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24章 为时不晚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424章 为时不晚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24章 为时不晚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没有想到啊!周王室竟然给我封了一个散伯,意外的很啦。”得到消息的嬴康高兴的说道。

    自古都有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说法。

    自己已经已经来到了西周末年,穿越成为秦人子弟,当然也要有为秦人的服务的义务。

    经过这几年的努力,总算是有些成绩了,至少关陇秦人已经在周王室有了名分,伯爵,在西周王室的爵位中处于中游。

    公侯伯子男,伯爵正好处在中间位置。

    也算是不错了。

    得到嬴康被王室册封为散伯的消息,嬴照、赵伯圉、陈兴等人都非常高兴,最高兴的莫过于若曦公主了,深情的望着嬴康道:“当年我君父在世的时候就说过,别看你当时只是一个小小的秦人公子,将来肯定不会比那些王孙公子差,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

    望着若曦公主那种崇拜的眼神,嬴康的心中麻酥酥的。

    其实男人多少都是有一些虚荣的,特别是能够得到女人的欣赏和崇拜,那就是对虚荣心最大的满足。

    经过这些年的努力,今天的嬴康终于有些成就了,他当然难以掩饰心中的喜悦了,对众人道:“今夜在宫中设宴,宴请诸位。”

    这真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听到消息的赵伯圉高兴的对嬴康说道:“上大夫,我早就看出来,只要是你相办的事情,不管多难都能够办成。晚上一定要多喝点啊!”

    “五弟,你确实不一般,自从进入关中以来,我们秦人真的是一步步由小到大,越来越强盛了。为兄为你感到真心的高兴。”

    “好了,不说了大家下去好好准备准备,晚上大家好好聚聚。有什么话,晚上再说。”嬴康兴奋的对众人说道。

    一直以来,秦人都是被人嘲笑的对象,今天终于能够像关中所有的国家一样建立自己的国家了,那是多么高兴的事情啊!

    席间,司农嬴照说道:“散伯,虽说我们秦人只是继承了散国的国君之位,但这也算是王室对我们秦人功劳的认可,当下我们需要处理好这么几件事情。”

    嬴康知道这位兄长处理事情还算是老道,于是问道:“兄长请说。”

    “一个就是要处理好秦人跟王室的关系,既然王室已经将我等封赏到了散国之地,那么当下我们所待的虢国之地就应该给人家虢国让出来。这或许就是虢石父之所以建议王室将我等秦人封赏到散国的真正目的。”司农嬴照说道。

    嬴康听罢微微的点点头,“兄长所言极是,正是因为我们占领了他的虢国,在没有办法将我等赶走的情况下,虢石父只好出此一策,妄图通过册封我为散国国君的方式达到要回虢国的目的。既然我们已经看穿了他的目的,兄长以为应该如何去做?”

    司农嬴照想了想道:“这确实是一个比较难的问题,为了拿下虢国,我们费了不少的功夫,怎能轻易放弃。这一点我们还没有想好对策,不过这个事情我们可以缓步进行,暂时情况下,我们是不会把虢国交给虢石父的。不过在谈这个问题之前,我还有一个事情要说。”

    “哦--,兄长还有话要说,请讲。”

    “兄弟今天也是一国之君了,该册封的还是要册封,如此一来就能够鼓励将士们的这些年跟着我们浴血奋战的努力,也利于将来秦人的发展,散伯以为如何?”

    听完嬴照的建议,嬴康说道:“兄长所言极是,这也正是我们所要考虑的。兄长尽管放心,三日之内这些问题都会迎刃而解的。”

    听完嬴康的话,嬴照端着酒樽默默的坐在自己的案几前,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这些事情都已经提出来,他还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呢?

    嬴康不免有些疑惑,“兄长所建议的事情,我都知晓了,不知兄长为何还是闷闷不乐,还请直言。”

    嬴照确实有难言之隐,不过这个话他确实不想在这种场合说,于是端起酒樽道:“今日乃是我秦人大喜的日子,所有的话,等到宴会之后再说。”

    话说到了这份上,嬴康还能说些什么呢?

    于是大家一起高高兴兴的喝着酒,这是赵伯圉摇摇晃晃的来到若曦公主跟前对她说道,“公主啊,伯圉敬你一樽,这些年你跟着我们秦人受苦了,不过天下之事总有苦尽甘来的时候,当年嬴康没有给你一个君夫人的称号,今天这机会还是被你等到了。你说高兴不高兴?”

    别看赵伯圉一直以来就爱打仗,其实心里也明白的很,嬴康之所以如此努力,一直以来带兵向东发展,除了壮大秦人的力量之外,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要让当年那些瞧不起自己的关中国家看一看他作为一个秦人子弟,照样能够给自己心爱的人一个君夫人的称号。

    若曦公主听罢,一脸笑意的望着嬴康,“就是不知道你们散伯心上还有没有其他人,要是有其他人的话,说不定这君夫人的位置还不一定是我呢。”

    这实际上也是在将嬴康的军,你现在已经是散伯了,也是一国之君了,还不册封若曦公主为君夫人,等什么呢?

    嬴康当然知道这是夫人再给自己说话了,于是端起酒樽,站起身道:“内侍何在?”

    这里毕竟是虢国的王宫,内侍当然一直在了,内侍总管跑步来到嬴康跟前,“奴才在,不知散伯何事?”

    “拟诏。”

    拟诏?

    这可是在酒宴上喝酒啊!

    拟什么诏呢?

    内侍总管一脸不解的望着嬴康,“散伯是说拟诏?”

    “寡人要下诏,你难道没有听清楚吗?”嬴康沉着脸说道。

    “奴才明白。”内侍总管一听,赶紧准备起草诏书了。

    随后嬴康一字一句的说道:“寡人今日被王室册封为散伯,甚是高兴。虢国公主若曦端庄贤淑,不念秦地艰苦,不念寡人穷困,嫁给寡人。寡人甚是感念。现寡人颁布第一道诏令,册封虢国公主姬若曦为散国君夫人。”

    随着嬴康的话一字一句的落下,坐在身边的若曦公主的泪水默默的下来了,多少年了,她以自己的青春,自己的执着,自己那份永不变心的爱,一直坚守在嬴康的身边,今天终于等到了册封为君夫人的那一天。

    望着满脸泪水的若曦公主,嬴康深情的说道:“夫人,这个君夫人的称号来的有些晚了,还望夫人莫要见怪。”

    “不晚不晚,我就知道夫君你一定能够成功的。”若曦公主高兴的说道。

    “好啊!来,我等一醉方休。”赵伯圉见状大声喊道。

    这一夜整个虢国王宫沉浸在一派兴奋之中。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