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64章一个不剩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364章一个不剩

第364章一个不剩

 好书推荐:
    从战车上滚下来的散国什长爬起身,望着嬴康道:“哎呦呦,没看到你这竖子还真有些本事啊!”随后什长对身边的士兵们喊道:“莫要怕,一起上弄死他---”

    散国士兵们一起挥戈向嬴照、嬴康兄弟二人扑过来。

    嬴康见状只好痛下杀机,一把夺过什长手中的长戈,对准冲过来的散国士兵的胸口就是一戈。

    “嗷---”冲在前面的散国士兵一声惨叫,倒在地上。

    啊?

    虽然这些散国士兵平时也是横贯了的人,但当他们真的面对生死的时候,还是怂了。

    七八个人手持长戈竟然楞在那里不敢前进。

    “愣着干什么,一起上杀死他们啊,他们就两个人,你们这么多人还怕了他们不成?”倒在地上的什长爬起身对手下的士兵们喊道。

    听到头领的喊叫,刚才还楞在那里的散国士兵相互看了看,随后一起拿起长戈,“啊啊啊--”大喊着向嬴康、嬴照兄弟二人冲过来。

    “三哥一起上把这些欺压百姓的东西给灭了。”嬴康知道今天不把这几个家伙全部给灭了,他们是不会轻易撒手的。

    “好勒---”嬴照答应一声,从马背上跳下来。

    这时一个散国士兵挥戈向他刺过来,嬴照闪身,随即抓住散国士兵的长戈,抬起一脚直直的揣在对方的胸前。“啊---”散国士兵一声大叫,当即丢开长戈,向后退去,正好退到了嬴康面前。

    “噗嗤---”一声,嬴康二话没说,挥戈刺进对方的胸前。

    “敢杀我兄弟?我跟你拼了---”眼看着自己兄弟被嬴康刺死,一个年龄稍大点的散国士兵拼了命的向嬴康冲过来。

    嬴康闪身,散国士兵扑了空,向前奔去。

    嬴康瞅准空子,挥戈从后心直接刺进对方的后背,随后一用力,直接将这名散国士兵甩向准备冲过来的其他士兵,“噗通”一声,这名散国士兵掉在了其他人的面前。

    眼看着昔日跟自己一起撒野的兄弟竟然遭此毒手,其他的几个散国士兵这下倒是不害怕了,个个跟打了鸡血一样,喊叫着向嬴康和嬴照冲过来。

    虽然这些人豁出去准备跟嬴康等人拼命了,但是平时懒散惯了,除了欺侮一下散国那些可怜的老百姓之外,根本就不注重操练,应该具备的军事素质早就没有了,现在倒是想跟嬴康等人拼命了,能是对手吗?

    第一个散国士兵冲向嬴康,嬴康一闪身,随后用戈狠狠的打在背上。

    散国士兵顺势向前面冲去,冲向嬴照一边。

    “三哥,过来一个,弄死他---”嬴康对嬴照喊道。

    “好勒---”嬴照抽身,挥戈刺向冲过来的散国士兵。又一个士兵死了。

    没过多久,剩下的五六个散国士兵就被嬴照、嬴康兄弟给全部弄死了。

    “哎呀呀,好久都没有这样爽快了,自从进入关中我已经很久没有打过仗了,手都生疏了。”杀死几名散国士兵之后,嬴照拍拍手,高兴的说道。

    “三哥毕竟是老秦人的后代,也是经历过大战的人,这些小小的散国士兵算了什么。”嬴康笑着对嬴照说道。

    “你所言极是,我等乃是老秦人的后代,绝对不能给祖先丢脸,绝不能眼看着百姓受辱而不顾。”别看嬴照自从进入关中之后,一直是从事后勤事务的人呢,但他毕竟是秦人的后代,当年也是跟着父亲秦仲打过仗的人,就这点小打小闹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这时嬴照似乎是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光顾说话,刚才那个散国什长呢?”

    什长?

    什长到哪里去了呢?

    嬴康这才意识到,他和嬴照只管杀得起劲,竟然疏忽了一个关键人物,“不能让他跑了,这家伙已经知道我们的身份了,一旦让他回去告知散国君臣免不了口舌之争。”

    虽然此时的陇川秦人不怕散国,但也不能把人家不当回事,更不能有事没事跟散国起争执吧!

    “大夫快看,这家伙没跑远,就在前面。”

    嬴康抬头一看,果不其然散国什长正拼命赶车向南边跑去。

    “追---,决不能让他跑了。”嬴康说罢,当即上马向南边追去。

    “诺---”嬴照上马,跟随着嬴康一起向南追去。

    此时的散国什长正拼了命的赶着马车向南奔去,要知道一个人在逃命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毅力是惊人的,当然了速度也是惊人的。

    要知道在西周时期的战车是这样的,一般情况下战车上坐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三个人,一个车夫称为“御者”、车左持弓、车右持戈。

    所以说,当时什长带人追上来的时候,战车不是他驾驶的,而是由手下的御者驾车过来的,现在御者已经被嬴康杀死,为了逃命,什长只好自己的驾车逃跑了。

    不过这家伙在逃命的时候,还是表现出了非凡的逃跑水平,这个时候不但能够驾车,而且驾车逃跑的水平还真心不错。

    “大夫,这家伙还真能跑啊!”眼看着已经追出去好几里地了,还是没有追上什长,嬴照对嬴康说道。

    “就算是追到关卡,也要把它杀掉。现在秦人跟散国的关系已经僵持,我可不想在给我等秦人添麻烦。”嬴康说道。

    “嗯---”嬴照答道,随后狠狠的抽了几鞭子战马,“驾驾---”随后二人的战马犹如闪电般向南奔去。

    虽然此时嬴康、嬴照的战马撒开腿向南奔去,但是此时的敌人也是没命的在奔逃着。再说了嬴康杀死敌人的地方距离散国的关卡仅仅不到十里之地,没跑多久很快就要到人家的关卡了。

    “决不能在人家的关卡杀人。”

    此前的关卡犹如后世的边界,在别人的边界线上杀人,总归不是一件好事。

    “驾驾---”嬴康挥动马鞭,狠狠的抽打着战马。战马再次焕发生机,舍了命的向前追赶着。

    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二人的距离在不断缩小着,一百步、八十步、五十步、三十步......

    现在,二人已经很近了。嬴康瞅准机会,拿起手中的长戈对准前面的什长,“嗖---”的一下,将手中的长戈甩向对方。

    “噗嗤---”一声,长戈刺进了什长的后心。

    “嗷---”就在散国什长距离关卡不到一里的地方,被嬴康刺进了后心。

    “你们不是商人,也不是探马,你们是秦人的将领......”掉下战车的散国什长,直直的望着嬴康,结结巴巴的说道。

    “实话告诉你,我们不但是秦人的将领,而且还是秦人的首领。我叫嬴康乃是秦人大夫;他叫嬴照,乃是秦人司农令。”

    “哦---,能死在你们手里,我值了。”散国什长听到自己遇到的对手乃是秦人首领的时候,睁大了眼睛,随后头一歪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