    “照这样下去,百姓们怕是没办法过这个年了。”路上嬴康对陈兴说道。

    “哎--,君上,当下的关中那里还有百姓。人都没有了,何谈过年的事情呢?”陈兴到底是古人,他对事情的看法跟嬴康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当嬴康想着过年的时候,陈兴想到的确实有没有人的事情。

    或许在今天人们看来非常重要的过年过节,在古人看来也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节日吧。

    嬴康一想说的也是啊!

    人都没了,何谈过年的事情呢?

    “军爷,救救我---”就在这时,路边传来一个很微弱的声音。

    嗯/

    还有人活着?

    顺着这个微弱的声音望去,嬴康看见了一个饿得皮包骨头的年轻人正伸出手向嬴康等人要吃的。

    “这里还有活人?”嬴康对陈兴说道。

    “君上,不要管这些人,就算我们今天给了他一口吃的,明天他还得饿死。”在陈兴看来,这人当下虽然没有死,但死对他来说也不过是迟早的事情,今天不死,谁能保得住明天不死呢?

    更何况当下的关中,几乎被犬戎摧毁了,就算秦人今天救下了他,今后他凭什么生活,凭什么活下去呢?

    既然把什么都想到了,陈兴建议嬴康就不要救这些人了。

    不过此时的嬴康却不这样想,他想的更远,于是对陈兴道:“命令将士把沿途遇到的百姓都召集起来,跟着我们一起回虢城。”

    啊?

    君上不但要救路边这个即将死去的人,而且还要把沿途所有的活人都带回虢城?

    想做什么呢?

    陈兴更加吃惊了,“君上,犬戎过后,关中各国流离失所的百姓多的去了,我们都能带上吗?这一旦回到虢城,可不是一个小数字,我们的粮食和物资够用吗?”

    听到嬴康要把这些沿途的百姓都带回去了,那可是好多张嘴,等着要吃的喝的用的,虢国和散国的粮食够用吗?

    要知道当下秦人刚刚占领了虢国和散国的地盘,根基不稳,一下子带去这么多人,不怕影响稳定吗?

    但此时的嬴康却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很是坚决的对陈兴道,“寡人的话,你难道没有听到吗?我让你把这些都带上,你就带上,哪里来这么多的废话。”

    “末将明白。”见嬴康发怒,陈兴只好拱手答道,随后问道:“君上,这一路过去,沿途的百姓不知道有多少人,我们能带的上吗?”

    对啊!

    从镐京到虢城至少也有数百里之遥,这一路过去流落在半岛上的百姓不知道有多少人,怎么能够都带的上呢?就算是古代人口不多,这一路过去,还没个成千上万的百姓吗?

    “身体无残疾的带上,身体一般的给点食物让他们自谋出路;无家无社的带走,有家有舍的发给食物,让他们自力更生。”嬴康顺便给陈兴说了一个原则。

    这下陈兴算是有底了,知道哪些人该带走,那些人该留下了。

    毕竟此时的关中已经是生灵涂炭,庄稼凋敝,而且经过犬戎的袭击之后,几乎是家家都有被杀害的亲人,这要带走的人实在不是一个小数字。

    经过陈兴再三挑选,这一路过去带走的百姓也将近万人了。

    路上,陈兴不禁问道,“君上,我们带这么多的百姓做什么呢?再说了当下的秦人才刚刚占领散国和虢国,立足未稳,一下子带着这么多的精壮百姓回到虢国,恐怕对我们不利啊!”

    嬴康当然知道陈兴话里的意思,但是他有自己的想法,“陈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当下的秦人面临的困难不仅仅是这些百姓的吃喝问题。我们所面临的问题和困难远比这要大得多。”

    要比这困难的多?

    陈兴不解的望着嬴康,“君上的意思是我们还有更大的困难?属下不懂,还请直言。”

    “你可知道,这犬戎袭击关中之后,这关中之地将有谁人来执掌?”

    陈兴想了想道:“应该是天子宫湦的王太子执掌吧?除了他还会有谁呢?”

    按照常理理应是这样,但是常理之外总是有变数的。

    嬴康对陈兴道:“按理应该是这样,但是当下天子宫湦的王太子已经被废,也就是说原来的王太子姬宜臼已经不是王太子。而且他的外公申侯勾结犬戎袭击镐京,有了这样的污点,关中诸侯未必就支持姬宜臼继任天子之位。”

    听完嬴康的分析,陈兴视乎是有些明白了,“君上说得对,不过属下不明白,当下的镐京,除了姬宜臼之外,哪里还有更合适的人选继任天子呢?”

    “有,这个人就是天子宫湦的弟弟姬余臣,虽然此人的人品很差,但是在这个关键时刻,他一定会跳出来争夺天子之位的。”

    这倒也是啊,虽然姬余臣人品不行,但至少人家不是逆贼,不是王室的罪人。就算是人家相当天子也是有情可原的。

    “君上说的这些都是天下的大事,属下不明白这些事情跟我们秦人有什么关系呢?”在陈兴看来,谁当天子那是姬姓子孙的事情,与当下秦人有什么关系呢?

    “有,而且这还是当下我们秦人面临的第一个巨大问题。”嬴康说道:“因为当下的秦人刚刚被天子宫湦册封为散伯时间不长,在关中的根基本身就不稳,虽然当下还占领着虢国的土地,但是名不正言不顺。要想完完全全占领虢国之地还需要王室的认可。”

    听着嬴康的分析,陈兴不断的点头,“君上说的很对,我们要想完全占领虢国之地,确实需要王室的认可。”

    “但是当下王室变幻不定,在新天子没有确定下来之前,我们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支持何人为王的问题。”嬴康说道。

    这确实是一个大问题,用今天的话说这就是一个政治站位的大问题。

    站位正确了,上面有人罩着你,今后的日子顺风顺水,一片阳光;站位错了,上面会一直给你找事,不管多么努力,人家都不会说你好的,好也不好,不好就完了。

    当下的秦人面临就处在这么一个关键的选择时期。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