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93章 直击软肋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293章 直击软肋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93章 直击软肋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回到府邸,虢石父正准备休息,下人来报道:“太子,散国国君求见。”

    虽然这个时候待在镐京的虢石父只仅仅是一个天子的随从,连个大臣都算不上,但人家毕竟还是虢国的太子,所以下人们依然要称呼他为“太子”。

    虢国的国君求见?

    虢石父的头脑里迅速的转了几个圈。

    虢国的国君不就是那个名叫姬钊的人吗?

    当年他们几个太子可是一起在镐京学过习的,几年不见姬钊找我干什么呢?

    更何况这个时候的虢石父仅仅是天子跟前的一个随从而已,无职务权,也没有多大的用处,姬钊作为一国之君竟然会来找我。

    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想到这里,虢石父有些不想见自己的这位同窗。

    但转眼一想,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一国之君,不见又有些不太合适,于是便对下人道:“请散公大厅相见。”

    “诺---”

    很快散公姬钊在下人的带领下走进虢石父位于镐京的府邸。

    “寡君见过石父太子。”见到虢石父之后,散公姬钊客气的说道。

    “哎呀呀,原来是散公啊,我们可是多年没有见面了啊,快请上座。”见散公姬钊对自己如此客气,虢石父赶紧说道。

    “就是就是,自从寡君回国继位至今,已经有好多年的时间了,这次前来镐京来拜会一下石父太子,顺便捎带了一些特产给太子,还请笑纳。”说罢,散公姬钊手一挥,属下立即抬进来好几个大箱子。

    一一打开之后,只见里面有各种珠宝玉器、珍珠宝玩等等。

    这哪里是什么特产,这分明是在贿赂虢石父啊!

    “散公,这,这是何意?就算是你我同窗,也没有必要这样啊!快赶紧叫人把这些东西拿回去,再不然,我可是要发怒了。”见到珠宝的那一刻,虽然虢石父的眼睛都睁大了,但为了不在人家散公姬钊面前露出自己贪婪的本性来,虢石父还是装出了一副清正廉洁的样子说道。

    “这些东西对于别人来说,或许是宝物,但对于我们散国来说也仅仅是一件礼物而已,送给有心人也就算实现了它本身的价值。太子石父乃是懂行的人,寡人觉着还是送你太子的好,还请笑纳。”散公姬钊继续客气的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罢,虢石父摆摆手示意下人将散公姬钊的礼物抬进去。

    收完礼物之后,虢石父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散公姬钊坐下说话。

    二人坐定后,虢石父问道:“不知散公深夜来此有何要事,还请直言。”

    “嘿嘿嘿,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想找太子聊聊天而已。”散公姬钊笑道。

    聊天?

    深夜来我府上,送给我这么多的东西,就是为了聊天。

    这人不会是有病吧?

    虢石父心中暗想道。

    “散公送给我这么多的东西,仅仅是为了聊天,石父没有听错吧?”虢石父半信半疑的问道。

    “就是聊天,也顺便听听石父太子的意见。”随后散公姬钊转入正题道:“不知太子石父对秦人进入关中这事情是如何看待的?”

    虢石父一听这话,就明白散公姬钊今天前来绝对不是单纯的聊天那么简单了。毕竟这几年,散国跟秦人之间的关系,那是尽人皆知的事情。

    “嘿嘿,秦人进入关中这事情,先王已经有了很明确的决断,那就是秦人进入关中稳定了王室西北的边境,对于拱卫王室起到了很好的作用。难道散公不这么认为吗?”在没有完全了解对方来意的情况下,虢石父当然只会说一些大话、套话了。

    “石父太子真是这么认为的?”散公姬钊知道虢石父这也是在跟自己说官话,于是很直接的问道。

    “石父就是这么认为的。”虢石父很认真的说道。

    两个人的谈话实际上也是一种心理的斗争,散公姬钊听完虢石父的话,笑了笑后说道,“如果寡君没有记错的话,当初石父太子之所以离开虢城,可是因为秦人的缘故。怎么这才过了几天的时间,石父太子就对秦人有了如此好的印象。既然这样那就让秦人这帮来自西垂的野蛮人最终有一天完全替代了我们这些世代生活在关中的贵族吧!”

    散公姬钊这话一下子戳到了虢石父的软肋上,于是脸色一变,“说吧,你来镐京找我到底是什么事,直说无妨。”

    散公姬钊左右看了看,确信没有别人之后,对虢石父道:“寡君今天之所以前来镐京找你,就是想跟你一起联手对付秦人。你也知道秦人进入关中之后,第一个对付的就是我们散国,第二个对付的就是你们虢国。所以寡君觉着只有我们联起手来,才能够战胜秦人,最终拿回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

    “说的更明确些。”虢石父道。

    “石父太子好好想想,自从秦人进入关中之后,我们这两个国家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都是向着不好的方向发展。我们散国自从秦人进入关中之后,先后失去了陇川之地,而且在王室的地位也越来越差。照这样发展下去,过不了几年,王室会完全忘记我们散国的。”

    “嗯---,你说的也是这么回事,先王对秦人这些西垂放马的还真的是很重视,这对于我们这些原本的关中贵族确实不是什么好事。”虢石父认可道。

    “再说说你们虢国,原本是关中少有的公爵国家,结果怎么样呢,还不是把一国的公主嫁给了那个地位低下的秦人嬴康。这可是关中这些年来最大的笑话啊!”说这话的时候,散公姬钊偷偷的瞄了瞄虢石父,只见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要知道虢国可不是一般的国家,乃是周武王叔叔的国家,姬姓国家中唯一的公爵国家,地位至高,身份之尊贵,无国家可与之匹敌。

    可是就这样一个地位极其尊贵的国家的公主,竟然被一个从西垂过来的秦人公子竟然给娶走了。

    嫁给谁不好呢?偏偏要嫁给地位低下的秦人公子。

    一想起这事情,虢石父的牙根就痛的要命。

    “不但如此,自从进入关中之后,你们虢国的地位也是与日俱下。你可知道当初的虢国可是我们关中西部所有的诸侯国中的翘楚,我们这些国家可都是跟着虢国的脚步行动的。可是自从这个秦人进入关中之后,许多的国家的眼睛已经看着西边了。一旦戎狄南下他们都看秦人的眼色行事。这对虢国的地位可是非常严重的挑衅啊!”散公姬钊继续说道。

    虢石父知道,散公姬钊这话说的确实是实话,自从秦人进入关中之后,虢国的地位确实是在一直下降着。

    若继续这样下去,虢国的公国地位迟早有一天会被秦人所取代。这是虢石父这个虢国太子最不愿意看到的。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