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38章 程伯休父(二)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338章 程伯休父(二)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38章 程伯休父(二)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王室将来要依靠秦人?君父的话海尔有些不明白,还请明示。”对于程伯休父这句话,仲庚是持有怀疑态度的。心想,就算是他秦人有多厉害,也不至于能够达到支撑整个周王室的程度。

    程伯休父凝视着自己的儿子,“孩子,你说心里话,你是不是曾经也对秦人有过敌意?”

    仲庚点点头,“有过。”

    程伯休父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你说的不错,其实为父当初对秦人也是持有敌意的。不过从今天这事情来看,为父是错了,你也错了。你看看当下的周王室,再看看如此多的关中国家,关键时候能指望上哪一个呢?还不是靠人家一个连国家都没有建立的秦人来帮助我们。”

    “可是,君父,秦人也是奉了王室的诏令这才来帮助我们程国的,说起来我们应该感谢的是王室才是。”仲庚辩解道。

    程伯休父淡淡一笑道:“话虽是这么说,但孩子你要明白,就算是秦人是接受了王室的诏令才来帮助我们的,但是帮到什么程度,完全由秦人自己决定,如果人家迟迟不发兵,坐视我们程国被灭,王室还能把人家怎么样呢?”

    这个?

    听完父亲的话,仲庚心中咯噔了一声。

    如果真如父亲所说,就算是秦人带兵来到程国,也无非是做做样子罢了。就算是程国被亳戎灭了,王室也不能把秦人怎样。

    “君父,照你这么说秦人是真心帮助我们程国了?为什么啊!此前我们可是对人家秦人持有敌意的。”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仲庚心中对秦人的印象也变了。

    程伯休父试着坐起身子,喃喃地说道:“这就是人家秦人的大气所在,人家并没有因为我们程国曾经对他们的敌意而记下私仇。而是站在维护天下正义的一面,真心驱逐戎狄,还关中百姓一个太平盛世的目的出兵赶走亳戎的。”

    “秦人做事竟然如此大气?可是君父秦人兵马不多,地方不大,就算是有心帮助他人也没有这个能力啊!君父为何说将来的王室要靠秦人呢?”

    “秦人确实兵马不错,地方不大,但是人家做事大气,顾全大局,而且秦军虽少但是作战勇敢,懂得技巧,将来肯定回成大器的。”程伯休父对太子仲庚说道。

    既然王室要靠秦人维护,那将来我们程国也要靠秦人不成?

    “君父,当下的王室执掌在虢石父手中,就算是秦人再勇敢,再大气,始终没有办法接近王权的中心,最终还是回成为虢石父等人的棋子的。”

    程伯休父摇摇头,“不会的,虢石父等人心胸狭窄、谄媚欺上,成不了大气的。你看着时间不会太长,王室定会发生重大变故的。北方的戎狄虽然这一次受到了磕碰,但他们吞并中原的心始终没死。将来如果关中国家不能够拧成一股劲对付戎狄,最终会被人家一一歼灭的。那个时候,秦人这种大气的处事方式一定会赢得诸侯国的认可,兴许能够抗住戎狄对关中的袭击。”

    听完父亲的话,仲庚微微的点点头,“君父说的有些道理,当下的关中诸国离心离德,到了戎狄大举进攻的时候我们真的很难对抗,而秦人这种不计前嫌的做法兴许是最好的办法。”

    “这也正是为父要告诉你跟秦人处好关系的重要一点,望你牢记。”程伯休父说道。

    这时,内侍疾步走进来对程伯休父道:“君上,公子仲辛带着秦人首领来了。”

    “哦,嬴康大夫来了,快抚为父起来,一起见见这位秦人的首领。”听到嬴康进来的消息,程伯休父挣扎着起身说道。

    “君父身体不适就不要起来了,我和仲辛陪着他就行。”见父亲已经病成这样子,仲庚赶紧说道。

    “不行,今日与秦人首领见面也许是人生最后一次了,为父岂能错过?扶我去宴会大厅,我要亲自跟秦人首领见上一面。”程伯休父坚定的说道。

    既然父亲如此坚定,仲庚只好扶着父亲来到大厅,此时嬴康和何友寿已经在这里等他了。

    当仲庚扶着程伯休父走进大厅的时候,嬴康一下子震惊了,这就是周宣王事情著名的大臣程伯休父吗?这就是那个刚正不阿,统帅大军,东征西讨的程伯休父吗?

    此时的程伯休父在公子仲辛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走进大殿,走的过程中随时都有跌倒的可能。

    时间真是杀猪刀,刀刀催人老吗?

    这才几年的时间,曾经叱咤风云的程伯休父就已经老成这个样子了吗?

    见嬴康一直望着自己那种吃惊的样子,程伯休父笑道:“嬴康大夫,老夫老矣,没什么好看的。”

    嬴康自觉失礼赶紧拱手道:“秦人嬴康拜见程伯,祝您身体康健,福寿万年。”

    “哈哈哈,哈哈哈,身体康健?你也看见了,老夫是不可能身体康健了。至于福寿万年那更是不可能的了,马上就该薨了。”

    程伯休父是诸侯,按照周王室的规定,诸侯去世应该称作“薨”。

    听到程伯休父这话,嬴康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没有想到千年前的人说话也有幽默的时候。他知道一个能够拿自己开玩笑的人,一般心胸是非常豁达的。

    “嬴康没有想到程伯心胸竟如此豁达,令康赞佩不已啊!”嬴康赶紧说道,随后指着身边的千夫长何友寿介绍道:“这是我们秦军的千夫长何友寿。”

    “秦人何友寿拜见程伯。”何友寿拱手道。

    “好好好,你们能来是对我们程国高看一眼,寡人很是高兴,快快请坐。”程伯休父高兴的道:“嬴康大夫请上座。”程伯休父指着自己身边的案几对嬴康说道。

    于是嬴康和何友寿在程伯休父左边的位置坐下来,太子仲庚、公子仲辛分别在左边的位置上坐下来。

    众人坐定后,程伯休父说道:“嬴康大夫,寡人今天请你前来,有两层意思,一个就是为了感谢你和你的军队在程国危难之时能够出手援助;这另一层意思就是为此前对秦人和你的不恭表示歉意,还望嬴康大夫和诸位不要介意。”

    一个当国君竟然能够在关键时候如此谦恭,如此放得下身段和架子,这确实又一次让嬴康感受到了《诗经·大雅·常武》对程伯休父的一段描写:

    赫赫明明,王命卿士,南仲大祖,大师皇父。

    整我六师,以修我戎,既敬既戒,惠此南国。

    王谓尹氏,程伯休父,左右陈行,戒我师旅。

    率彼淮浦,省此徐土,不留不处,三事就绪。

    赫赫业业,有严天子,王舒保作,匪绍匪游。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