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05章 辰邑归属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305章 辰邑归属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05章 辰邑归属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你说的不错,从这次选择卿士这件事来看,这位新天子真的是很固执的,虽然有那么多的大臣反对,但他依然还是要坚持用虢石父为卿士。”虢公对嬴康说道。

    “这么说岳父也跟着反对虢石父为卿士了?”嬴康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寡人当然要反对了,卿士是什么,卿士乃是王室所有大臣的翘楚,百官之首,能随便选一个人担当吗?虢石父既没有从政的经验,有没有当卿士的胸怀,怎么能够出任王室的卿士呢?寡人本着为天下苍生着想的信念,也要反对虢石父为王室的卿士。”虢公很是正义的说道。

    嬴康听罢,不由得为虢公的正义所折服,但是折服归折服,不过虢公也会因为此事跟太子虢石父的关系更僵了。

    “虢公深明大义,为王室和万千百姓着想的博大胸怀,嬴康甚是折服,不过虢公也会因为此事再次跟石父太子把关系搞得更僵的。”嬴康说道。

    “寡人不能够因为一个虢石父就置王室的命运和万千百姓于不顾。就算是跟他搞僵了关系,也要为王室选择一位合适的卿士。”虢公坚决的说道。

    “既然这样,请问虢公的反对起到作用没有,有没有为王室选择出了一位好的卿士呢?”嬴康很不客气的问道。

    这话说的虢公当下脸上就露出了难堪的神色,“就算是没有作用,寡人也要把自己的心声说出来。”

    嬴康知道再说下去,对于岳父来说会更加的难看,于是百年扭转话题道:“虢公以一心为民的胸怀让嬴康甚是感念,不过事情都要从两个方面来看,再说了人也会变得,说不定当上卿士的虢石父兴许会变的勤政爱民,一心为王室尽忠职守呢。”

    “我呸,寡人自己的孩子,我还能不清楚。虢石父当上卿士之后,对于天下苍生来说,就是一场灾难,而且这场灾难兴许还会影响到整个王室的命运。”虢公听罢愤愤的说道。

    听完虢公的话,嬴康没有作声,毕竟人家说自己的孩子,自己作为一个女婿参合什么呢?

    说完这话之后,虢公心中的气愤稍稍有些缓和,随后对嬴康道:“今天请你过来就是想说说这事情。现在虢石父已经是王室的卿士了,从当下的情况来看将来对你们秦人将很为不利,不知道你有何打算?”

    嬴康摇摇头,“事情来得突然,我还没有想到应对的办法,还请虢公和宰相多多指教。”

    这确实是实话,在来虢城之前,嬴康和千邑的秦人首领们做过各种各样的猜测,围堵没有想到虢石父会成为王室的卿士。

    虢石父是什么样的人,嬴康心里清楚的很。

    这个当年反对妹妹嫁给自己的“大舅哥”竟然在一夜之间成了王室的卿士,位列天下所有诸侯之上。

    这样的变化未免有些他大了,也有些太意外了。

    他来不及去想,也来不及去考虑应对的办法和策略。

    “嬴康大夫,我可要提醒你,当下的形势对秦人很是不利啊!你看看你们秦人的周边发生了多大的变化,散国的太子姬钊继位为君,虢国的太子虢石父又当上了王室的卿士,程国的程伯休父罢官之后,太子仲庚极有可能在很短的时间继位为君。要知道这些人当年可都是在王室一起学习的,他们从骨子里是瞧不起你们秦人的。如果这些纷纷继位为君的话,对秦人将来的发展很是不利的。”健康不说话,虢国宰相说道。

    嬴康听罢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听完虢国宰相的话,嬴康当下感到此时的秦人一下子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了。

    东边是虢国的地盘,虽然虢公季继续执政,但是人家的太子却成了王室的卿士,对秦人将很是不利。

    南边的散国已经是自己的反对者执政了,一直就对秦人抱有敌意。再往东就是程国的地盘了,仲庚继位之后,也不会对秦人有好意的。

    而北面即将面对南下的戎狄。

    此时的秦人真的是四面树敌了。

    虽然事情还没有完全到来,但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对秦人不利的恶风已经呼呼的吹向秦人了,天下的形势已经对秦人不利了。

    嬴康不敢去想,于是拱手对虢公和宰相道:“诚如相国所言,如果石父太子为王室的卿士的话,肯定不会在天子跟前说秦人好话的,更有可能的是在今后王室的重大事情上,也会对秦人不利的。还请虢公和宰相教我,指给秦人一条摆脱困境的明道。”

    听完嬴康的话,虢公说道:“你说的不错,虢石父当上卿士之后,肯定会对秦人的生存几位不利。所以今天请你过来就是想一起商议一下应对之策。帮秦人摆脱今后的不利局面。跟你说句实话,寡人之所以帮你么秦人,实际上也不仅仅是为了你们考虑,更重要的是为了王室和关中的百姓考虑。当下的关中诸国虽然也是当初天子册封的诸侯国,其目的就是为了对抗北方下来的戎狄,可是从实际情况来看并没有起到拱卫王室的作用。反倒是你们这些从西垂过来的秦人真正起到了拱卫王室的作用。所以当下帮助你们秦人就是帮助王室,也就是帮助关中百姓。”

    听完虢公的话,嬴康不由得为这位一生都未王室尽忠的国君感到折服,“秦人也是王室的臣子,为王室尽忠乃是秦人的本分,更何况王室也封赏给了秦人土地和官职,尽忠乃是职责所在。”

    听完嬴康的话,虢公微微的点点头,“你说的不错,不仅你们秦人是王室的臣子,寡人也是王室的臣子,虢石父和尹球等人也是王室的臣子。可是这王室的臣子也有忠奸之分,有的人是真心为王室着想,比如说你嬴康和寡人;有的人就不是真心为王室着想,而是从他个人的小利益着想。有时候那些从个人小利益着想的人还会影响到真正为王室着想的人,让他们无法为王室尽忠。”

    “虢公说的很有道理,如果朝中的大臣们不是真心为王室着想的话,不仅仅影响他个人的利益还会影响到整个王室的命运,甚至是灾难性的伤害。”嬴康说道。

    听完嬴康的话,虢公和宰相都不由得点点头,随后对视了一下。

    “你说的有些道理,不过呢?从当下的形势来看对秦人很是不利,所以呢,寡人决定真正帮你们一把,想把虢国北部的城池辰邑交给你们秦人,不知你以下如何?”虢公很是好爽的说道。

    虢公要把辰邑城交给秦人?

    听完虢公的话,嬴康张大了嘴巴。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