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88章 关押褒珦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388章 关押褒珦

第388章 关押褒珦

 好书推荐:
    眼看着正直的大臣被赶出朝堂,周王室大殿上的大臣们都不由得吃惊不已。

    众人相互望了望,褒国国君褒珦出列道:“王上,赵叔带乃是周王室的老臣,为国尽忠多年,念在他生性耿直的份上,不要将他驱逐,还望王上给赵叔带一个立功的机会,让他在朝堂上为王上尽忠。”

    褒珦本是褒国的国君,但同时也是周王室的大臣,兼任着王室的大夫一职,平常就在镐京替王室分忧。

    由于褒珦本人是从遥远的秦岭以南来到关中当差,也没有几个跟他关系好的官员,于是时间长了,褒珦便跟生性耿直的赵叔带处的还算不错。

    现在,赵叔带有难,褒珦能坐视不管吗?于是便出列替赵叔带求情。

    “对---,臣等恭请王上给赵叔带一个机会。”见褒珦出列为赵叔带求情,其他大臣也跟着说道。

    “臣请王上宽恕赵叔带。”

    “请王上饶了赵叔带。”

    ……

    面对群臣的建议,天子宫湦不知所措的问虢石父道:“大臣们都奏请放了赵叔带,这该如何是好?”

    眼看着,朝堂上一边倒的形势,虢石父心里稍稍有些慌乱,面对群臣的质问和天子征询,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于是对周天子姬宫湦道:“王上,大臣们一心为国,竭力想让王上宽恕赵叔带的过错,此乃好事,说明这些大臣们也是为国分忧,替王上的万年江山操心。但是诸位大臣也不想一想,王上为何要放逐赵叔带呢?其实这不是对他的惩罚,而是要让他前往民间为天子收集民情,今后也好为朝廷建言献策。经过这次放逐,赵叔带肯定会了解更多的民情,今后的建言献策肯定会更加妥帖,诸位说是不是呢?”

    听完虢石父的话,天子宫湦立即反应过来了,“对,予一人之所以放逐赵叔带就是要让前往民间好好体察一下民情,好好了解一下民间的所思所想。今后在朝堂上建言献策的时候也就不再那样莽撞了。”

    既然天子都已经说话了,其他大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眼看着大臣们停息下来,虢石父知道是时候对这些大臣进行反戈一击了,于是对天子宫湦建言道:“褒珦作为褒国的国君,也是朝廷的大臣,竟然不知道为国家分忧,不知道为天子着想,就知道煽动群臣闹事,实在是罪大恶极,理应处置。臣建议对褒珦收监,让其好好反省。”

    虢石父是做什么的,乃是周王室的卿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由于他平常不做什么事情,就知道打探天子的喜好,当然也顺便会打探一下大臣们之间的议论。

    时不时就了解到了大臣跟大臣之间的关系,他深知赵叔带跟褒珦之间的关系很好。

    既然要打压赵叔带,顺便也连褒珦拿下算了,以免今后留下后患。

    褒珦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原本是替赵叔带说句公道话,怎么会把自己也带进去呢?

    “王上,卿士,臣并没有说什么啊!怎么就成了煽动群臣呢?”褒珦一脸无辜的说道。

    “你怎么没说什么呢?刚才你不是已经他赵叔带说了吗?你想想王上向天下征集美女是为了自己享乐吗?显然不是,他是要为周王室的万年基业着想,为王室早早留下继位的人选。可是你们这些大臣不替王上着想就罢了,还不时的找事。褒珦,你既是褒国的国君,也是王室的大臣,如果你是真心为王室着想,替王上分忧,就应该早早把美女进献给王上。”虢石父反问道:“我可听说了,你们褒国地处汉水之滨,物产丰富,美女甚多,如果你能够按照王上的要求进献美女的话,你的罪过或许能够饶恕。”

    这个?

    褒珦这下愣住了,他原本想替赵叔带说话,让天子宫湦收回向天下征集美女的做法。谁成想,人家虢石父竟然会以此为借口,让他首先替王室着想,为王上分忧,早早将美女进献给天子宫湦。

    这话说得,好像他自己倒成了王室的奸臣一样。

    不过褒珦也是刚硬之人,面对虢石父的威胁,狠狠的说道:“虢石父,你身为王室卿士,本应为国家分忧,替王上着想。没成想你竟整天鼓动王上征询美女,荒淫享乐。你说说你到底是在替王室着想,还是为了你个人的私心?”

    面对褒珦的质问,虢石父倒是没有多少惊慌,很是平静的说道,“褒珦,你说我有私心,你说说我到底是什么样的私心呢?是为了当官还是为了享乐?”

    这这这?

    褒珦被问得无话可说,要说当官,人家虢石父已经是公爵国家虢国的国君,而且也是王室位极人臣了的卿士了,可以说官已经当到头了,再往上已经无路可走了。

    至于说是享乐吗?似乎也没有听说过虢石父什么荒淫怪诞的事情来。

    面对无话可说的褒珦,虢石父有话说了,“褒珦,别以为你自己替赵叔带说话了,你就是忠臣。你们这些人实质上是以反对王室的决定来为自己脸上贴金,好像自己是仗义执言的忠臣,而我们这些题王室做事的大臣就是佞臣。实际上你们错了,你们如果真的是替王上分忧,就好好执行王室的决定,把美女进献给王上,不然就应该按照违抗诏令处置。”

    虢石父的话一下子把所有大臣的嘴都堵上了,让他们也无话可说了。

    面对无话可说的大臣们,天子宫湦有话要说了,“卿士说得对,你们这些人拿着国家的俸禄,却不知道为予一人分忧,替国家着想,就知道反对王室的决定,还以此来要挟予一人,为自己捞的一个忠贞的名义,实在是可恶。你等若是真心为王室分忧的话,就好好想想自己到底应该做什么,应该如果去做一个真正的忠臣。”

    听完周天子的话,群臣们这下彻底愣住了,也彻底无话可说了。原本想着能够一起向天子建言,让他收回成命,不再向天下征集美女,却怎么也不会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现在如果在反对王上征集美女这件事的话,那就成了要挟王上,为自己捞声誉了。

    大臣们都再不说话了,个个跟霜打的茄子一样。

    虢石父脸上稍稍一喜,指着孤零零站在大殿中央的褒珦道:“来人啦,将褒珦收监,等候发落。”

    “诺---”侍卫们上前,将褒珦押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