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50章虢公季有话说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350章虢公季有话说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50章虢公季有话说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随后,虢国宰相跟嬴康一起进屋,此时虢公季和君夫人以及若曦公主的话已经说得差不多了。

    虢国宰相上前对虢公季道:“君上,臣已经想好了,这就离开虢国,东出函谷关,另寻出路了。”

    “哦---,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对于宰相东出函谷关寻找出路的想法,虢公季表示认可,“早早离开虢国,离开关中,距离虢石父越远越好。”

    “诺---”虢国宰相拱手,“君上多多保重,臣这就走了。”

    “走吧--”虢公季挥挥手。

    宰相转过身走出虢国大殿,告别自己奋斗了一生的地方。

    望着虢国宰相远去的背影,嬴康心中难免有些伤感,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为了虢国的兴旺发达做出过不懈努力的人,老了老了怎会落得个流落他乡的结局呢?

    宰相走后,虢公季对君夫人和若曦道:“你们先下去,我有话跟嬴康说。”

    君夫人和若曦公主起身离开房间。

    随后虢公季示意嬴康道自己跟前来。

    “虢公请讲。”虽然是翁婿关系,但是人家毕竟是国君,应有的尊重还是要有的。

    “嬴康公子,寡人自知时日不多,不过在寡人临死之前,还有几句话要跟你说说。”随后虢公季躺平了身体,慢悠悠的说道:“你们秦人在没有来关中之前,仅仅是蜗居在西垂一个很小的养马部落,地不过百里,人不过数万,根本进入不了关中国家的眼里。”

    “虢公所言极是,当初的秦人确实实力不济,而且地位也很低下。”嬴康说道。

    “虽然秦人地位低下,也受到关中国家的排挤,但是寡人始终不敢轻视你们秦人,对于秦人的所作所为,始终抱有一种敬仰。在我看来一个人数不多、土地不大、地位不高的部落能够在戎狄遍野的西垂存活下来,本身就是一种奇迹。身上肯定具备了别人身上所不具有的潜质。”

    “虢公过誉了,秦人能够在犬丘这么一个地方生存下去,除了战斗之外,也是没有其他办法的办法了。”

    “这只是其中一个方面,秦人之所以能够在戎狄遍野的情况下存活下来,除了能打仗之外还有其他方面更重要的地方,那就是你们秦人重义,而且能够顾全大局。就像上次亳戎进攻程国,关中有你们多的国家袖手旁观,最后却偏偏是一个没有建国的秦人带兵前去帮助程国赶走亳戎。就这一点,寡人就认为秦人将来必定能够成就大业。”对于秦人身上所具有的潜质,虢公季甚是认可。

    “王命在身,嬴康不能不从。”对于救援程国的事情,嬴康始终认为自己是遵守王命罢了。

    虢公季微微一笑道:“王命,这个时候还谈王命?其实王室自从先王驾崩之后,已经逐步走向没落了。今天的王命已经不同于往日了。”

    一个姬姓的国君在临死之前,竟然能够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这着实让嬴康吃了一惊,于是说道:“虢公切不可这么说,天下还是王室的。”

    虢公季摇摇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也该说些实话了。当下的王室不必从前了,内部分崩离析、外有强敌虎视眈眈,若不能拧成一股劲对付北方的戎狄,最终会遭受敌人之手的。”

    对于自己的这位岳父,这位虢国的国君,嬴康始终有一种敬仰之情在里面,更重要的还有一种敬佩。这位老者对事务的看待总有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比如当年顶着巨大的压力把自己的女儿、虢国的公主嫁给自己,这在当时可是天大的事情。但是人家虢公就这么做了,此后虽然遭到了一些非议,但是时间长了,这种非议也少多了,现在竟然向着好的方面发展了,许多诸侯还认为虢公当初把公主嫁给嬴康算是作对了。

    所以从现在来看当初虢公的决定不能不说是一种先见之明。

    今天,虢公能够当着嬴康的面说这样的话,由此可见这位虢国的国君对当今天子的失望和对王室命运的担忧。

    “虢公心系天下,真让人敬佩。”既然岳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嬴康还能说些什么呢?

    虢公季凄然一笑道:“心系天下?我哪里有如此大的能耐,无非是快要薨了,担心罢了。我虽然是一个国家的国君,但也是常人,现在眼看着就不行,临死之前不能不为自己的国家和子女担心啊!”

    “虢公有话尽管说,嬴康能够做到的一定做到。”既然虢公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嬴康只好表态道。

    “我死之后,有两个担心,一个是担心天下会有大的变动,这大周的天下会不复存在。毕竟当今天子不是一个勤政爱民的好天子,贪玩且不顾大局,再加上岐山地震之后吗,饥民饿殍遍野,关中诸国不但不去爱惜民力却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不管百姓的死活。如此下去,百姓能不起来反抗吗?如果百姓反抗,北方的戎狄能够坐视不管吗?到那时,内部百姓反抗,外部戎狄入侵,王室危矣---”说这话的时候,虢公季是悲伤的,也是无奈的。

    嬴康心想,一个西周时期的国君,分析事情能够如此精准,不能不说他的智慧已经很是超群了。

    虢公季继续道:“既然天下岌岌可危,我就不能不担心自己的孩子了。嬴康公子,若天下危矣,你能够保护好我的若曦和外孙吗?”

    这句话或许是虢公季最想问嬴康的话。

    嬴康毕竟是现代人,知道此后西周王室在“烽火戏诸侯”之后的事情,但是对于这场灾难中到底是谁死谁活,可就不知道了。

    毕竟历史不会写的那样详细,还没有到把所有人都写进去的程度。

    但面对即将到来的危险,嬴康自己还是有把握的,于是拱手道虢公道:“虢公尽管放心,若危险来临,嬴康定当保护好夫人孩子的性命,不让她们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也不枉我当初把若曦嫁给你一场。”随后,虢公季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只要若曦和孩子没事我就放心的去了。”

    从他这话里活许已经觉察到自己的儿子虢石父虽然位极人臣,但不一定会有好下场吧!

    人都到了这个份上,嬴康也没有必要去劝说虢公保重身体的客套话来。

    静躺了一小会,虢公季悠悠的说道:“虢石父该回来了,他已经有些年头没有回虢国了。”

    说这话的时候,虢公似乎并没有把虢石父当做王室的卿士看待,而是当做一个好久没有谋面的亲戚或者是好长时间没有回家的孩子一般看待的。

    是的,虢石父该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