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三百八十一章 阵前理论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三百八十一章 阵前理论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三百八十一章 阵前理论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左贤王知道只要你们秦人带兵前往陇山,以后的事情就难说了。

    毕竟战场上的事情原本就是瞬息万变的,而且犬丘秦人跟亳戎之间并无太多恩怨瓜葛,突然之间带兵来到亳戎身后,人家不把你当敌人才怪。

    到那时,不管你犬丘秦人是不是真正出兵进攻亳戎,亳戎都不会全身心投入精力对付丰戎了。

    只要亳戎不用尽全力对付丰戎,丰戎就有取胜的最大可能。

    当下丰戎和亳戎之间就好像是一个天平,而且是实力几乎均等到极点的太平,谁稍稍分一下神,谁就注定失败。

    而此时的秦人就是那根压垮骆驼的稻草,只要稍稍一用力,就会压垮其中任何一个。

    嬴亥带兵上了陇山,丰戎左贤王也该回丰戎陇山大营了,临走前他一再向嬴其等人保证,“明年开春我家大王一定会亲自前来犬丘迎娶缪嬴的。”

    “好---,我们一言为定。”嬴其等人一直将丰戎左贤王等人送出城十里之外。

    犬丘城。

    赵伯圉带兵前往战场已经将近两天了,还没有听到丰戎退兵的消息,难道丰戎真的那样胆正,不顾秦人对他们的警告?还是丰戎想出了其他的策略,无惧秦人派兵威慑了?还是其他什么情况?

    嬴康有些坐不住了,他决定亲自前往阵前看看,“这都几天时间了,怎么还没有听到丰戎退兵的消息?三哥,你守着城池,我这就带人前往阵前看看。”嬴康对司农嬴照说道。

    “也好,你快去快回。我猜双方也打的差不多,该有所分晓了吧?”司农嬴照很清楚嬴康对阵前的形势还是有些不放心。

    从千邑城出来向北不足半天的功夫,嬴康一行就来到了赵伯圉带兵驻扎的地方。

    见嬴康到来,司马伯圉露出欣喜的神色,“我正准备派人向你禀报这里的情况,没想到你竟然来了。大夫你看,不远处就是丰戎的驻军。”

    赵伯圉指着不远处丰戎驻军的地方对嬴康说道。

    顺着赵伯圉所指的方向,嬴康看见大约一千兵马的丰戎守军,不用说秦军的到来已经引起了丰戎的注意,专门派兵在距离秦军不远的地方防守。

    “丰戎带兵的将领是何人?”

    “是他们的右谷蠡王。”赵伯圉答道。

    右谷蠡王?

    嬴康稍稍一想道:“丰戎能够派右谷蠡王前来驻守,看来他们真心不想与我秦军为敌。”

    “对啊,这个右谷蠡王一直以来跟我秦人关系尚可,他不出兵我也不好直接对他们下手啊!”赵伯圉说道,“若是阿不花那个狗贼带兵驻守,就算他不出兵,我也会直接带兵冲杀过去的。”

    嬴康摇摇头,“丰戎是不会派阿不花防守秦军的,那样做无疑与激怒秦军。他们没有那样蠢。”

    毕竟右谷蠡王乃是丰戎贵族中跟秦人关系较好的一位,虽然也带兵进攻过秦人,但总体来说还算过得去的一个人。

    在没有主动进攻秦军之前,赵伯圉真不好下手啊!

    “大夫,面对这种情况,你说怎么办呢?”

    “不急不急,等等再看。”嬴康知道他派兵来这里的目的基本是达到了,能够牵制丰戎一千多兵马,无形之中就是对亳戎的帮助。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亳戎还不能战胜丰戎的话,那就只能怪他们太无能了。

    快到下午的时候,只见对面三匹快马向这边奔来。

    “大夫快看,丰戎人过来了。”望着疾驰过来的战马,赵伯圉对嬴康说道。说完,赵伯圉对手下道:“搭弓上箭,小心敌人袭击。”

    “莫急,看看再说。”嬴康叮嘱道。

    随着战马越来越近,嬴康终于看清楚了对面过来乃是丰戎的右谷蠡王和两名手下。

    “右谷蠡王过来了,我们一起会会。”嬴康说罢,策马向前走了几步。

    “对面可是秦人大夫嬴康?”距离秦军百步之遥的地方,丰戎右谷蠡王停下了脚步向这边问道。

    “我正是秦人嬴康,不知谷蠡王找我何事?”既然人家已经来到阵前,嬴康也不再躲避,直接上前问道。

    “嬴康大夫,你我都是明白人,有话还是说明确的好。我们丰戎跟亳戎之间为了争夺陇山展开大战。这本来就是我们戎狄内部的事情,我不知道你们秦人为何要在这个时候带兵来到我丰戎大营?”

    好家伙,嬴康没有想到,丰戎的右谷蠡王能够很直接的说出如此尖锐的问题,于是笑了笑道:“谷蠡王此话问的很是直接啊!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打什么弯子了。丰亳大战确实是你们戎狄之间的事情,但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们秦人百姓就在这陇山边上,你们的大战难免会影响到我们的百姓生活,我们派兵驻守防止战火殃及我们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谷蠡王以为我说的有错吗?”

    说实在的,秦人之所以出兵陇山,除了答应帮助亳戎之外,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坐山观虎斗的同时防止战火殃及秦人自己。

    毕竟秦人所处的陇川之地原本就是陇山山中的一个盆地,山上的大战咋能不影响呢?

    “哈哈哈,哈哈哈,嬴康大夫说的好,如果是我,也会这样做的。但我想提醒的是一年前你我之间已经默认双方不再起刀兵,而且我们丰戎也拿出了实际行动离开陇山避免双方再起战火。不过,关中也不是好待的,诸侯林立,部族纷争。让我们深切的理解到随意离开家园的危害到底有多大,几经纷争之后,我们实在不得已才不得不再次回到陇山,也不得以再次跟亳戎燃起战火。在这个过程中还希望嬴康大夫能够保持中立,让我们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如此可好?”

    丰戎右谷蠡王的话说的很是客气,一点也不像此前那样骄横了。

    面对丰戎右谷蠡王如此真诚的回答,嬴康一时之间竟无话可说,“谷蠡王甚是真诚,嬴康不胜感激,不过嬴康还是希望不管今后陇山上的情况如何变化,你我双方还能够和平相处。实话告诉谷蠡王我们之所以出兵这里除了防止丰亳大战影响到我们秦人百姓之外,也是受人之托。之所以没有直接发兵攻打,也是为了不伤你我之间的和气。还望谷蠡王能够理解嬴康的一番良苦用心。”

    这话说的,使得原本准备打仗的双方成了交心的朋友一样。

    既然嬴康把话说到了这份上,丰戎右谷蠡王还能说什么呢,“既然嬴康大夫如此真诚,我能够理解你们秦人的处境,不管今后战果如何还希望你我双方能够像今天这样真诚相处。”

    “好,我们一言为定。”说罢,双方各自退回阵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