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53章公孙翰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353章公孙翰

第353章公孙翰

 好书推荐:
    虢公季走了,不久前程伯休父也走了。

    周王室的卿士、虢国的太子虢石父也顺利的当上了虢国的国君。

    不管是放眼天下,还是放眼自己的封国,虢石父都是可以说是达到了人生的顶峰。

    当下的西周王室老一茬的大臣几乎都去世了,阻碍天子宫湦和虢石父的障碍几乎没有了。

    他们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番了。

    但是当虢石父准备放开手脚大干一番的时候,却不知道到底要从哪里下手。原本他是打算先拿虢国老宰相下手的,但却发现在他没有下手之前,老宰相已经离开了虢国,事后一打听人家竟然去了楚国。

    对于楚国这个地方,虢石父是知道的,地方很大,人也很野蛮,虽说也是周王室的属国,但是人家却并不把王室太当回事。

    于是知道进退的虢石父只好作罢,决定先把国内的事情处理清楚之后再回王室。

    虢国虢城。

    老宰相走了之后,虢国的宰相之位倒是腾出来了,新上任的虢国国君虢石父所要处理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新册封新的宰相。

    该封谁为宰相呢?

    这件事倒是难住了虢国的国君虢石父。

    这时公孙翰走了进来,见到一脸愁容的虢石父问道:“君父为何闷闷不乐?”

    按照当时规定,虢公季在位之时,虢石父以及自己的兄弟只能是太子或者是公子,而虢石父以及兄弟的孩子就只能是公孙了。

    所以在没有册封自己的孩子为太子或者是公子之前,还是要称为公孙的,公孙翰实际上就是虢石父的儿子。

    “哎---,还不是为了国家的事情操心吗?你看看今天君父身为王室的卿士,又是咱们虢国的国君,一心不能二用,操了国家的心,就不能操王室的心;而当下君父有刚刚继位为君,不把国家的事情处理好,又怎能安心在王室为王尽忠呢?”既然时面对自己的孩子,虢石父也就没什么好隐瞒了。

    公孙翰听罢对虢石父道:“君父,这有何难,你何不封一位宰相帮你处理虢国的事情呢?”

    宰相?

    虢石父听罢心想,我何尝不想封一位自己信任的人为宰相呢?可是当下的虢国就是因为当下的虢国既没有太子也没有宰相才令我发愁啊!

    不过转眼一下,我若是当着公孙翰的面把这话说出了,岂不是给了他一种暗示。

    不不不,在没有十足的把我之前,我还是不能把太子的位置给公孙翰,我要在这几个孩子中间好好考察一下,最终确定哪一个孩子为太子。

    于是虢石父对公孙翰说道:“你也知道,这些年为父因为秦人的事情跟你祖父的关系处的很僵,后来又赌气离开虢国这么多年。现在猛然回国当上了国君,其实对国内的事情几乎没有什么了解,对当下虢国的大臣知道底细的也没有几个人。当下若是贸然封一位大臣为宰相,恐怕对虢国的将来不利。正是因为这样,才令为父发愁啊!”

    听完虢石父的话,公孙翰道:“君父其实不用发愁,你可以在自己的孩子中选择一位暂时替你看守虢国,若是他的做法能够令你满意的话,可以让他继续当国,如果不满意的话,可以另换一人再次当国。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当国,不管怎么说也不用担心虢国的前途和未来。”

    听完公孙翰的建议,虢石父立即意识到,这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办法。

    看来这小子是想到我的心里去了,虢石父想到。

    不错,看来自己的这个长子很不错,说话办事很是令自己满意。

    虽然他说话办事很符合自己的思想,但是虢石父还是要测试一下公孙翰在许多事情上的主张是否跟自己一致。

    于是虢石父指着身边的案几对公孙翰道:“坐下说话。”

    公孙翰在靠近虢石父的案几前坐下,当时坐跟今天的坐法不一样,实际是是一种跪坐的方式。

    待公孙翰坐下后,虢石父问道:“公孙翰,你也知道为父跟西北的秦人之间的矛盾很深。虽然当下你的姑姑若曦公主嫁给了秦人的首领,但这并不代表为父就此就会跟秦人化解矛盾,和平相处。在这件事上,寡人想问问你的态度。有话尽管说,没有必要遮遮掩掩。”

    听完虢石父的话,公孙翰道:“君父尽管放心,孩儿绝对不会因为个人恩怨忘了国家的大义。”

    “好---,君父就喜欢你这种性格,那你就直说你对秦人的印象。”虢石父听罢,大加赞赏。

    公孙翰拱手,随后说道:“儿臣对于秦人的印象是野蛮,粗鲁,不知礼仪。依照他们的处事方式应该一直呆在遥远的犬丘,完全没有必要呆在关中这个周王室的统治中心地带。”

    听完公孙翰的话,虢石父心中暗喜,看来这虢国并不是铁板一块,也有人的想法跟自己是一致的。

    但虢石父毕竟是周王室的卿士,也只当下虢国的国君,谁知道眼前的这个公孙翰是为了巴结自己这才这么说秦人,还是真心看不起秦人呢?

    为了弄清这个问题,虢石父于是问道:“你说秦人野蛮、粗鲁、不知礼仪,何以见得?你难道不知道秦人进入关中之后,多次采取计谋打败了关中国家都很惧怕的丰戎吗?”

    公孙翰道:“君父难道也只这么认为的吗?在儿臣看来,秦人之所以能够打败丰戎实际上是综合因素的反应,不单单是秦人一家的本领。其实秦人每一次打败北方的戎狄都有关中国家的帮忙,戎狄也是惧怕遭受关中多国的进攻,最终不得不停止了对秦人的进攻,所以说秦人的胜利实质上有很大的侥幸,并非他们的能力超群。”

    听完公孙翰的话,虢石父差点高兴的蹦起来了,看来眼前的这个孩子是真心从内心深处看不起那些来自西陲的野蛮秦人。

    只要他有这种认识,寡人就可以放心的把虢国交给公孙翰了。

    不过在没有做出决定之前,虢石父还要继续对公孙翰进行考察,“公孙翰,你的想法跟为父有些相似,但是当年你爷爷可是非常看重秦人的,而且还把你姑姑嫁给了秦人的首领,你对这件事是怎么看的?”

    这可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虢石父就是要让公孙翰来回答这个棘手的问题,从而检测他对实际问题的反应能力。

    谁知公孙翰想都没想的说道:“对于爷爷当年的事情,儿臣不便评价,至于说爷爷当初愿意把姑姑嫁给秦人的首领,只能说秦人太过狡猾,爷爷和姑姑他们也是被秦人给骗了而已。”

    “好---,有你这样的回答,为父总算是放心了。”随后虢石父起身对内侍道:“宣召,封公孙翰为虢国宰相,在寡人不在虢国期间,暂理国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