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07章 撤离?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407章 撤离?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407章 撤离?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虽然赵伯圉等人感到为难,但是作为秦人首领的嬴康并不感到为难。

    毕竟要想占领散城,就必要要想好所有的对策。而此时的嬴康早就想好了对策,问问大家也只是礼节性的征询一下大家的意见罢了。

    “大家相处办法没有?”嬴康笑着问道。

    赵伯圉摇摇头,“大夫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就知道行军打仗,运筹帷幄、出谋划策这事情不是我的特长,要不你还是问问刘勋他们。”

    说着赵伯圉把矛头指向了刘勋。

    嬴康看着刘勋,“千长有没有好办法?”

    刘勋摇摇头,“暂时还没有想出更好的办法,还请大夫明示。”

    既然大家都没有想出更好的办法,嬴康笑道:“如此简单的事情,难道大家真的想不出好办法吗?”

    赵伯圉性子急,见嬴康这样故做态度于是着急的说道:“大夫你就不要耍我们,直接说你的办法吧。”

    “要想对付虢石父还不容易吗,其实处理这个事情一个字就行了。”

    一个字就能够对付如此重大的事情?

    “你说一个字就就能够解决此事,哪个字,说出来大家听听。”

    “拖---”

    嬴康拉长了声音说道。

    拖?

    “拖?大夫的意思是我们对于交割散城拖着不办了?”刘勋不仅问道。

    “对,只要我们拖着不办,虢石父是拿我们没有办法的。”嬴康自信的说道。

    拖?

    嬴康竟然要将如此大的事情拖着不办?

    交割城池,这么大的事情能拖的住吗?

    刘勋不仅道:“上大夫,这可是天子诏令要求的事情,我们能够拖着不办吗?时间长了,天子会不会怪罪?”

    嬴康淡淡的笑道:“我刚才很仔细的听了天子的诏令,天子诏令仅仅说了要我们把散城的管理权暂时交给虢国代管,并没有说出具体的交给时间。一年为期我们可以交割,十年为期我们也可以进行交割。在时间没有确定的情况下,主动权在我们手中。”

    “对上大夫说的很对,天子仅仅是说让我们把散城的控制权交给虢石父,可是并没有说什么时候交割。既然没有说出交割的时间,我们就可以无限期的拖下去。好--,我同意上大夫的意见。”赵伯圉一听高兴的说道,“就是嘛,如此简单的事情,我们着急什么呢?我就不信我们迟迟不予交割,他虢石父敢带兵来攻打我们。”

    以目前秦人的实力,虢石父是如何都不敢带兵来攻打的,最多就是在天子面前说说坏话罢了。如果嬴康等人不把周王室的诏令当回事的话,他所有的坏话也就是那么回事了。

    “嗯---,上大夫说的对,只要我们无限期的拖延下去,虢石父也不会把我们怎么样。这样以来,既不伤天子的颜面,也不会让我们失去散城,我看这样最好。”陈兴说道。

    “好是好,不过大家一定要把这场戏演好才是。诸位记住了,等虢国使臣前来的时候,大家一定要沉住气,把人家的使臣招待好好的,然他们真的以为我们是为了给他们的交割作准备。至于具体该怎么说,由我来处理。”嬴康对诸位交代道。

    “我等明白。”赵伯圉等人答应道。

    天子内侍走后的第二天,虢国的使臣就来到了散城。

    “大夫,虢国的使臣来了。”刚刚打开城门没多长时间,赵伯圉就疾步匆匆的来到嬴康暂居的王宫。

    “虢国的使臣来了,何人为使?”嬴康不仅问道。

    “虢国上卿。”

    嬴康知道自从虢石父继位为虢国的国君之后,把原来虢公季时候的大臣几乎是换完了,当然不知道当下这位虢国的上卿是何人了。

    “有请虢国上卿。”嬴康说道。

    “诺---”

    就在赵伯圉刚刚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嬴康又叫住了他,“且慢,我亲自去城门口迎接这位虢国的上卿。”

    “上大夫要亲自迎接虢国的使臣?”赵伯圉不仅问道。

    “人家的上卿都来了,我能不去吗?”随后嬴康对赵伯圉道:“吩咐下去,让将士们做好撤离的准备。”

    “明白,这这就去吩咐。”

    赵伯圉刚走,嬴康便上了车驾,来到散城城门口。

    刚一来到这里,嬴康就看见了哪位虢国的上卿正傲慢的站在城外等待进城。

    “来者可是虢国的上卿?”见到来人,嬴康拱手上前问道。

    “正是下臣。不知你是何人?”虢国来使于是拱手回问道。

    “微臣乃是秦人嬴康,不知贵使前来,未能远迎,还望见谅。”见到虢国使臣,嬴康尽量谦恭的说道。

    “哦?你就是秦人嬴康?”虢国来使上下打量了一番嬴康,也没见这个人有多么的高大,更没见他又如何的智慧,怎么就能够带领秦人一次次打败周边的国家和戎狄呢?

    “怎么,贵使对嬴康有所怀疑?”见虢国使臣一脸怀疑的样子,嬴康不仅问道。

    虢国上卿知道自己有所失态,赶紧说道,“不是不是,我只是对上大夫有所疑惑,自从你来到关中之后,接连取得胜利,多次打败了不可一世的戎狄,这是怎么做到的呢?”

    想必这位上卿也是一位直人,对自己的疑惑一点也不掩饰,而是很直接的问道。

    见这位上卿很是直接的问话,嬴康淡淡的笑道:“碰巧罢了,其实嬴康无德无能,仅仅是因为运气好,这才一再取胜而已,上卿不必在意。还请随嬴康一道进城。”

    “好好好--,进城,我们进城再说。”虢国上卿随着嬴康一道进城。

    “驾驾---”刚一走进城门,嬴康和虢国使臣就碰到了一家马车载着笨重的物资向外走去。由于两者距离太近,差点撞到了虢国使臣的车驾。

    “这是做什么?没张眼睛吗?”虢国上卿不仅骂道。

    自从虢石父继位为虢国的国君之后,虢国的大小官员多少都是长了一些脾气的,出门那是要清道的,所以路上绝对不会碰到这种不长眼睛的事情。

    嬴康见状赶紧解释道:“贵使莫要生气,前几天我们秦人刚接到天子诏令,要我们及时撤离散城,好为将来虢国执掌散城做准备吗?接到诏令之后,我秦人甚是重视,当即命令大军搬运东西,尽快撤离。刚才贵使见到的就是我军正在搬运自己的东西。也怪我没有交代清楚,让他们差点撞到了贵使的车驾,真是该死,我这就命人处理此事,还望贵使不要见怪。”

    嗯?

    秦人都已经开始搬运物资,准备撤离了?

    虢国使臣一听了,立即换了一个脸色,“不知者无过,不知者无过,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