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82章 被人高看的感觉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382章 被人高看的感觉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82章 被人高看的感觉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左贤王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起到作用了。

    于是继续说道:“我家大王知道秦人女子乃是受到王室教化的人,知书达理,甚是喜爱。他对我说,如果不寿公子的女儿能嫁给自己太子的话,他愿意跟秦人达成协议,从此后两家互不侵犯,永结友好。”

    仗打的时间长了,不管是谁都渴望和平。

    当秦人首领听到左贤王这话之后,不由得动心了。西垂大夫嬴其对嬴不寿道:“二弟,为兄以为此乃好事,不知你意下如何?”

    虽然此前秦人一直跟丰戎打仗,秦人的首领、嬴其等人的父亲秦仲就丧命在丰戎的手下。可是杀死他们父亲的丰戎左大将等人也被秦人所杀死。

    如此说来两家算是扯平了。

    现在丰戎放下身段前来向秦人求婚,嬴其等人都有一种被人高看一眼的感觉,不由得有些飘飘然了。他们知道这是人家释放出的善意,按理应该接下。

    嬴不寿望着嬴亥,用目光征询他的意见。他知道在他们三个人中,嬴亥是坚定反对丰戎的。

    如果他能够同意的话,自己应该是没有什么意见的。

    可是面对这样的好事,嬴亥却沉默不语。

    “四弟,说说你对此事的看法,我们能不能跟丰戎结亲?”见嬴亥迟疑,西垂大夫嬴其问道。

    既然大哥问起,嬴亥于是说道:“按说这应该是好事,只是我们秦人跟丰戎打了这么多年的仗,这猛然之间化干戈为玉帛,而且两家还要结亲,恐怕犬丘城的百姓一时之间转不过弯吧?”

    嬴其听罢摆摆手道:“三弟你是不知道,我们犬丘百姓许多人家的老婆都是从丰戎那里抢来的,当初他们还担心我们这些当官的不会同意,现在我们都要跟丰戎结亲了,他们的婚姻也就跟着名正言顺了,他们能有什么转不过弯的呢?你的担心多余了。”

    从这些话看来,嬴其已经是铁了心要跟丰戎结亲了。嬴亥还有什么不同意的呢,于是只好说道:“既然这样,那就凭大哥二哥做主,我是没什么意见的。就是这么大的事情,要不要让三哥和五弟他们知道呢?”

    嬴其听罢爽快的说道:“如此好事当然要让他们知道了,等到结婚的时候,为兄一定会派人通知他们的。”

    在嬴其看来这样的好事,嬴康一定会答应的。再说了这几年过去,关中的嬴康和犬丘之间的往来也并不多,这类事情就不用告诉嬴康了。

    再说了人家左贤王正在这里等着,也没有时间告诉嬴康和嬴照,还是等到结婚的时候在跟他们两个说吧。

    既然大家都认为这绝地是一件好事,这后面的事情就顺风顺水了。

    “二弟,缪嬴若能够嫁给丰戎太子,这对于我们秦人来说也是一件化干戈为玉帛的好事,就这么定了吧。”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西垂大夫嬴其于是对二弟嬴不寿说道。

    “既然大哥和四弟都认为可以,我没什么意见。”嬴不寿说道。当然了在嬴不寿看来这事情绝对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了,自己虽说也是犬丘秦人的首领之一,但是毕竟不是诸侯国的国君,按照自己的身份,女儿能够嫁给周边戎狄的贵族也就很不错了。

    若想嫁给一个国家的太子,那肯定是高攀。既然兄长和四弟都不反对此事,自己何必要剥夺女儿的幸福呢?

    “左贤王,我看这事就这么定下来吧。”西垂大夫嬴其爽快对丰戎左贤王说道。

    “好,我王知道此事后肯定会很开心的。”丰戎左贤王高兴的说道。他知道秦人已经中计了,而且会越陷越深,“我看好事宜早不宜迟,要不我们今天就把他们结婚的日子敲定下来,不知三位以为如何?”

    “这个?”嬴其望着嬴不寿和嬴亥,见二人都没有什么药反对的,只好说道:“也好,既然是好事,还是早早办理的好。”

    丰戎左贤王于是说道:“现在是冬天,天寒地冻不是结婚的好时节,再加上当下我们丰戎还有点困难需要解决。所以呢,两个孩子的事情要不稍稍往后放一放,放在明年春天给探马举办婚礼如何?”

    丰戎还有点困难?

    虽然左贤王说的轻松,但是嬴其等人从他的话里明确的听出不同的味道。

    “哦,左贤王刚刚说你们当下还遇到点困难是什么意思?”嬴其问道。

    “哦---,是这样的,这事情吗也不是什么大事,本不想说出来影响我们两家关系的。”虽然左贤王嘴上不想说,但是还是滔滔不绝的把话说给了嬴其等人,“三位也知道,去年我们丰戎为了避开跟秦人的冲突,离开陇山前往关中北部。但这人都是念旧情的,这才刚刚去了一年时间,百姓就闹腾着要回到陇山。我家大王执拗不过,今年冬天来临之前只好带领百姓重返陇山。”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丰戎离开陇山还没多长时间,有重新回到陇山呢?原来是本国百姓不愿意待在关中。

    “可是令我们始料不及的是亳戎在我们离开陇山之后顺势占领了陇山之地,让我们丰戎百姓有家难回啊!”左贤王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说道。

    “你们丰戎不是很厉害吗?难道还怕了小小的亳戎不成?”嬴亥听罢说道。

    “不不不,四公子此言差矣,我们当然不怕亳戎,但是你也知道打了这么多年的仗,不要说你们秦人不愿意打了,就是我们丰戎自己也不愿意再打下去了。更何况这亳戎也是我们戎狄的部落,自己人打自己人总有些说不过去吧?”

    左贤王不愧是一个说教的高手,把一个原本要失败的战争竟然能够说成是不忍下手。

    哈哈,既然这样就看秦人愿不愿意相信了。

    “嗯---,左贤王言之有理,既然你们不愿意再跟亳戎打下去,这陇山还回得去吗?”既然两家都要结亲了,嬴其当然要关心一下自己亲家的情况了。

    左贤王尴尬的笑了笑道:“所以我想请西垂大夫帮帮忙,派兵东出陇山,在亳戎的背后吓唬吓唬他们,造成你我联手对付亳戎的态势,让他们知难而退,让出陇山之地。我们丰戎呢,也给他们留出一些地盘,今后咱们三家和平相处。不知西垂大夫以为如何?”

    派兵吓唬吓唬亳戎,让他们知难而退?也就是说,犬丘秦人派兵的目的不是为了真的攻打亳戎,而是吓唬一下他们,让他们让出陇山之地,然后丰戎重回自己的地方,最后秦人、亳戎、丰戎等等大家在一起和平相处。

    反正这个时候犬丘秦人的兵马也闲着没事,出手帮助一下丰戎有何不可呢?

    嬴其看了看两位兄弟,见二人都没有反对的意思,于是对嬴亥道,“既然左贤王说话了,那我们就帮帮他们,由你带两千兵马东出陇山,去吓唬吓唬亳戎,让他们退出陇山。”

    “诺---,我这就带兵前往陇山。”

    左贤王听罢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暗笑。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