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99章 卿士人选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299章 卿士人选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99章 卿士人选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镐京,周王室大殿。

    卿士仲山甫去世后的第一次朝会在这里进行。

    “诸位爱卿,今日朝会的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大家讨论一下卿士的人选问题。”诸位大臣拜见之后,天子宫湦说道。

    仲山甫去世后的卿士问题一直是大家谈论的重点话题。

    起初,大家对卿士的人选还比较多,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人的目标最后就锁定在春官宗伯和大司马程伯休父两个人身上了。

    尤其是程伯休父更胜一筹,原因是程伯休父要比春官宗伯年轻几岁,还有就是程伯休父本人的能力和水平那也是值得朝野认可的。

    多年来,由他领兵对付戎狄的成绩也是朝野认可的。现在仲山甫去世,也该轮到程伯休父当一次卿士了。

    不管是朝中大臣们的认可还是程伯休父自己也认识到自己确实应该当一回王室的卿士了。

    当听到天子宫湦说道今天朝会讨论卿士的人选时,程伯休父不由得望了望周边的大臣们,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

    “诸位爱卿都说说吧,看看哪位爱卿能够胜任这一职务。”天子宫湦再次强调道。

    这时有大臣出列道:“臣保举程伯休父为卿士,这些年来,程伯休父身为大司马,对于军队的管理能够严格按照王室的要求办事,军容严整,战斗力也很强,多次打败了西北戎狄和南方蛮夷的进攻,可谓是功勋卓著,堪当重任。所以臣保举程伯休父为王室卿士。”

    程伯休父?

    看来此人在大臣中还是很有威望的人啊?

    天子宫湦听罢微微的点点头,“对,程伯休父功勋卓著,孤王甚是清楚。既然是朝会,大家在看看还有没有更合适的人选?”

    程伯休父的功劳自然是没的说,但是不是很好的卿士人选,这可就难说了,于是天子宫湦继续征询道。

    听完这话,又有大臣出列道:“春官宗伯老成持重,乃是百官的楷模,臣保举大宗伯为卿士,请王上恩准。”

    很显然春官宗伯在朝中也是很有威望的人,为官这么多年,门生也是有不好的,虽然年事已高,但为官的经验和能力也是非常值得认可的。

    于是便有人开始推荐春官宗伯了。

    “大宗伯在朝中为官几十年,对于礼仪方面的事情甚是精深,为朝廷立下了不小的功勋,孤王也甚是认可。不过这朝廷的卿士乃是百官之首,事务繁多,就是不知道大宗伯的身体能不能吃得消?大家再说说,看还有没有更合适的人选?”天子宫湦说道。

    很显然,人家天子这又是否决了对大宗伯的任命。能力虽强但年龄毕竟在那里放着呢。看样子也是干不了几年的。

    既然没有认可程伯休父,也没有肯定春官宗伯,于是便又有大臣出列道:“臣保举秋官司寇为卿士。”

    “臣保举少师为卿士。”

    “臣保举少傅为卿士。”

    “臣保举少保为王室卿士。”

    ......

    既然王上否决了两个最有可能的卿士人选,于是乎凡是大家能够想到的人选一时间都说出来了。

    有保举冬官司空的,也有保举地官司徒的,还有保举其他跟自己关系好的人。

    但是最多的还是保举程伯休父。

    毕竟此时周王室的朝堂上,能够领的住百官的人选实在就那么几个人了。

    听着诸位大臣推荐的人选,天子宫湦的脸上露出了不易觉察的微笑,“哼哼,看来虢石父对这些大臣们的心思掌握的还是很精准的吗?早就知道这些为了自己的利益是不会很集中的推荐任何一个人的。现在看来果真如此,既然你程伯休父不是唯一的人选,孤王可有话要说了。”

    想到这里,天子宫湦说道:“刚刚听了诸位爱卿的推荐,没有一个人是非常集中的人选。这也就说明诸位大臣对这个卿士的人选并没有一个成熟的人选。既然这样,那孤王就暂时先指定一个人选来担任卿士一职,等到将来人选成熟了,再行定夺不迟。”

    啊?

    暂时确定一个人选来担任卿士一职?

    天下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听完天子宫湦的话,诸位大臣的眼睛都睁大了,个个都知道当今天子是一个非常意想不到的人物,没有想到人家的做事经常会超出别人的想象,竟然要临时指定一个人选。

    这个人会是谁呢?

    “对于这临时卿士的人选,孤王决定暂时由虢石父来担当。”天子宫湦继续说道。

    虢石父?

    啊?

    这个人竟然是虢石父?

    虢石父是谁呢?

    别以为虢石父在后世很是出名,但在当时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有名气,毕竟在周宣王的时候,西周王朝中有名的大臣实在是太多了,召穆公、尹吉甫、仲山甫、程伯休父、虢文公、申伯、韩侯、显父、仍叔、张仲等等,哪一个说出来不是鼎鼎大名的人物呢?

    而且每一个人都未西周王室建立过不朽的功勋,哪里能够轮到你一个小小的虢石父说话呢?

    就是他的父亲虢公季(后世称为虢文公)也没有名列前三位。

    所以当天子宫湦说出虢石父这个名字的时候,朝臣们大多是抱着吃惊和好奇的态度。

    毕竟一个虢国的太子,也算是一个年轻人,放在这些功勋卓著,当朝多年的大臣们面前,真的是不值一提的。

    “请问王上,虢石父到底是何人,他又有何德何能,为王室立过什么样的功勋,值得由他来暂代卿士之位呢?”原本信心满满的程伯休父终于忍不住了,出列对天子宫湦质问道。

    “虢石父乃是虢公季的太子,他在虢国太子的位置上清正爱民,教民稼穑,还能够带领军队同西北的戎狄作战,多次打退了戎狄对虢国的进攻。而且在孤王还是太子的时候经常与孤王探讨治国理政的事情,很是有一套本领,孤王对他很是欣赏。所以由他暂代卿士一职。”天子宫湦说道。

    这些说辞其实也是虢石父在来之前早就给他交好的,毕竟天子宫湦处在深宫之中,对于虢石父在外面的所作所为知道的其实并不多,那些话无非是虢石父教给他的罢了。

    “虢石父清正爱民、教民稼穑,还领兵打败了戎狄的入侵,诸位大人,这些事情你们都听说过吗?”对于天子宫湦的说辞,程伯休父当然不信,于是转身问诸位大臣道。

    就算虢石父是虢国的太子,诸位大臣也仅仅是听说过而已,对于他所谓的功勋,大家就更没有听说了。

    面对程伯休父的当堂质问,站在不远处的虢公季甚是难堪。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