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68章转机在哪里?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368章转机在哪里?

第368章转机在哪里?

 好书推荐:
    这一次秦人真的是无路可走了。

    这一次关中国家这一次是真的联起手来对付秦人了。东边的程国、东南边的虢国,正南边的散国,还有距离千邑秦人有一段距离的矢国等等都加入到对付秦人的行列。

    随着时间的推移,陇川秦人的困境越发的难堪,虽然赵伯圉顶着压力多处设卡阻难百姓离开陇川,但依然挡不住百姓流逝的步伐;与此同时,除了百姓流逝之外,原本熙熙攘攘前来陇川进行贸易的列国客商似乎是从此销声匿迹了,这一招使得原本富庶的千邑秦人一下子减不少的收入,到了秋天有些捉襟见肘了。

    随着封锁时间的推移,各种矛盾也开始显现了,人们的怨言越来越大,不仅仅是这些,就连官员们的怨言也不小了。

    面对日益严重的困境,这天三位千夫长何友寿、陈兴、张茂还有两位百夫长黑陀和喜一起来到嬴康府上。

    “大夫,门外有人求见。”属下疾步匆匆的跑进来向嬴康禀报道。

    “何人求见?”

    “军队里的千夫长和两位百夫长。”

    千夫长和百夫长求见?

    虽然这些军官放在关中各国那绝对是中下级的军官,但是放在千邑秦人这么一个原本建制不高的地方来说,职位就不算低了。

    此时秦人的最高首领也就是一个大夫,其他人还能有多高的职务呢?

    军官们要见自己?

    这让原本已经烦透了的嬴康多少有些疑惑,“他们来做什么,军中有事可以去找司马伯圉,为何要来见我呢?”

    “属下已经问过了,千夫长说他们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大夫说。”属下答道。

    既然有重要的事情要越过司马伯圉前来向自己禀报,看来还真是有重要的事情了,“让他们进来。”

    在属下的带领下,三位前千夫长、两名百夫长走进嬴康府邸,“属下参见大夫。”

    “诸位前来找我有何要事?”众将起身后,嬴康问道。

    “大夫,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了,我们要行动啊---”千夫长张茂说道。

    “行动?那你说说我们搞如何行动?”嬴康知道这些将领话里的意思,于是问道。

    “末将的意思是我们不能让一个小小的散国把我们拿住了,我们应该主动出击,派兵拆毁散国的关卡,赶走散国设在箭括岭之外的散国军队,让散国的百姓和客商能够前来我们陇川。”张茂继续说道。

    派兵拆毁散国的关卡,赶走散国的守军?

    这个办法,嬴康不是没有想过,可最后自己还是否决了自己,毕竟散国只是其中的一个国家,就算是派兵拆毁散国的关卡,赶走散国的士兵,就能够恢复此前的景象吗?

    “你等都是这个意思?”嬴康听罢问陈兴等人。

    陈兴等人答道:“我等都是这个意思。”

    嬴康望着何友寿,“你也是这个意思?”

    在这些军官中,何友寿是其中一个比较有头脑的将领,面对嬴康的问话,何友寿道:“大夫,其实我们也知道即便是我等拆毁散国路障、关卡,未必能够彻底解除关中国家对我们秦人的封锁,但如果我们一点行动都没有的话,只能使那些关中国家更加张狂,所以我们必须要有一些行动了。至少我们应该给散国等关中国家一个警告,让他们能够有所收敛。”

    听完何友寿的话,嬴康沉默少许,“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关中国家已经封锁我们长达三四个月的时间了,如果还找不出好的办法来,我们秦人只有坐以待毙了。”

    “对,我们不能再沉默了,必须想出好的办法来对付敌人。”一听嬴康的话,将领们都不约而同的说道。

    敌人?

    看来这些将领们已经把散国等关中国家当做敌人来对待了。

    “哼哼,听大家这么一说,我算是明白了,你们已经把这些关中国家当做敌人了?”嬴康反问道。

    “对啊,人家都这样对付我们这些老秦人了,我们不把他们当做敌人,难道还把他们当做自己人不成?”张茂说道。

    “既然散国、虢国这些关中国家是我们秦人的敌人,那我想问一下戎狄是我们的敌人还是我们的朋友呢?”

    戎狄?

    “戎狄当然是我们的敌人,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敌人,那是世敌?”张茂继续说道。

    “既然关中国家是我们的敌人,戎狄也是我们的敌人,我想问问诸位,我们秦人进入关中这么多年,到底有没有朋友呢?”

    朋友?

    秦人在关中到底有没有朋友呢?

    张茂等人左右看了看,当下无话可说了。

    “这么多年过去,如果我们秦人在关中连一个朋友都没有,那将来我们还能在关中立足吗?我承认这些年我们秦人在关中得到了很快地发展,可是诸位一定要清楚,我们今天取得的说有成绩实际上都是关中国家帮助的结果,如果离开了这些关中国家的帮助,我们秦人将寸步难行。”嬴康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

    “可是,可是当下散国等关中国家合起来围堵我们秦人,我们同样也是寸步难行啊!”张茂很不服气地说道,“而且如果任由这种情况发展下去,我们秦人迟早会被他们合起来灭掉的。”

    “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我要告诉诸位的是当下的困境只是暂时的,等到关中国家明白我们秦人已经融入了关中,而且他们越来越离不开我们秦人的时候,这种困境也就自然结束了。”嬴康肯定的说道。

    等到关中国家彻底明白他们离不开秦人的时候,这种困境就结束了?

    但是面对当下的困境,秦人能够解脱吗?

    如果过不了当下这个坎,秦人难道真的要离开陇川回到老家犬丘吗?

    “大夫,我明白你的良苦用心,可是面对每天都有离开的百姓,我们实在是担心秦人过不了当下这个坎啊!”一直很是沉稳的何友寿终于说话了,“跟了你这些年,我们经过了多少战争,我们都挺过来了,可是面对今天这种局面我们我们却又一种惶恐,担心秦人真的过不了当下这个坎啊!”

    嬴康上前一步,拍了拍何友寿的肩膀,“诸位,越是在这种情况下,越是考验我们老秦人的意志的时候。我始终坚信关中的大多数国家,特别是关中百姓对我们秦人都是友好的。当下的情况,只是他们被歹人迷惑了眼睛。等到过了当下这个坎,特别是他们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原来那些离开千邑的百姓还会回到我们这里来,继续跟着我们秦人一起生活的。”

    “可是,当下我们秦人要迈过这个坎会要很长时间吗?”黑坨问道。

    “不会要很长时间的,最多再过两个月,我们的转机就来了。”嬴康答道。

    最多两个月就会有转机?

    何友寿等人半信半疑的望着嬴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