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96章 卿士这个官职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296章 卿士这个官职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96章 卿士这个官职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虢石父不是不想当官,从姬宫湦还是周王室太子的时候,他就跟着姬宫湦一起混,目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在王室当上一个大官。

    只是他没有想到天子会随口给自己这么高的官职。

    卿士?

    周王室的卿士可不是一般的官职,卿士这个职务相当于后世的宰相,那绝对是百官之首。他爹虢公季作为虢国的国君,一辈子过去,在王室也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官员。

    再说说尹吉甫,一代名臣,为王室出了那么大的力气,带领军队扫平了那么多的戎狄,也就是一个内史的职务,最终也没有当上王室的卿士。只好去山野采集诗歌去了。

    仲山甫由于品德高尚,为人师表,不侮鳏寡,不畏强暴,总揽王命,颁布政令,天子有过,他来纠正等等。那么多的功劳累计在一起,这才当上了王室的卿士。

    而且当上卿士的仲山甫进行经济体制改革,即废除“公田制“和“力役地租“,全面推行“私田制“和“什一而税“,鼓励农民开垦荒地,大力发展商业等。这些改革的成功,造成了周宣王时期的繁荣景象,为“宣王中兴“立下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自己一个什么功劳都没有的人,突然之间竟然要当王室的卿士了,这,这太有些意外了。

    虢石父不是不想当官,只是他没有想带天子竟然在随口之间就把王室卿士的职务要赏给他。

    我的妈呀--

    这有些太意外了,也太随便了。

    他很清楚,越是随便得到的东西,也容易在不经意之间失去。

    于是虢石父对天子宫湦说道:“王上,卿士乃是朝廷的百官之首,总揽朝政,微臣什么功劳都没有建立,若为卿士,恐百官不服,还请王上慎重。”

    天子宫湦一听,满脸不高兴的说道:“什么百官之首,什么群臣不服。你可给孤王想清楚了,这周王室的天下是我们姬姓的,也就是孤王家里的事情,孤王想让谁当卿士,就让谁当,别人休得胡说。”

    到底是个孩子,说话办事跟大人还是有些差距的。

    在他的心目中,卿士这个角色就是为天子服务的,替天子办事的,只要能够听天子的话,他才不管你是不是有功与王室,也不管你是不是有资历去做这个卿士。

    此时的天子宫湦心中所想的是只要这些官员能够听自己的话,为自己服务就行了。有没有功劳,能不能做官,这些都另当别论。

    “这个?”虢石父语塞。

    “别这个那个的了,赶紧走,随孤王去一趟仲山甫府上。”此时天子宫湦已经换好了衣裳,对虢石父说道。

    “诺---”虢石父只好跟随天子宫湦一起前往仲山甫府上。

    来到仲山甫门口,虢石父对天子宫湦道:“王上请进,微臣就在这里等候。”

    天子宫湦看了看仲山甫的府邸,对虢石父道:“你就在这里等着孤王,我很快就出来了。”随后头一扭走了进去。

    此时的仲山甫已经是病入膏肓了,整个人虚弱的躺在床上,只等天子登门。

    “父亲,王上来看望您了。”见天子登门,仲山甫的儿子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

    王上来了?

    奄奄一息的仲山甫睁开眼,看见天子宫湦走了进来。

    “老臣拜见王上---”仲山甫挣扎着想坐起身来给天子宫湦行礼,但是试了几下还是没有坐起身来。

    “好了,好了,都病成这样了,行礼就免了吧。”天子宫湦见状很是不悦的说道。

    若是其他的人,见仲山甫都已经成了这样,肯定会安慰一番,至少也应该说几句暖人心的话来。但当今天子人家就是那么一个奇葩。他才不会去体谅仲山甫是不是为了周王室的天下立下多少功劳,也不去管别人会对自己怎么看待。

    在他的眼里仲山甫等人就是阻止自己玩乐的罪人,早就该滚蛋了。

    至于眼下你仲山甫是不是病了,能不能动,这些都不是天子宫湦所要关心的事情。

    天子已经发话,再加上仲山甫自己确实没有意思力气动弹了,只好躺下。

    “老臣感谢王上在臣病重的时候前来探望,臣心里已经很知足了。”躺在床上的仲山甫对天子宫湦说道。

    “大臣病重,天子前来探望也是很应该的事情。孤王今日前来探望就是想问问爱卿,看你还有什么需要跟孤王说的,或者是对朝廷的事情还有什么需要交代的。”这些话都是临行前,虢石父和尹球给他教过的。虽然天子宫湦根本就不想听取仲山甫对朝廷事情的意见,但基本的程序还是要走一走的。

    既然是硬着头皮来到的仲山甫府上,那就越快越好,把该问的问完立马走人。

    仲山甫虽然老了,也快要死了,但毕竟是当了一辈子高官的人,从天子的语气里他自然能够听出不耐烦的意思。

    于是很轻声的说道:“王上年轻有为,意气风发,有王上当国,周王室肯定会蒸蒸日上,百姓安乐,国丰民富的。”

    在没有说话之前,仲山甫先把当今天子恭维一番,至少不会让他觉着反感。

    果不其然,天子宫湦听完仲山甫的话,原本很不耐烦的他,语气稍微和缓一些说道,“卿士劳苦功高,为我周王室的天下立下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这些孤王都在心里记着呢。”

    仲山甫微微一笑道:“王上继位之初,老臣曾跟王上在一些事情上发生过不愉快,还望王上莫要见怪,老臣在临死之前向王上赔罪了。”说罢,仲山甫对天子宫湦拱手道。

    这话一下子就说道天子宫湦的心里去了,这个时候他还能说些什么呢,“爱卿劳苦功高,孤王知道你也是为孤王着想,我不怪你。”

    人家到底是当了一辈子官员的人,对天子的心思早就摸得很透彻了。

    在姬宫湦还是孩子的时候,仲山甫就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不止一次的跟先王说过此事。无奈先王天子姬静就这么一个后人,没有可供选择的余地。

    于是这个姬宫湦虽然不肖,但也没有可选了,只好最后让他继位为王。此后,继位为王的姬宫湦不断做出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来,虽然一再加以阻止,一再跟他发生冲突,最后弄得是双方都不好看了。但仲山甫也只好打掉牙齿往嘴里咽,他很清楚,眼下的这个不喜政事的天子当年也是自己跟先王选择的人选。错了,也要坚持到底。

    现在,仲山甫终于撑不住了,该离开这周王室的天下了,往后靠谁来指出天子的错误呢?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