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49章楚国的不满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349章楚国的不满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49章楚国的不满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而且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虢国宰相能够很直接把这个问题说给嬴康,足见对嬴康的信任,也足见他相信嬴康又能力帮助他解决这个问题。

    嬴康想了想道:“相国所言极是,这也确实是一个问题。不过您把虢石父的能力估计的太高了。”

    “我对虢石父的能力估计的太高了?难道他不是王室的卿士吗?如果他对我有意见,试问当今天下那个国家会收留我呢?”虢国宰相听罢不禁问道。

    “虢石父是王室的卿士不假,但是他这个卿士还没有达到能够号令天下的程度。”嬴康说道:“虢石父不比当年的仲山甫,仲山甫人格高尚,在列国中的威望很高,列国都非常尊重仲山甫本人,所以才能够号令天下。反观虢石父则不是这样,他是凭着自己跟当今天子的私交才走上卿士的位置的。在列国中并没有太多的根基,所以他还没有达到号令天下的程度。”

    虢国宰相一想,确实是这样啊!

    既然虢石父没有那样的能力,我凭什么要害怕他的报复呢?

    不过转眼一想,“不对啊,就算是虢石父在列国中没有多少威望,但是他毕竟是当今王室的卿士,他可以假借天子的名义给列国发出诏令啊!”

    听完宰相的话,嬴康心想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就以当今天子宫湦那种贪玩的样子,极有可能会帮助虢石父干坏事的。

    不过这也只是一种猜测罢了。于是嬴康对虢国宰相道:“天子毕竟是天子,他怎么可能帮助虢石父去迫害相国呢?”

    听完嬴康的话,虢国宰相更加不安了,“你不是也说了吗?当今天子年幼贪玩,如果他受到了虢石父的蛊惑,加害于我,该怎么办呢?”

    “这个?”嬴康想了想道:“若真是那样,相国确实需要好好想了想将来的去处了?不过我有一个疑问,相国为何执意认为虢石父就一定会加害你呢?你到底做过什么样对不住虢石父的事情。再说了,虢石父已经是王室的卿士,天下的事情那样多,他哪里有心思去专门迫害与你呢?”

    毕竟此时的虢石父已经是王室的卿士了,天下的事情那样多,虢石父哪里有心思能够想起曾经跟自己有些过节的老宰相呢?

    “我是没有什么过度的加害过人家虢石父,但你也知道,当年虢石父还是虢国太子的时候,经常跟君上意见向左,而我又是君上的坚定支持者,所以这就造成虢石父跟我之间有些过意不去的地方。再加上虢石父此人心胸狭窄,君上活着的时候,他还有所顾忌。这一但君上薨了,他很自然就会成为虢国的新任国君,到那时能不对当年的事情进行清算吗?”

    听完虢国宰相的话,嬴康也不再思考虢石父会不会加害老宰相了。

    以虢石父的为人,加害他那是绝对的;不加害才是意外。

    想到这里,嬴康对虢国宰相道:“既然相国想的如此周到,那我给一条路,可供选择。”

    虢国宰相一听说道:“大夫请讲。”

    “相国可以前往楚国,落脚在丹阳等地,不知相国以为如何?”嬴康说道。

    楚国?

    嬴康竟然让自己去楚国?

    虢国宰相听罢很是吃惊的望着嬴康:“恕我愚钝,不知大夫为何要让我去楚国?难道楚国不是周王室的属国吗?”

    听了虢国宰相这话,嬴康心中不免有些想笑了,心想这个过去的人思维真的有局限性啊,咋就想不明白这么简单的事情呢?

    于是嬴康对虢国宰相道:“我为何要让你去楚国,那是因为楚国一直以来对周王室心存不满啊!”

    楚国对周王室心存不满?

    这话,虢国宰相还是第一次听到,“楚国对王室心存不满?我怎么就不知道呢?”

    这个?

    面对虢国宰相的发问,嬴康当下有些懵了,原来这个时候的楚国虽然对周王室不满,但是还没有称王,依然是周王室治下的属国,而且还是一个地位很低的子爵属国。

    于是嬴康对虢国宰相道:“虽然表面上楚国还是王室的属国,但是相国试想一下,当年楚人先祖鬻熊为为文王的火师,曾经帮助周室灭了商纣。自恃功劳甚高,但是周王室却仅仅封赏楚国一个子爵,楚国能愿意吗?”

    “嗯---,你说的有些道理,当年讨伐商纣的时候,楚国确实立了不小的功劳,按照功劳,王室给人家一个子爵,确实是低了些。但是这些年楚国咋就没有表现出来呢?”虢国宰相说道。

    “几百年来,楚国为了自己的爵位问题不是没有跟王室说过,不过此前王室实力强大,军力强盛,楚国就算是有些意见,也不敢明着表现出来,只好隐忍。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先王驾崩之后,王室的实力不断下降,再加上虢石父当上卿士之后,胡作非为,不理王事,使得王室的地位更加低下,所以呢,这个时候的楚国原本就心怀不满,所以就不会把王室的事情当的那么认真了。甚至于还有一种暗中抵抗的味道在里面。”嬴康对虢国宰相说道。

    嬴康知道此后的楚国因为爵位太低,直接甩开王室称王了,但那时后来的时候,但这个时候已经是西周末年了,已经快到了楚国称王的时候了。

    既然楚国都敢称王,还能够把王室顶的那么端正吗?

    只要不给王室惹事就已经很不错了,至于让人家把你王室的事情当神一样敬着,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了。

    虢国宰相听罢,凝视着嬴康,“楚国的这些事情,你怎么会知道?”

    要知道西周末年的交通还不发达,信息流通绝对没有办法跟今天相提并论,远在千里之外的楚国即便是发生天大的事情,等到传到镐京周王室这里也是好多天之后的事情了。

    更何况此时的楚国朝廷对于周王室仅仅是内心的不满呢?

    除了楚国自己,一般人是不会知道的。

    嬴康笑道:“我也是分析罢了,相国若想活命就听我一言,不会有错的。”

    对于嬴康的分析,虢国宰相半信半疑,但是事已至此,就算是不听嬴康的建议,他也没有可去的地方了,于是心一横说道:“既然大夫认为楚国可去,那我就去楚国。若去了楚国,虢石父还不放过我的话,我也就认了。”

    嬴康笑道:“相国只管去楚国,虢石父是不敢跟楚国要人的。”

    “好---,就听你一言。”虢国宰相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