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56章公孙翰赴散国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356章公孙翰赴散国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56章公孙翰赴散国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散国都城散城。

    参加完虢国国君虢公季的葬礼之后,散国国君散公姬钊回到了都城。

    面对虢国的君位之变,作为近邻的散国当然要有所反应了。利用参加虢公季葬礼的机会,散公姬钊本来是准备跟虢国新国君虢石父攀谈的,但是人家虢石父毕竟是王室的卿士,根本就懒得理他,致使散公姬钊只好作罢。

    不得不垂头丧气的回到自己的国家。

    回到散国之后,宰相周卓就急乎乎的过来了,“君上,此次前往虢城跟虢公谈的如何?”

    散公姬钊淡淡的回答道:“能有怎么样,人家来年见都不想见寡人。”

    嗯?

    怎么会是这样?

    宰相周卓听罢有些讪讪的,“其实君上也没有必要伤感,毕竟人家是王室的卿士,当今天下位极人臣、炙手可热的人物,咋能跟咱们散国这么一个地位低下的国家呢?”

    其实,在散公姬钊前往虢国之前,宰相周卓早就跟他商量过了,要趁着这次前往虢国吊唁的机会,处好跟虢国新任国君的关系,进而能够联起手来共同对付北边的秦人。

    但谁知道国君这次前往虢国竟然连人家虢国新任国君的面都没有见到,更别说是跟人家联手抗秦了。

    哎---

    别看都是周王室属下的诸侯国,其实差距还是蛮大的。

    此后的几天时间,散国君臣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该干什么,继续干什么去了。

    至于对付北边的秦人这事情吗?

    还是缓一缓再说吧!

    谁知道就散国君臣以为这事情快要过去的时候,只见王宫内侍走了进来,“启禀君上,虢国宰相求见。”

    虢国宰相求见?

    散公姬钊一听有些迷惑,不解的望着宰相周卓,“虢国宰相求见,虢国宰相是哪位呢?寡人在虢国的时候并没有见到虢国有宰相啊!”

    面对这位自称是虢国宰相的人前来散国,散国君臣都不由得感到意外。

    “君上,既然当时没有见到虢国的宰相,这就说明当时虢石父还没有想好宰相的人选。但是今天能够有人自称是虢国的宰相,肯定虢石父在离开虢国之前新封的宰相。这个人在虢国很重要啊!君上应该见一见,而且还要高规格接待。”宰相周卓说道。

    听完周卓的话,散公姬钊点点头道:“你说的很对,寡人确实应该好好见见这位虢国的宰相,说不定还能够收到意外的效果。”

    随后散公姬钊对内侍道:“请虢国宰相大殿相见。”

    说罢,散公姬钊对宰相周卓道:“爱卿随寡人一同见见这位虢国的新任宰相。”

    二人整理了一下衣裳向散国大殿走去。

    刚做好没多大时间,内侍就在殿外高声道:“虢国宰相觐见----”

    随后虢国新任的宰相公孙翰大步走近散国大殿,见到散公姬钊后拱手道:“虢国宰相公孙翰拜见君上。”

    公孙翰?

    在当时社会上,一个人能够自称为“公孙”,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绝对一个国家的公室子弟,不然的话,打死也不敢称自己为“公孙”或者说“公子”“太子”等专用名称的。

    听完公孙翰的介绍,散公姬钊不由得望了一下身边的宰相周卓,随后都不由得淡淡一笑。

    “哦---,原来是虢国的公孙啊!快快请起。”公孙翰起身后,散公姬钊道:“公孙作为虢国的宰相能够来到我们散国,寡人深感欣慰,不知贵使今日前来散国有何要事,还请直言。”

    公孙翰起身后,对散公姬钊道“为了两国交好而来。”

    为了两国交好而来?

    听完公孙翰的话,散公姬钊更意外了,“虢国跟散国之间,一直甚是友好,公孙为何还要说交好呢?听你这话,好像此前我们两国不友好一样。寡人呢不解,还请明示。”

    要知道人家公孙翰也是一个国家的公室子弟,地位不比普通的臣子,所以散公姬钊面对这么一个身份地位特殊的宰相,当然要客气的多了。

    听完散公姬钊的话,公孙翰淡淡一笑道:“外臣当然知道此前我们两国一直是交好的,但是我更知道,此前两国的交好仅仅是名义上,也可以说是面上的交好,在本质上两国还是两国,并没有达到心灵相通的程度。”

    一个国家要跟另一个国家打到心灵上的相通,那可是难上加难的事情,几乎没有可能。

    要是有可能的话,那也是以其中一个国家为主,另一个国家不得不跟从,否则两个国家之间是难以达到心灵相通的。

    从公孙翰的话里,散公姬钊听到的并不是高兴,而是一种隐隐的不安,“寡人听不懂公孙话里的意思,更不知道你怎会说出两个国家达到心灵相通的程度。寡人以为两个国家之间要想达到心灵相通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一个国家吞并另一个国家,唯有如此才能够达到真正的心灵相通的程度。”

    公孙翰知道散公姬钊是把自己意思理解错了,于是说道:“散公错怪外臣了,外臣今日前来是想跟散国修好的同时,更进一步跟散国达成协议的。”

    达成协议?

    这话散公姬钊和宰相周卓能够理解,于是周卓道:“公孙有话何不明言,为何要如此遮遮掩掩。你说我们两国要在哪个方面达成协议?如果能成,我们今日就可以决定;如果不成,今后再商议不迟。”

    “好---,相国真是一个爽快人,那我也就不用再遮遮掩掩了,我今日前来就是想问一问你们跟千邑的秦人之间关系如何?”既然周卓已经把话说明白了,公孙翰也就没有必要再顾左右而言他了,直接问道。

    散国跟秦人之间关系如何?

    这话咋说呢?

    在散盘子为国君的时候,关系还算过得去,但是在散公姬钊时候关系就很一般了,甚至有些僵了。

    但是在没弄清楚公孙翰的真实来意之前,散国君臣还是拿出了应有的谨慎,“散国跟秦人的关系很是一般,不知公孙问此话有何意思。”

    听完散国君臣的话,公孙翰知道如果自己不说出本意的话,看来散国君臣是不会真心对待自己了,于是公孙翰直言道:“看来君上和宰相还是不信任外臣。既然这样我就明给二位说,我们虢国打算对付北边的秦人,想请散国加入,一起对付秦人,不知散国有没有这个意愿?”

    听完公孙翰的话,散国君臣不由得再次对望了一下对方,表情更加惊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