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58章多已成灾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358章多已成灾

第358章多已成灾

 好书推荐:
    公孙翰走了,留下了散国君臣二人。

    “没想到虢国竟然会对秦人动手,你说这是不是以为着对我们散国越来越好呢?”待公孙翰走后,散公姬钊问周卓道。

    周卓谨慎的摇摇头,“这个不好说,如果真把秦人赶走了,谁来替完阻挡北方的戎狄呢?再说了正是因为有秦人在陇川,丰戎这才不得不从陇山离开,假如秦人撤回犬丘,丰戎会不会再次回到陇山呢?”

    这个?

    散公姬钊听罢,当下有些懵了。

    这个问题他不是没有想到,当初他刚刚继位的时候一心想着把秦人从陇川赶走,收回原本属于散国的土地。

    但是经过这么几年的时间,散国竟然有些离不开陇川的秦人了,毕竟秦人替他们散国做了许多他们做不了的事情,最主要的就是帮助他们守住了北方的边境,而且还替他们养活了不少的百姓,特别是那些人在千邑家在散国的百姓。

    “君上,当下臣有些话有些不好说啊!”周卓迟疑的说道。

    “你说,此前你不是对秦人也是恨之入骨吗?怎么在事情跟前你又迟疑了呢?”散公姬钊很不客气的回道。

    “此前,臣对秦人确实很不敢兴趣,但是经过这几年的观察,臣倒是觉着我们跟秦人之间有些割舍不开了。”周卓说道。

    听完周卓的话,散公姬钊气呼呼的回道:“怎么这天下的话都让你一个人说完了,过去你不是一直跟寡人说秦人来到关中对我们散国是极大的不利吗,要寡人全力对付秦人吗?怎么今天虢国要联手寡人全力对付秦人的时候,你又反悔了呢?那你说我们到底要怎么样,是对付秦人还是不杜甫秦人呢?不过寡人跟你说实话,寡人很反感秦人,一点都不喜欢他们。”

    此时的散公姬钊已经很是不耐烦了。

    虽然有些离不开秦人,但绝不代表散国君臣就喜欢秦人,毕竟秦人来到关中很大程度上抢了散国的风头,而且还让散国从本质上失去了对陇川之地的管辖。

    有了这层原因,要想让散国喜欢上秦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好,既然君上对秦人没有好印象,那我们就直接跟着虢国对抗秦人好了,要是能够真的把秦人从陇川赶走的话,我们散国至少能够拿回原本就属于我们的地方。”周卓虽然很矛盾,但是既然国君已经定了的事情,他也不好在说些什么。

    毕竟自从自己当上宰相以来,一直是把秦人当做散国最大敌人对待的,总不能出尔反尔吧!

    千邑。

    此时已经是夏天了,炙烈的阳光照耀在大地上,经过了春天的大地震,整个关中地区都处在一种死寂之中,不管是人还是庄稼都蔫蔫的,给人一种要死不活的样子。

    此时秦人的千邑城池已经基本修筑完成了,此时的城池要比此前的城池大了一圈,容纳的人口也明显上升。

    城池是建好了,但是新的问题也跟着来了。

    虽然经过几年的努力,秦人千邑城存储了不少的粮食,也足够秦人维持一段时间,但是随着周边国家的百姓和庶民源源不断向千邑涌来,城里存储的粮食明显是不够供应了。

    这该怎么办呢?

    天也热,人更加难受,时间不大司农嬴照头上的汗水不由得下来了。

    “司农令,照这样下去,现有的粮食都不够我们自己人生活了。”面对日渐空虚的粮仓,属下对嬴照禀报道。

    “我知道,我知道。”望着已经不多的粮食,嬴照心中跟明镜一样清楚。

    “大夫要这样,我又能何为?”面对嬴康要求不能让一个受灾的百姓饿死在陇川的要求,管理农田粮食事务的嬴照又能怎样呢?

    “司农何不将此事说与司马,让他封锁住箭括岭前来陇川的道路,阻止灾民前来陇川不就完了吗?”属下向嬴照建议道。

    听完属下的话,嬴照沉默了。

    自己做主让赵伯圉阻挡灾民进入陇川,这事情说大可大,说小也不小的。

    但是自己作为主管粮食农业和人口的官员,总不能因为源源不断的百姓前来,断了自己人的口粮吧。

    迟疑了一会,嬴照心一横离开粮库向赵伯圉所在的司马府邸走去。

    此时赵伯圉也正为灾民增加的事情发愁,毕竟人越来越多,事情也越来越不好处理,而且这些源源不断涌过来的灾民已经影响到了秦人自身的安全,特别是一些胆大妄为的灾民竟然进入秦人百姓家里抢夺东西,这令赵伯圉也很是头痛。

    “哼,早知道这些灾民是如此不守规矩,就该把他们全部赶出陇川。”赵伯圉气呼呼的说道。

    这时,司农嬴照走了进来,“一个人在这里嘀咕什么呢?”

    “能嘀咕什么,还是不是为了灾民的事情,当下这些灾民越来越不像样子,今天一天就发生了多起灾民闯进百姓家里偷窃的事情,而且更有甚的是一个灾民还打伤了家里的主人。这倒是算什么事吗?早知道这帮东西不成器,还不如早早不要收留他们的好。”既然都是自己人,赵伯圉也没有什么好避讳的,直接给在司农嬴照说道。

    “哎---,不是你说现在这帮灾民已经成了咱们陇川的一大隐患了,你知道不,现在咱们的存粮已经不多了,仅仅能够维持我们千邑百姓自己的生活,要是这灾民不断增加,恐怕今后的日子就难过了。”嬴照也跟着倒苦水。

    “既然连我们自己人的粮食都不够了,还收留灾民做什么,不如早早把这些惹事的家伙全部赶出陇川算了。”赵伯圉一听自己的粮食都不够了,于是很生气的说道。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真的要跟你说道说道这事情了。”见赵伯圉如此急不可耐,嬴照跟着说道,“我今天前来找你,就是为了想办法对付这些灾民了。”

    对付灾民?

    赵伯圉一听,不仅有些意外,“你说是要对付灾民,你说我们应该如何对付灾民?”

    “我的意思是你现在就派兵守住箭括岭关中的灾民继续进入陇川。至于已经来到我们陇川的灾民,我们加强管理就是,你以为如何?”

    听完司农嬴照的话,司马伯圉稍稍思考了一下道:“阻止灾民继续进入陇川这事是不是要跟大夫商议一下,如果我们擅自行动,一旦大夫怪罪下来该当如何?”

    “这个我也想过,但是如果此事禀报了大夫,大夫肯定不会同意,我们还能阻止灾民继续进入陇川吗?”对于阻止灾民进入陇川这事情,嬴照其实也想了好长的时间;当然也知道一旦告知嬴康,肯定是没有办法阻止灾民进入陇川了。

    毕竟允许灾民进入陇川并对他们进行救济这事情是嬴康自己提出来的,现在让他再次下令阻止灾民进入很显然不符合他当初的承诺。

    所以嬴照思考之后决定还是不要告诉嬴康,自己和赵伯圉直接把这事办了。

    赵伯圉听罢,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我看咱们直接把这事办了,反正现在的陇川灾民已经多得放不下了,再来我们也没法养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