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98章 重臣陨落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298章 重臣陨落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98章 重臣陨落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天子走后,仲山甫的儿子走进房间,“父亲跟王上谈的如何?”

    “哎---,周室要衰落了。”仲山甫长长的叹息道。

    “父亲何出此言?”儿子不解的问道。

    “刚才为父在跟王上谈到我死后卿士的人选时,一连给王上提出了四个人选,王上都没有痛快答应。后来为父问天子本人对卿士人选的看法时,王上竟然提出要用虢石父和尹球二人。”仲山甫对儿子说道。

    “哦---,竟有此事。此二人对王室并无贡献,王上为何要用此二人?”

    “当今天子年幼,喜欢玩乐,对天下的政事并不是很熟悉。更重要的是他本人并不喜欢处理政事,还不信任当下的大臣。在他的身边只有虢石父和尹球此二人。要他选人,除此二人外,他还能选择谁呢?”仲山甫无奈的说道。

    “可是这二人都是不是什么治国理政的干才,用他们为卿士,天下岂不是要遭殃了。”仲山甫的儿子担心的说道。

    “你说的很对,为父岂能不知虢石父和尹球是什么样的人,谄媚天子,贪图享乐,搜刮民财。如果他们当政,天下肯定会遭殃啊!”仲山甫痛心疾首的说道。

    “既然父亲对此二人如此了解,为何不向天子进言,让天子远离这几个人呢?”

    仲山甫摇摇头,“不说了,不说了,自从王上继位这大半年来,为父已经多次跟王上发生冲突。若要是在说他身边的人是谄媚邀功之人,王上肯定又会怪罪为父的。再说了当今天子本身就是喜好玩乐的人,就算是让他们把虢石父等人赶走,他能愿意吗?正所谓:王有所好下必甚之。既然我们的王上是那样的人,还能指望他喜好为父这样的能臣替他执政吗?”

    儿子点点头,他知道就算是他的父亲给王上说了虢石父和尹球的坏话,人家天子也未必会听。

    毕竟在当今天子看来,虢石父和尹球才是忠于他的自己人;而自己的父亲早就不在王上跟前吃香了。

    “既然这样,孩儿该当如何?”仲山甫的儿子问这话其实就等于在问,既然我们的天子肯定要用虢石父等人,你死后我该怎么办呢?

    仲山甫听罢,稍稍沉默了一下道:“我死后虢石父极有可能会当上卿士一职,到那时,周王室必会有一场大乱。我意埋葬而来为父之后,你就带着家人前往我的封邑。那里远离镐京,相对会好一些。”

    儿子听罢,重重的点点头。他知道自己的父亲宦海几十年,对事情的判断那是极其精准的。既然父亲让他离开镐京,当然有离开的好处。

    随后仲山甫抬起头望着空洞的屋顶,长长的叹息道:“宣王,不是微臣无能,臣也是没有办法啊!臣有罪,还请王上见谅啊!”

    说着,仲山甫的泪水就下来了,他的心里非常清楚,虢石父和尹球这两个人当今天子是用定了。

    先天子姬静驾崩后,被当今天子尊称谥号为“周宣王”。所以这个时候的仲山甫在哭诉的时候称先王为“宣王”。

    哭完之后,已经是油尽灯枯的仲山甫“哇哇”的吐出两口鲜血,随后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眼睛死死地睁大了,就这样过世了。

    “父亲---”

    儿子大哭着扑向仲山甫。

    从仲山甫的府上出来之后,原本非常抵触的天子宫湦这一次倒是没有太多的反感。毕竟这一次仲山甫可是给足了他的面子,不但向他认了错,而且在推荐的卿士人选上,也考虑到了自己的感受。

    虽然后来在对待虢石父和尹球的问题上,二人有些冲突,但那也仅仅是认识不一致而已,仲山甫并没有十分的反对自己。

    年轻人对于面子的事情还是很敏感的,只要不伤害到他的面子,只要是方式得当,一些事情双方还是可以商量的。所以仲山甫在向天子建议的时候言语明显是缓和了不少,这让天子宫湦多少有些受用。

    “王上这次探望情况如何?”回到王宫后虢石父和尹球不由得问道。

    “情况如何?孤王不知道你们问的是哪个方面的情况?”天子宫湦说道。

    “嘿嘿嘿,微臣想王上前往仲山甫府上肯定会谈到卿士的人选问题,不知道仲山甫给王上推荐的是何人?”当下虢石父最关心的就是这件事。

    “孤王确实跟仲山甫谈到了他身后卿士的人选问题,他跟孤王说了程伯休父、虢公还有春官宗伯几个人,但是最后都被孤王否决了,个个都老的不能动了,孤王还用他们做什么?”天子宫湦倒是很平静的说起这事情。

    “这几个人确实是有些年龄大了,王上否决他们也是应该的,除此之外还谈到了那些人?”虢石父和尹球毕竟跟天子是很熟悉的人了,再加上当今天子又是一个年级不大的孩子,所以说起话来也就没有太多的顾及了。

    “除此之外,仲山甫还向孤王推荐了郑伯友。”天子宫湦说道。

    郑伯友?

    听完这个人选,虢石父和尹球都不说话了,毕竟这个郑伯友可是当今天子的亲叔叔,说人家的坏话,那不就等于是找死吗?

    “郑伯友确实不错的人选,王上可以考虑。”虢石父试探着说道。

    “你说的不错,郑伯友子啊孤王还小的时候,整天带着孤王在城外玩耍。孤王很是喜欢,这个人选确实值得考虑。”这一次天子宫湦倒是没有发觉对郑伯友的任命,而是对他说出了肯定的话来。

    虢石父一听这话,心里立即凉了下来。

    他确实没有想到仲山甫竟然还会想到推荐郑伯友作为下一个的卿士人选,这分明是在给自己找茬吗?

    “这么说王上决定用郑伯友为卿士了?”尹球试着问道。

    “孤王只是说可以考虑郑伯友,并没有说会一定用他为卿士。对于这个王室的卿士人选,孤王还是觉着虢石父是最佳的人选。”天子宫湦肯定的说道。

    说了这么多,这位年轻的天子依然对自己信任的人最为坚定。

    听完天子宫湦的话,虢石父不由得心中大喜。虽然对这个卿士的高位他自己有些高不可攀,但如果真有一天降临在自己头上,他还会当仁不让的拿在手中的。

    “微臣感谢王上的厚爱,王上对微臣的厚爱简直就是山高水长,永世不忘啊!”虢石父赶紧趴在地上说道。

    “好了,好了,在孤王的心目中只有你们两个,不用你们孤王还能用谁呢?”随后天子宫湦对尹球道:“孤王也一定会好好给你考虑一个位置的。”

    “微臣感谢王上的厚爱。”尹球也跟着说道。

    就在这时,内侍疾步走了进来,“启禀王上,仲山甫过世了。”

    “啊?这才多长时间,他就这么给死了?”天子宫湦吃惊的说道。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