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98章 周卓被杀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398章 周卓被杀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98章 周卓被杀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周卓带人来到城下,陈兴带领的兵马已经了,来到了北门跟前。

    “你?”当周卓看到陈兴的那一刻,他终于想起来这个人,原来这个人就是王宫附近那家皮货店的老板,“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不过有一点你应该明白,我绝不是你们散国人。”陈兴答道。

    “哼---,难道你是戎狄?竟对我散国如此仇恨。”周卓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周卓,你身为散国的宰相不思如何保护散国,而是一心跟着虢石父为害散国,妄图加害曾经真心帮助你们的秦人,终于使得一个好端端的国家面临亡国的危险,你难道不是这个国家的罪人吗?”陈兴说道。

    “放屁--,我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了。你们根本不是什么戎狄贼人,而是秦人埋伏在散国的探子。拿命来---”明白了陈兴等人的身份之后,周卓怒不可遏直接挥剑向陈兴刺过来。

    陈兴毕竟是行军打仗的将领,见周卓的剑刺过来,轻轻一闪身,便躲过了周卓的剑。

    “狗急跳墙了吧,我等秦人真心为了你们散国,谁知道你们非但不感恩,反而一再加害我等。此等忘恩负义的东西,早就该死了。”躲过周卓的剑之后,陈兴骂道。

    “哼哼---,收起你们的假象吧,你们是什么东西,我等岂能不知。一路从西垂来到关中,还不是想着吞并关中的土地和百姓,别把自己说的跟圣人一样,来拯救我们。实话告诉你,我们根本就不需要。”周卓始终坚信的事情,一定会坚持到底的,哪怕是死他也认了。

    “好--,既然你致死都是这样认为,那本将就成全你。”

    所谓江山易改禀性难移恐怕就是这样,既然一个人至死都不改变自己认识,那就只有从肉体上消灭他了。

    陈兴说罢,不再客气挥剑向周卓刺去。

    周卓毕竟是战斗了整整一个晚上的人了,就算是武功可以,也难以抵挡陈兴的猛烈进攻。没过几招就明显感到了力不从心。

    “周卓,你完了。”陈兴能够明显的感到周卓的力不从心,得意的对周卓说道。

    “就算是我门散国不济,也不会像你们秦人一样与戎狄勾结图谋王室属国的土地和百姓。今天虽然你们暂时取胜,但终将改变不了无耻的结局。”周卓知道自己今天是在劫难逃了,于是对陈兴挖苦道。

    勾结戎狄,陷害中原国家?

    陈兴虽是武将,但也知道这句话的重量,“你说我们秦人勾结戎狄,陷害你们这些中原国家,可有依据?如果没有依据,千万不要血口喷人。”

    “依据?哈哈哈,时到今日还要依据吗?秦人不顾廉耻,把自己的女儿嫁给曾经的杀父仇人,自己的死敌。今天,当戎狄带兵进攻我们散国的时候,你们又出面从背后袭击我们散国,这不就充分说明秦人已经跟戎狄勾结在一起了吗?如此明显的事情,还要什么证据?”

    “啊--”这下把陈兴给气坏了,这些年来秦人跟丰戎之间的血海深仇竟然被散国的宰相说成了相互勾结,看来今天不杀死你我这一世清明就要被毁了。

    大喝一声之后,陈兴挥剑快走几步,来到周卓跟前,趁着他还在发愣的机会,“噗嗤--”一剑过去,刺进了周卓的胸口。

    “啊--”周卓惨叫一声,直愣愣的望着陈兴,“向我周卓一声忠心为国,没成想竟这样死了,若是被戎狄杀了这也值了,没成想竟会死在秦人手中。看来你们秦人比戎狄还凶狠啊,终将成为关中国家的大患啊!”

    “去你的--,爷爷就不信我还不能把你的嘴给堵上。”陈兴见状,再次挥剑对周卓刺过去,这一下过去,周卓再也没有能力大喊了,晃了晃身子,随后向后倒去。

    “秦人不可信,不可信。”临死前,周卓还在念道着他的人生箴言,说罢周卓头一歪死了。

    “千夫长,散国宰相死了。”手下上前道。

    死了?

    陈兴看了一眼直挺挺躺在地上的周卓,心中不免有些难受,“有机会把他厚葬吧。”陈兴喃喃说道,“不管怎么样,他也算是一个忠臣,一生都为了自己的国家。”

    “可是他到临死都没有忘了挖苦我们秦人,而且还一直鼓动散公姬钊与我们秦人为敌。还厚葬他,这不便宜了他吗?要我说还不如把他的尸体拿去喂狗。”手下对于陈兴那句厚葬周卓的话很是不解。

    “我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哪来那么多的废话呢?”陈兴听罢,气呼呼的对手下吼道。

    “诺--,属下一定会好好办理。”手下怎么也不会明白陈兴为何会为了一个敌国的宰相给自己发火,于是赶紧赔罪道。

    其实对于周卓这样的人,陈兴还是很尊重的,毕竟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忘记自己的国家,背叛自己的国家,而且还能够为之奉献终生。

    人生遇到这样的人其实也是很不错的。

    要说周卓一直防着秦人,若是站在他的角度上应该是没有错的。

    毕竟秦人从犬丘来到关中,目的性也是很强的,根本就不会龟缩在陇川之地那么一个小地方。

    既然这样,那周卓错了吗?其实他一直都没有错,错的只是时间和保卫的国家太弱小罢了。

    对于他自己来说,一点错都没有。

    杀死了周卓之后,陈兴带领兵马很快来到北门跟前,这里是距离陇川之地最近的城门。

    由于守城的将士都在城头上跟丰戎死拼,守护城门的士兵反而不多了。见陈兴手持武器,带人来到这里,守城士兵挥戈上前对陈兴道:“你等何人?竟敢携带武器前来,快快退下。”说罢守城将士挥动武器威胁陈兴等人离开。

    “这位军爷,我等乃是散城百姓,当下战事危机,我等前来帮助军队打仗,还望军爷收留。”陈兴头脑一转,换做笑脸对守城军士说道。

    毕竟是战事危机,守城士兵一听百姓愿意来帮助自己打仗,立即放下了戒备心里对陈兴等人道:“好,散城有了你们这些百姓的帮忙,一定会守住的。到时候大家就是守城的功臣。”守城将士放下长戈对陈兴说道。

    “好好好,那军爷想让我们守那座门呢?”陈兴看了一眼身后的属下,笑着向散城守军走去。

    “这个?”散城守军一愣,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陈兴的剑就直奔他的脖子,“嚓--”一声过后,守军的脑袋就被割下来了。

    在陈兴的带领下,秦军将士一起上手,很快就把北门守城的几十个士兵杀死在城门之下。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