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45章 长久之计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445章 长久之计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45章 长久之计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镐京不可留。

    嬴康只好带着队伍向北进发,此时冬日的气息越来越浓,从漠北吹过来的寒风吹在脸上,生疼生疼的。

    “君上,犬戎乃是快马,我们这样能追上吗?”陈兴不仅问道。

    “能追上。”嬴康肯定的说道:“此时的犬戎从镐京抢夺了不少的东西和女人,他们走不快的,如不出意外我们会在申国附近追上犬戎大军的。”

    此时,嬴康的思路越来越清晰了,他知道犬戎大军快刀快马,打仗凭借的是速度,可一旦带上女人和抢来的东西,他们行动的速度就慢多了。而且由于一下子多了这么多的人口,要吃要喝,路上肯定要补充食物和饮用水等等。

    试想一下,从镐京往北会有哪个国家为犬戎提供食物和饮用水呢?

    除了申国别无选择,一则申国本身就是犬戎的联盟国,正是由于犬戎的强势入侵这才消灭了一度强大的周王室,使得申侯报了侮辱之仇;二则就是由于犬戎的大举南侵,关中北部的其他国家几乎都被犬戎骚扰了一个遍,好多国家因此亡国,就算是犬戎大军带着战利品北归,也没有几个国家能够为他们提供食物和饮用水了。

    而且嬴康还想到了,即便是犬戎大军赶到申国,申侯也不会让他们进城的,毕竟这些从北方过来的野蛮人不像中原人那样守规矩,只要进了城,那绝对是没有办法约束的,偷鸡摸狗,惹是生非,烧杀抢掠等等凡是能够想得出的坏事他们都会尝试一遍的。

    为了自身的安全,嬴康想到了申侯一定会把犬戎大军拒之门外的。

    “命令将士们快马加鞭赶往申国。”嬴康对陈兴命令道。

    “诺---”

    秦军将士们快马加鞭向申国赶去。

    又是大半天的快马疾驰,午后时分嬴康等人赶到了距离镐京大约百里之地的申国附近。一路过去到处是残垣断壁,衰败不堪,百姓们的尸体更是遍及山野,野狗纵横,鹰鹫盘旋,就连空气中也弥漫着一种难以名状的气味。

    哎---,怪不得古人对战争是那样的厌恶,在许多诗词中都会出现对战争的憎恶之情,正所谓: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

    见如此残像,谁都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

    感叹归感叹,眼下的事情还要好好把握,毕竟自己就这点兵马,而自己的对手犬戎却有数万兵马,要想把那位传说中美人从犬戎手中抢回来,除了用计谋之外别无他法。

    “君上,我们一路追击犬戎所为何事,再说了就算我们追上了犬戎也没有办法跟他们对抗啊!”追了这么久嬴康始终没有告诉陈兴等人自己的真实目的,现在陈兴终于忍不住了,只好问道。

    “犬戎无道,不但屠杀关中百姓,烧毁房屋,还抢走了那么多的女子。我等乃是王室官员,更是关中百姓,怎能眼睁睁的看着戎狄把关中女子抢到北方区蹂躏呢?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深入犬戎内部把那些被他们抢走的女子夺回来。”嬴康这才说出了他的想法。

    抢回被犬戎夺走的关中女子?

    就凭着一百来个秦军将士?

    陈兴摇摇头道:“君上的想法不错,只是仅凭我们这几个人是难以从犬戎手中把那么多被抢的女子夺回来的。不过若是我们派军队从犬戎手中夺人,肯定会引起犬戎对我们的报复。”

    陈兴所说的也正是嬴康所担心的,他不是不知道当下的犬戎有多么的强大,更知道若是秦军全部出动从犬戎手中夺人势必会引起双方的战争。

    一旦战争开启,这些年秦人在关中努力将会全部化为灰烬。

    为了秦人的安危,也为了能够从犬戎手中夺回褒姒等关中女子,他决定亲自带领少数兵马从犬戎手中“偷”走褒姒和一部分女子。

    “偷”这个词用在这里再合适不过。

    所谓的“偷”就是在别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拿走人家一部分东西。

    当下嬴康所采取的措施就是准备在犬戎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带走褒姒和其中一部分被他们抢夺的女子。

    申国的地方说来还是很不错的一块地方,南边是渭水平原,土地肥沃,北边是一座名叫野河山的山区地带,易守难攻。

    此时犬戎的大军带着他们的战利品已经来到了申国城下。

    “大王,我们已经走了好几天了,将士们随身所带的食物不多,再加上又抢了这么多的关中女子,食物已经紧缺,要不我们在前面的申国补充一些食物和物品。”左大将孛丁向犬戎王火云禀报道。

    申国?

    这里已经是申国的地盘了?

    火云纵马凝视着不远处的城池,申国?申侯?哼---,若不是你这个卖主求荣的家伙出卖你的宗主,我怎能会有今天这样丰盛的战利品呢?

    虽然犬戎是在申侯的帮助下占领镐京的,但是在犬戎王火云看来申侯不过是一个卖主求荣的小人罢了,内心人家还是瞧不起这些人的。

    相反犬戎王火云倒是对那个在镐京城下跟自己大战至死的王室大司马仲庚满怀崇敬。

    “好--,你这就去叫城,让申侯前来见我。”火云对孛丁命令道。

    “诺--”随后孛丁多嘴道:“大王是让申侯出城来见你,而不是让他开城迎接我们吗?”

    在孛丁看来,正是由于有了犬戎的帮忙,申侯这才报了自己的仇恨,现在犬戎大军来到申国城下,申侯理应开城迎接火云大王的到来,而不是出城来见自己的大王。

    火云摇摇头,“不了,还是让他出城来本王吧。我们有数万大军,还有这么多的战利品,申国就这么大点城池,哪能容得下呢?再说了我们大军一旦进城,势必会骚扰城中百姓,本王也不忍心啦。”

    一个戎狄的大王这个时候竟然替关中国家着想起来了,说来也真是一个不小的笑话。

    “大王怎么会怜悯起这些关中的百姓来了,数百年来,这些人可都是我们的敌人啊!”对于大王这种悲天悯人的说法,孛丁感到意外。

    火云笑了,“不是我悲悯这些关中百姓,而是再替我们自己考虑,你想想这些关中的百姓就像是我们的牛羊,如果把他们都杀光了,将来我们吃什么,用什么,谁来替我们纺纱织布,如果连人都没有了,我们还有可抢的吗?这就好像是水中捕鱼,山中放牧,总得给咱们自己留点种子,将来也好有可抢的东西。”

    孛丁一听,再次觉着自己大王就是英明,“大王英明,末将愚钝竟没有猜出大王为长久着想的初衷。”

    说罢,纵马前行来到了申国城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