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16章山民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16章山民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始终没有见到戎狄的踪影,也没有见到有居住在这里的百姓。

    此时东方已经呈现出鱼肚白色。

    天亮之后要还是找不到亳戎帮手的踪迹,他们的行踪可就很容易暴露了,毕竟这里不是陇山,有可以躲藏的山洼或者是草木。

    借着朦胧的暮色,嬴康带人继续向前走去,此时他们已经放慢了脚步。

    “大夫,北边好像是一座小山,要不我们过去看看。”赵伯圉指着不远处的小山对嬴康说道。

    嬴康抬眼望去,果然看见不远处有一座不大的山包。

    “走,我们过去看看,兴许会有人家。”嬴康对赵伯圉等人说道。

    嬴康知道这里已经是关中北边接近高原的地方,即便是有人家也会选择靠近山峦的地方搭建房子。之所以这样做目的有两个,一个是靠山的地方好打猎,早游牧时期,能够找到猎物乃是生存的第一需要;其二就是好躲藏,一旦有敌人过来,生活在这里的百姓就能够很快时间躲进山里。

    “好勒---”赵伯圉答应一声,调转马头一起向北边的山边疾驰过去。

    沿着小山边沿走了没多久,嬴康就看见了一座位于山边的窝棚,用树枝和茅草搭建而成。若不是眼睛好使,这座窝棚几乎跟周边的山峦没有什么两样。

    “快看,那个山洼里好像有人家。”嬴康指着不远处的一座窝棚对赵伯圉说道。

    人家?

    赵伯圉左右看了看,还是没有找到人家的踪影,不仅问道。

    “随我过来。”嬴康见状纵马带着众人向山洼里的人家方向走去。

    走了没多远,果然找到了位于两座山梁相互交夹的一处山沟里的窝棚。暮色中,这座窝棚呈现出一种黑峻峻的样子,若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几个人跳下马向窝棚走去,快到跟前的时候,赵伯圉拔出剑,准备破门而入。

    “莫要惊了人家,这里应该是我们关中诸侯国的百姓。”嬴康制止了赵伯圉即将发生的鲁莽行为。

    这里是关中诸侯国的百姓?

    赵伯圉不仅放慢了脚步,“大夫以为这里是我们自己人?”

    “对,应该是我们关中国家的百姓。”

    “为何?”赵伯圉不解的问道。

    “你好好想想,这里如果是戎狄百姓的话,肯定会有他们放牧的牛羊,可是你看这里连一只牛羊都没有,而且窝棚的周边挂着打回来的野鸡和斑鸠,不是关中的百姓,还能是什么呢?”

    经过嬴康这么一说,赵伯圉这才清楚的看到,这里真的没有牛羊和马匹,窝棚的周边确实挂着打猎回来的野味。

    这里确实是关中百姓居住的地方。

    于是赵伯圉收起剑,对手下道:“你过去喊人出来。”

    “诺---”手下答道,随后对着窝棚喊道:“里面有人吗?里面有人吗?赶紧出来。”

    喊了两声之后,从窝棚里钻出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身后还有两个女人,看样子是他的老婆和孩子。

    小女孩十来岁左右,一脸怯生生的样子,躲在母亲身后,惊恐的望着嬴康等人。

    “请问各位是干什么的?”男人壮着胆子问道。

    “我们是”赵伯圉正准备说自己是秦人的将领,立即被嬴康难住了。

    随后嬴康对男人说道:“我们是周王室官差,正好路过这里,迷了路。向你打听一下前往犬戎的路该怎么走?”

    哦?

    这几个人呢是前往犬戎的王室官差。

    男人听罢凝神望了望嬴康等人,只见这几个人穿着官差的衣裳,再加上他们说的也是关中的言语,这才有些相信了。

    “你们既然是周王室的官差,那我就实话跟你说,你们现在最好不要前往犬戎那边了。”

    “这是为何?”嬴康不仅问道。

    “因为北边的道路不通了。”男人很直接的说道。

    “道路不通,这是为何?”嬴康故意问道,其实他很清楚亳戎带兵打进关中的事情。

    “因为戎狄的大军已经打过来了,所以没有办法前往北边了。”男人倒是直爽的给嬴康和赵伯圉等人说着这边的情况,“前些天,也不知道哪个部落的戎狄,哇哇怪叫着一路向南边杀了过去。”

    说着,男人指着前面的小路对嬴康道:“官爷你看,就是前面那条小道,戎狄的骑兵就是从那条路上杀过去的。要不是我发现的及时,说不定就被戎狄的大军给杀了。这些天我真的是连睡觉都睁着眼睛的,生怕戎狄的大军杀过来,把我们一家给连窝端了。”

    嬴康抬眼望了望前面的小道,距离这座窝棚也就是几百步的距离。

    戎狄的队伍已经从这里经过了,这立即引起了嬴康的注意,“你说有戎狄的队伍从这里路过,能确定吗?”

    “能,咋能不确定呢?我们一家已经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好几代人,戎狄长什么样子,还能不清楚吗?”男人很自信的说道。

    “哦---,我们明白了,请问这位大哥你们是哪国人呢?”在没有弄清楚到底是那一支戎狄部落从这里经过之前,嬴康转过话题跟眼前的这个男人聊起了天来。

    “哦---,官爷是问我是哪国人吗?我叫壮夫,过去我们是毕国人,原来王室强大的时候,毕国的官差还经常来这里征税,但是这些年戎狄不断南迁,毕国不断向南退去,当然也就无力管理我们这儿。现在呢,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国人了。”

    毕国?

    这么说这里是毕国了?

    嬴康的头脑里立即闪过一个念头,既然这里过去是毕国的领地,那么过了毕国就应该是程国了。

    既然亳戎的大军这个时候正在进攻程国,那么眼前的这个男人所说的戎狄大军肯定不是亳戎的队伍,应该是亳戎帮手的队伍了。

    “请问大哥,你说前几天有戎狄的队伍从这里经过,那依你之见应该有多少兵马?”

    “有多少兵马?”男人想了想道:“我当时就藏在这个山洼里,仔仔细细的看着戎狄的大军从眼前经过,至少有两千以上的兵马吧,一路叫喊着向南边杀过去了。”

    两千兵马?

    嬴康在心里盘算了一下,亳戎毕竟是陇山周边除了丰戎之外的第二大戎狄部落,兵力至少在五千以上,既然是发兵进攻关中,肯定会发举国之兵,应该不止两千兵马。

    经过向壮夫的了解,他更加坚信了自己的判断,从这里经过的戎狄队伍一定是亳戎帮手的队伍。于是嬴康笑着对壮夫道:“谢谢了,既然是这样,我们就只好回去了。”

    说罢,嬴康等人拱手向眼前的这个男人告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