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02章 虢公的忧虑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302章 虢公的忧虑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302章 虢公的忧虑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虢公季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次朝会竟然会选出这样一个卿士来。

    在回虢国的路上,虢公季一直在想这个事情,按说自己的儿子能够当上王室的卿士,应该是高兴的事情啊!但是身为父亲的虢公季就是高兴不起来。

    要知道虢公季自己奋斗一生都没有当上这王室的卿士,而自己的儿子虢石父在王室连一个最进本的官员都没有当过,可是人家一当官就是百官之首的王室卿士,这算是怎么回事呢?

    一路上都是闷闷不乐的,“哎---,这个逆子竟然能够当上王室的卿士,看来这周王室的天下真的要变了。”

    坐在车上,虢公季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更重要的是身为天子的姬宫湦上台之后,这王室原有的一切规矩也都跟着变了,原本像他这样的畿内诸侯每隔一段时间都前往王室帮助天子处理一些天下的政事,而且还要像天子禀报一下自己国家的事情,请求天子定夺。但自从这位新天子登基之后,原有的规矩也不用了。

    更重要的是,人家天子宫湦似乎就不喜欢听其他国家的事情。

    现在虢公季自己也觉着自己每次前往镐京根本就是多余的事情,于是自己也就懒得再去了。

    就像今天的朝会,一旦结束,他就早早的回自己的封国了。

    虢城。

    回到都城的虢公虽然很疲惫,但却没有一点想要休息的意思,“来人啦,请相国速速前来宫里。”

    “诺---”内侍答道,立即下去请宰相去了。

    不一会儿,虢国宰相就过来了,见过面之后,宰相问道:“君上,这次朝会情况如何?”

    “哎---,情况还能怎样,不就是说王室卿士的事情吗!”虢公很不情愿的说道。

    若是过去,虢公一定会很高兴的跟宰相说朝会上的事情,但是今天虢公明显有些不太情愿说这事。

    “卿士的事情,自从仲山甫去世后,这王室的卿士已经空了好长时间,不知道这次天子册封哪位大臣为王室卿士?”

    虢公季听罢,凄然一笑道:“你猜猜会是何人为卿士?”

    宰相笑道:“君上,当下王室的大臣虽然不少,但是能够当卿士也就是那么几个人,程伯休父、大宗伯还有地官司徒这么几个人而已,我想王上一定会从这三个人中间选择一人为卿士,但具体是谁我就不清楚了,还请君上明言。”

    虢公季听罢,摇摇头道:“你想的太简单,或者说你的想法跟所有的大臣一样罢了。不光是你,所有的大臣都是这么认为的,总觉着应该从这三个人中间选择一人为卿士。但是人家天子的想法跟所有人的想法都不一样。人家选出来的卿士,你连想都想不出来。”

    “哦--,君上是说这一次选出来的卿士不在这三个人中间,那会是谁呢?”

    虢公季望着宰相,一板一眼的说道:“就是我们虢国的太子,我那个不肖的儿子,虢石父---”

    啊?

    几年不见,虢石父竟然当上了王室的卿士?

    虢国宰相听罢眼睛睁的大大的,“竟有这样的事情,可是虢石父自从离开我们虢国之后,并没有听说过他在王室担任任何职务啊!这么一个连基本的官员都没有当过的人,怎么能够一下子就坐到王室卿士的位置上呢?”

    虢国宰相跟虢公季到底都是自己人,也很熟悉对方的情况了,所以在国君面前也很直接的表达出自己的想法。

    “莫要说是你,就是朝中所有的大臣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寡人也在朝会上把我自己的想法跟王上说的清清楚楚,恳请王上不要册封虢石父为卿士,但是王上就是不听,执意要册封虢石父为王室的卿士,我又能如何呢?”虢公季无奈的对宰相说道。

    “这事情看来复杂了。君上,按说我们的太子能够当上王室的卿士乃是虢国的幸事,但是从当下石父太子跟我们的关系来说,他当上卿士对于我们虢国来说未必是好事啊!”虢国宰相对虢公季说道。

    “你说的很对,寡人也是这么想的。要知道我的这个儿子心胸狭窄,容易记仇,这样的人当上王室的卿士,不但对我们虢国来说未必是好事,对整个天下来说也未必是好事啊!”随后虢公季对宰相道:“其实寡人最担心的还不是我们自己,而是远在千邑的秦人,当初虢石父就是因为秦人的事情才赌气离开虢国的,我担心一旦虢石父当上卿士肯定对对秦人不利的。”

    虢石父当上卿士会对秦人不利?

    这事情是显而易见的,毕竟像虢石父这些一直长在深宫的王公贵族从骨子里就看不清像嬴康那样的西垂秦人,如果他们没用执掌大权,也就是背地里说些坏话罢了。

    可一旦让虢石父这些人执掌了大权,那对于秦人来说可就有致命的坏处了。

    现在虢石父已经掌权,秦人的日子还能好过吗?

    “君上所说极是,不过臣所担心的远不止这些。”宰相说道。

    “哦,你还有更加深远的想法,说出来寡人听听。”虢公季对宰相说道。

    “臣在想,虢石父已经当上了王室的卿士,那程伯休父这些人会甘心失败吗?如果程伯休父不甘心自己的失败,会不会发生其他更不堪设想的事情呢?一旦发生那样的事情,对于王室来说,对于天下来说会不会是更大的灾难呢?”宰相担心的说道。

    虽然没有明说,但虢公季能够听的出来,宰相是担心程伯休父等人回发生兵变等重大事情。

    “那倒不会,程伯休父毕竟是为王室尽忠一辈子的人,不会做出蠢事的,而且程伯休父当堂就辞去了大司马的官职。王上也没有计较他的无礼,而且还册封他可以使用司马的姓氏。我想今后程伯休父应该是不再理会朝政了。”虢公季对宰相说道。

    “那样最好,可一旦程伯休父等人不再理会朝政,那么他的长子仲庚肯定会管理程国的事情。君上应该知道,当今天子,还有虢石父、仲庚,以及散国的国君姬钊,这些都曾经一起在王室学习过,可以说是同窗好友。一旦这些全部在各国掌权,秦人今后的日子可就举步维艰了。”虢国宰相担心的说道。

    此时的他跟虢公季一样,已经把远在千邑的秦人嬴康当成自己人,更何况这个秦人嬴康还四虢公的女婿呢?

    一听这话,虢公季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咦---,你说的很对,照这样下去,形势对秦人会更加不利的。”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