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77章 丰亳大战(七)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377章 丰亳大战(七)

第377章 丰亳大战(七)

 好书推荐:
    什么?

    左贤王竟然要把犬丘老秦人当做自己的帮手?

    原本就已经有些懵的丰戎贵族这下更加意外了。

    “左贤王的意思是让我们跟犬丘老秦人联手对付亳戎?这话本王没有听错吧?”丰戎王扎扎以一种调侃似的口气说道。

    “没有说错,臣的意思就是跟犬丘老秦人联手对付亳戎。”左贤王肯定了扎扎的话。

    “哈哈哈,哈哈哈,这笑话未免开的有些太大了吧。跟犬丘老秦人联手对付亳戎,本王如果不是有病,绝对不会想出如此愚蠢的做法来。”听完左贤王的话,扎扎仰天大笑,随后很不客气的对左贤王道:“左贤王,我不知道你是真心如此,还是有意耍弄本王。跟犬丘老秦人联手,莫要说是人家不会答应就是本王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几百年来,我们丰戎跟秦人之间的矛盾还小吗?我们两家之间的矛盾早就积压的跟雪山一样厚实,现在我们丰戎有难了,人家犬丘老秦人没有趁机在背后伤害我们就已经很不错了,还指望人家帮助我们,做梦也不会想到这样的结果吧!”

    在丰戎王扎扎看来,左贤王提出的跟犬丘老秦人联手纯粹就是一个笑话,要么是戏耍丰戎,要么就是脑子有病。

    当年丰戎强盛的时候,多少次欺压犬丘老秦人,现在丰戎有难了,马上就要遭到亳戎等人陇山戎狄部落围攻的时候又想到让犬丘老秦人来帮助自己。

    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呢?

    丰戎王扎扎这样一说,其他官员也跟着说道:“左贤王,我们不知道你说这话是何意思,在我们看来这陇山周边除了秦人之外,任何一个国家或者是部落都比秦人要好对付的多。任何一个部落或者国家都有可能跟我们丰戎联手,唯独这秦人不会跟我们丰戎联手。不知你出这个主意是何意思?”

    面对众人的质问,左贤王倒是很冷静,“诸位都说完了吧?”

    “说完了。”阿不花说道。

    他的声音也代表了所有丰戎贵族的声音。

    “那就容老臣说几句。”左贤王继续道:“我不知道诸位听说过没有,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

    “听说过。”丰戎王扎扎很不客气的说道。

    “好,那我就拿这句话引申为越是难以对付的敌人越有可能成为我们的盟友。不知大家以为然否?”

    左贤王的话让所有的人感到意外,这是什么话呢?

    越是敌人约有可能成为自己的盟友?

    这话听起来咋有些乖乖的味道呢?

    “左贤王的话本王不明白,盟友就是盟友,敌人就是敌人。怎么说越是敌人约有可能成为盟友呢?”对于左贤王这样的解释,扎扎很是不明白。

    左贤王淡淡一笑道:“大王有所不知,其实我们跟犬丘老秦人之间是有共同利益的。只要我们双方都能够认识到这一点,联手对付亳戎那是很容易的事情。”

    左贤王的话越说越离谱了,丰戎跟犬丘老秦人之间竟然还有共同利益。

    这话怎讲呢?

    “我们跟犬丘老秦人之间还有共同利益?本王咋就不知道呢?我们之间除了共同仇恨之外,什么都没有啊!”说罢,丰戎王扎扎双手一张,做出一个很夸张的样子。

    “有---,且听臣一一道来。”左贤王坚定的说道,“大王,诸位,臣在解说这个事情之前,想问诸位几句。你们说当下犬丘秦人跟关中秦人之间,那个实力更强一些?”

    犬丘秦人和关中秦人,哪个实力更强?

    这话问的让在座的丰戎贵族更加意外了。

    “犬丘秦人和关中秦人,人家都是一个祖先,一个群体,哪个实力强与不强有什么不一样呢?”右谷蠡王不解的问道,“难道他们之间还会打架决出个胜负来不成?”

    “我只问你,哪个实力更强,你只管回答就是,莫要说其他废话。”左贤王不悦的说道。

    “要说实力上,那当然是关中秦人的实力更强一些了。当下的关中秦人的实力绝非一般诸侯国可比,而犬丘秦人就不一样了,他们的实力最多是一个部落的实力而已。”打仗次数多了,孰强孰弱,丰戎右谷蠡王一猜便知。

    “嗯---,你说的不错,我也是这么认为。关中秦人从犬丘来到关中也就是五六年的时间,很快就从一个小小的养马部落发展成为一个大诸侯国的实力,确实很不一般。这已经引起了关中国家的惊慌,也当然会引起犬丘秦人的警惕。不知道诸位有没有注意到,近几年来,犬丘秦人跟关中秦人之间的往来明显减少了?”

    这几年来,关中秦人跟犬丘秦人之间的往来减少了?

    左贤王的话立即引起了扎扎等人的注意,“左贤王说的不错,这几年关中秦人跟犬丘秦人之间的交往确实减少了。不过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左贤王微微一笑道:“大王,这里面可大有名堂了。这充分说明,关中秦人跟犬丘秦人之间的有了小小的变化。随着关中秦人实力的增强,在引起关中国家忌惮的同时,也引起了犬丘秦人的警惕。这就好比分家大家一起商议把小儿子分家出去,原本指望他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再回到老家来,谁知道这个分家出去的小儿子不但没有混差,反而混的是风生水起,这个家主能高兴吗?如果我们没有说错的话,当下的关中秦人只认嬴康这个千邑大夫,而把嬴其那个西垂大夫放在一边了。”

    嗯?

    这确实是一个大问题。

    听完左贤王的话,扎扎的眼睛一下子亮多了,“对啊,这里面大有文章啊!”

    秦人原本是一家,但是当下的犬丘秦人和关中秦人之间却出现了两个首领,而且各自都有自己的首领。

    看来秦人也不是铁板一块啊!

    “哈哈哈,哈哈哈,左贤王你太聪明了,自古以来,一山不容二虎,一家不容二主。当下秦人出现了两个首领,这里面大有文章啊!你快说我们应该如何利用秦人之间的矛盾为我们丰戎所用。”从左贤王的话里,扎扎已经听出了味道,他知道只要丰戎能够很好的利用这个矛盾,不愁过不了当下这个坎。

    左贤王环顾了一圈,刚才一个个还义愤填膺的丰戎贵族这下都不由得露出了欣喜的神情。从左贤王的话里,他也都理解到了这犬丘秦人跟关中秦人之间有了间隙。

    “左贤王说的不错,关中秦人跟犬丘秦人之间确实有问题了,只要我们能够利用好的话,犬丘秦人确实能够为我们所用。”就连一直坚信通过武力解决问题的阿不花也清醒的意识到丰戎如果充分利用这个间隙,就一定能够度过当下这个坎。

    “嗯---,既然大家都这么认为,那老臣就有话要说了。”左贤王拿了腔调准备说他的宏伟计划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