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67章走不出的困境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367章走不出的困境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67章走不出的困境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地域歧视、人群歧视、衣着歧视、语言歧视......等等,各种各样的歧视,自古有之。

    至于为何会产生这样的歧视,谁知道呢?其中的原因多得很。

    反正当下人家出身高贵的虢石父就是瞧不起你嬴康等那些来自西垂的秦人,你想扭转人家的思想观念,真的很难,而且几乎是不会成功。

    现在,这个由于地地域和人群引起的歧视终于演化成了实实在在的斗争,而且这种斗争已经表现为实际的行动了。

    当上王室卿士的虢石父开始联络关中诸国对陇川的秦人进行封锁了。

    封锁?

    这个手段是继战争、外交、打压等等的措施之后,虢石父想出来最为毒辣的一招,而且这一招马上就要显现出作用了。

    该怎么办呢?

    嬴康想过很多办法,比如说打仗、比如说外交、比如说给人家低头认错,甚至于连回到犬丘的办法他都想了,最后又一一否决了。

    打,真不敢打,毕竟不管你秦人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但你毕竟是周王室的臣子,如果人家不主动挑战,你秦人凭什么打人家呢?

    再说了关中的属国那么多,人家一起联合起来对付你,就算是打,你秦人到底该打哪一个国家呢?

    凭什么打人家呢?

    外交途径,嬴康想了许久最后也决定放弃了。

    要知道你嬴康带领的秦人虽然来关中也有些时日了,但跟人家虢国等传统的关中国家相比,你简直就是一个菜的不能再菜的菜鸟了。关中随便一个国家的历史都不知道要比你秦人悠久多少年,这么多年过去,人家关中国家之间在一起维持的关系,是你秦人随便就能够分化的了的吗?

    更何况在背后挑拨是非不是别人,而是周王室的卿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周室卿士。现在虢石父在背后捣鬼,关中国家是愿意给你秦人面子还是愿意给虢石父面子呢?寻遍关中诸国,嬴康竟然找不到一个依赖的国家。

    单单就是为了一个面子的问题,关中这些国家也不会背离虢石父来选择你们秦人。

    当军事和外交的途径都被否决之后,嬴康也想到了向虢石父低头认错,让人家主动接受自己。

    可是这个想法还没有成型,他自己也把自己给否决了,要知道此时的虢石父根本就不是愿意接受你们秦人给他认错的。他要的是秦人滚出关中,最好不要出现在他的眼前。

    再说了就算是虢石父原因接受秦人的认错,那么他会不会趁机提出更加苛刻的条件呢?

    还有就是积怨已深,嬴康自己也不愿意前往镐京向虢石父这么一个小人承认错误啊。

    秦人也没有什么错误,凭什么给你虢石父低头认错呢?

    把所有的办法都想尽了,最后嬴康想到了如果实在撑不住的话,就准备回犬丘的准备了。

    可是当这种想法产生之后,自己又被自己否决了。

    东进,进入关中,最后立足关中继续发展,那可是秦人几百年来的梦想,今天这个梦想终于在自己手里快要实现了,自己怎么能够因为出现困难就退缩呢?

    可是,可是眼下的秦人真的是面临着重重困难,而且还没有办法解决啊!

    千邑城。

    关中各国封锁秦人的效果慢慢的显现出来了。

    “大夫,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司农令嬴照疾步匆匆走进嬴康府里。

    “司农令莫要着急,慢慢道来。”

    “大夫,从昨天到现在千邑城里已经有五十多户百姓离开了,而且今天一早还有百姓要求出城。现在司马伯圉已经赶往南门拦截百姓出城了。”司农嬴照气喘吁吁的对嬴康说道。

    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这一次嬴康倒是没有惊慌,而是平静的说道:“知道了。”

    知道了?

    嬴照听罢很是意外,“大夫难道不清楚此事的严重性吗?一天之内五十余户百姓偷偷的离开千邑,五十户就是好几百人啦---,如不加以制止,过不了多久,我们千邑城可就没几个人了。”

    那个时候,一户人家可不是今天的三口之家,在当时的情况下,一户人家至少有四五个人以上,多了还有十几个人的可能。

    这一天之内就走了这么多的人,作为主管民事的官员,嬴照不着急才怪呢?

    “三哥是如何知道此事的?”

    “今天一早我正准备出城去教民稼穑,谁知道在路上竟然碰到了不少的百姓扶老携幼向南而去。我当时就觉着这事情不对啊!平常情况下都是百姓向北而来,今天怎么会出现百姓向南而去呢?这一打听,才知道散国、虢国等关中国家封锁了陇川的所有通道,既不允许所有的客商前来陇川,也不允许他们的百姓前来陇川。大夫也知道我们陇川的百姓绝大多数都是来自这些国家的百姓,许多人既是千邑人也是散国人、虢国人,或者是他们本人在千邑城里居住,而他们的家人还在散国或者是虢国。如果这两个国家断绝了跟千邑的来往,就等于要把他们骨肉分离,百姓们还能安心待在陇川吗?所以就出现了这种大批南迁的事件。大夫事情紧急,赶紧想个办法啊!”嬴照焦急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嬴康淡淡的说道。

    “知道了?光知道不行啊!还要赶紧拿出解决的办法来呀!”司农嬴照焦急的说道。

    “想办法,想办法,三哥你以为我没有想办法吗?实话告诉你自打我们出了箭括岭看到散国设置关卡的那个时候起,我就一直在想办法,可以说是天天睡不着觉,夜不成寐。可是面对这样的实际情况,我也是在是想不出来好办法啊!腿长在人家身上,我一个人能够当的过来吗?”嬴康也急了,大喊着对嬴照说道。

    自从来到关中这些年,嬴照还是第一次见到嬴康如此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看来这一次是真的难住嬴康了。

    嬴照见状也不再催嬴康了,“大夫莫要这样,不就是关中国家联合起来封锁我们秦人吗?难道比打仗还难?”

    嬴康听罢,淡淡的说道:“三哥错了,这一次我们秦人面临的问题真的比打仗还难,甚至难多少倍。以前我们面临的困难跟这次相比,可以说都不是事。只要好好思考总会想出解决的办法来,可是这一次我实在是想不出好办法来啊!”

    随后,嬴康把这些天来所有能够想到的办法一一说给嬴照,最后又一一否决。

    听完嬴康的分析,嬴照这才明白这一次秦面临的困难真的很严重,严重到嬴康都没法解决的程度。

    “大夫,这一次秦人真的无路可走了吗?”问这话的时候,嬴照多少有些无奈,甚至是失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