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89章 屈服了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389章 屈服了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89章 屈服了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褒珦被关押之后,整个周王室朝堂终于安静了。

    天子姬静时期原本热热闹闹,大臣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时代一下子变得安静了,几乎再也听不到不同意见了。

    面对这种情景,王室卿士虢石父倒是很高兴见到这种场景。

    “哼--,王室朝堂,何必要那些臣子们叽叽喳喳的,喊什么喊呢?”回到府邸的虢石父对尹球说道。

    尹球毕竟是名臣之后,虽然一直以来跟着虢石父混,但他对于虢石父这种霸道的做法还是多少有些不满的,“卿士,朝堂原本就是王上和大臣们议事的地方,如果禁止大臣们说话,时间长了会不会对朝廷不利呢?”

    “不利?能有什么不利?就他们那些人能够为朝廷出什么力?不说话则已,一说话就是我们的不对。好像只有他们是周王室的忠臣,你我都是佞臣一样。再说了,莫要说当下朝中无事,就是将来有了事,还得你我来替王上分忧,那些人是什么作用都起不到的。你放心吧,只要你我一心,周王室所有的事情都能够拿下来的。”虢石父宽慰的对尹球说道。

    都能够拿下来?

    尹球虽然爱当官,也向当官,但他很清楚天下之事根本就不是嘴上说说那样简单,一旦大事真的临头,没有一定能力和水平是跟本没法拿下来的。

    尹球看着虢石父,心中暗想:“我父亲乃周王室一代明臣,面对天下之事都感到能力不济,将来若大事来临,你我的水平能担当吗?”

    心中虽然对虢石父的做法不满,但嘴上尹球还是要尊重虢石父的,毕竟他还想当官,当大官,“卿士所言极是,将来的周王室还要靠卿士担当重任。你就是王室未来的姜尚,关键时刻能够挽救王室与危难之中的。”

    姜尚?

    姜尚就是姜子牙,那可是周王室的开国重臣,尹球那虢石父跟姜尚相提并论,实际上是在讽刺他,但是已经飘飘然的虢石父根本没有意识到,而是笑着道:“我是不敢跟姜尚相提并论的,不过是为王室担当罢了。将来只要王室需要,我虢石父一定肝脑涂地为王室尽心,为王上尽忠的。”

    当虢石父和尹球正在欢声庆贺的时候,那些心中还有一点正义之心的大臣们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毕竟今天褒珦的下场或许就是自己明天的结局,谁都被抱着看热闹的态度。

    于是,下朝之后,大臣们并没有急着回到自己府上,而是来到了褒珦府上,找到了褒珦的儿子褒洪德。

    见这么多的大臣一时之间都涌向自己府上,褒洪德也很是吃惊,赶紧拱手拜道:“诸位大臣,有何要事?我父亲咋没见回来呢?”

    这些大臣毕竟是跟褒珦多年同朝为官的人,当然认识褒洪德,来不及过多的客套,对他说道:“贤侄,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你父亲已经被虢石父关押了。”

    早上上朝的时候还好好的,这才几个时辰父亲就被人关押了。

    褒洪德吃惊的问道:“这是为何?我父亲为人谨慎本不多言,他为何要关押我父呢?”

    “哎---,还不是为了朝廷的事情,原本没你父亲什么事。但当时赵叔带对当下朝廷的许多事情不满,言辞激烈,被王上赶出朝堂。你父亲跟赵叔带关系甚好,实在看不惯虢石父那种霸道的样子,就替赵叔带说了几句话,谁知道就这也惹恼了卿士虢石父,顺带就把你父亲关押起来了。”有大臣对褒洪德把事情的经过说了。

    “就因为父亲替赵叔带说了句话,就要把父亲关押起来,这虢石父也太霸道了吧。”褒洪德气呼呼的说道。

    “孩子这就是当下周王室的情况,赶紧想想办法救救你父亲吧。你父亲年事已高,这大牢里日子不好受啊!若不及时救出来,时间长了可就难说了。”

    褒洪德当然知道监狱是什么地方,也知道时间长了父亲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但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吓蒙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诸位叔伯,洪德从秦岭南边的褒国来到关中,今日面临如此大的事情,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做,还望诸位叔伯教我。”

    孩子说的也是实情,这虢石父关押褒珦也是临时起意,面对危急之事,谁又能想出什么样的好办法呢?

    毕竟是人多力量大,诸位大臣稍稍想了想之后道:“洪德贤侄,这虢石父之说以关押你父亲,起因还是为了给天子寻找美女,如果你拿狗及早给天子寻找到如意的美人,或许虢石父一高兴就会把你父亲放掉。”

    赵叔带就是因为反对虢石父在天下给周天子寻找美女引起的,褒珦也因此获罪。现在有大臣竟然给褒洪德出主意给天子寻找美人,这不是有违自己父亲的意愿吗?

    所以此言刚刚一出,就引起了别人的反对,“这怎么可能,褒珦就是因为反对虢石父祸害天下,为天子选美才而获罪的,你现在让孩子去给天子选美来拯救褒珦,这不是有违褒珦的本意吗?”

    反对归反对,但是能够替这个主意的大臣也有自己的说辞,“反对一件事情很容易,那好我们听你的主意,现在不让洪德回到褒国给天子选美。就请你给他出个主意,看看能不能够把褒珦从大牢中救出来。”

    大臣反对归反对,当下要让他想出一个好主意来,确实还有些难度,毕竟人又不是神仙,说主意就能够随时想出来的,这位大臣想了想,还是想不出好的办法来,“哎---,当今天下怎么会变成这样呢?你们这样做不是明摆着要我们屈服于他虢石父吗?罢罢罢,我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当这位大臣放弃给天子宫湦选美的时候,就等于已经屈服虢石父了。

    经过这几年的实践,大臣们都知道,当下的周王室朝堂,他们这些人不屈服于虢石父是根本没有办法在周王室大殿上混下去的。

    甚至连性命都会受到威胁。

    听完众人的意见,褒洪德看了一圈各位大臣,大家们都不由得轻轻的摇摇头,看来大家在这件事情上达成了一致,也默认了屈服于虢石父的淫威了。

    “好--,那我这就回褒国,给天子选美。”褒洪德沉重的说道。

    “嗯---,去吧,只要能够救下你父亲,我们会理解你的。”大臣们心情复杂的对褒洪德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