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85章 面见天子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285章 面见天子

第285章 面见天子

 好书推荐:
    “宣秦人使者进殿献礼---”

    等了好长的时间,终于等到了天子召见的那一刻。

    当嬴康和赵伯圉听到内侍的传唤声之后,都不免稍稍紧张了一下,二人简单整理一下衣裳,跟随内侍走进了王宫大殿。

    “臣嬴康拜见王上---”

    “臣赵伯圉拜见王上---”

    说罢,二人拱手拜道。

    “哦---,你们二人就是秦人的使者,抬起头来让孤王看看。”见到秦人的二位使者之后,天子宫湦说道。

    嬴康和赵伯圉抬起头来,望着宝座上的新天子。

    “好一张年轻的脸庞啊!”虽然嬴康和赵伯圉的年龄不大,但当他们见到这位新天子的时候,还是被他那张年轻的脸盘给镇住了。

    这张脸不仅仅是年轻,甚至于有些稚嫩。

    “你们两个就是秦人的使者?”这张年轻的脸庞发话了。

    “正是。”嬴康答道。

    “孤王登基,你们秦人有没有建国,为何要向孤王献礼呢?”天子宫湦一开口就是一句很刁钻的话。

    “感谢先王的厚爱,也向新天子表示祝贺,所以秦人前来镐京献礼。”嬴康不卑不亢的答道。

    “先王的厚爱?我父王对你们秦人有何厚爱呢?”天子宫湦对嬴康的这句话很是感兴趣,于是问道。

    “秦人久居西陲,替王室守护着西北边境,后来来到关中之后,先王念秦人守边有功,不但赐予我等秦人以官职,而且还把陇川之地赏赐给秦人。可以说是有后恩于秦人。所以秦人一直感恩不忘。”嬴康继续答道。

    “哦--,孤王算是明白了,如果我父王不给你们封官和赏赐土地的话,你们就会感恩王室了?”

    这算是什么话呢?

    明明就是跟秦人抬杠吗?

    可是人家是天子,虽然年龄小,喜欢跟人抬杠,但你秦人不能跟人家抬杠啊!

    话又说回来,就算是先王不给秦人封官、封赏土地,秦人也是周王室的臣子,也应该感谢王室的厚爱的。

    虽然心里这样想,但人家毕竟是天子,天下的共主,应有的尊敬还是要有的,嬴康于是答道:“封官和赏赐土地乃是先王对秦人的厚爱,秦人没齿难忘。再说了,当初秦人从犬丘来到关中,一心只想替王室守好北方边境,不让丰戎一路南下而已,当初并没有有半点的非分之想。”

    天子宫湦听罢,“孤王算是明白了,就算是先王不给你们封赏,你们也愿意好好替王室守好边境的。不过话又说回了,你们秦人本来就是西陲的野蛮人,跟周边的戎狄没什么两样,又何必辛辛苦苦的跑到关中这个地方来呢?”

    前面的话不管怎么说还算是有些顾忌的,说秦人跟西北的戎狄无异,都是野蛮人,这话就有些伤人了。

    大宗伯听罢赶紧说道:“王上,秦人也是我们王室手下的臣子,不同于西北的戎狄。”

    大宗伯的话实际上就是想纠正天子对秦人的伤害。

    谁也没有想到当今天子却是一个执拗的主,听完大宗伯的话,天子宫湦说道:“孤王属下的臣子多的去了,有些受到的教化多一些,有些受到的教化少一些,这本无可厚非。你像这秦人本来就是西陲养马的,受到的教化就不多,知道的礼仪礼节也不多。不然的话,不好好在他们的西陲待着,跑到关中来做什么呢?而且自从这些秦人来到关中之后,搅乱了关中国家的格局,令关中西部的好多国家甚是不安,难道孤王说错了吗?”

    秦人如果不在跟前,或许你周天子说这话大臣们还能够接受,但如果你当着秦人首领的面,说这话的时候,就有些不对了。

    毕竟自从秦人来到关中之后,虽然引起了不少的震动,但总体来说对关中国家还是有利的,至少替他们守住了西北的边境,不让丰戎等戎狄部落南下伤到他们的国家的安宁。

    听完天子这话,大宗伯的脸上一阵一阵的难堪,当初就应该狠心一点不让秦人使者出现在今天这大殿上,至少那样秦人受到的伤害会少一些。

    至少不会被人伤害在当面吧!

    可当初自己心一软,竟然答应了让秦人出现在献礼的人选上,没成想竟然被新天子伤到了当面。

    这让秦人的脸往哪搁呢?

    虽然只是简单的几句谈话,嬴康已经明白今天的这位天子已经不是他爹的时候的天子了。

    年少无知,轻狂傲慢,而且对所有的事情处理也是友新而做,根本不会顾及到对方的感受,以及对将来的影响。

    既然面对这样一个天子,嬴康有话说了,“王上此言差矣,臣不知道王上此言是听谁说的,但臣要说的是秦人虽然从西陲来到了关中,但是并没有引起关中国家的慌乱,相反还为好几个关中关中国家守住了北方的边境,免去了丰戎对他们国家北方百姓的骚扰。比如说散国,臣带领的秦军没有来到陇川之前,散国整个渭水北岸的土地尽在丰戎的打击之下,使得许多百姓不敢在渭水北岸生活,纷纷向南逃散。可是自从臣带领秦军过来之后,连续多次打败丰戎对渭水北岸的进攻,现在散国渭水北岸的土地又恢复到了散国的怀抱。这对于散国来说不是好事吗?”

    面对嬴康不卑不亢的说辞,天子宫湦甚是意外,“照你这么说你们秦人不但没有引起关中国家的慌乱,反而是为关中国家办好事了?”

    “好事不敢说,但替他们守住了北方的边境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听完嬴康的话,天子宫湦微微吃惊了一下,“听了你的话,孤王算是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你们秦人很是会打仗,你们没有来之前,戎狄不断的进攻关中北部的地方,我们这些关中国家却一点办法都没有。自从你们来了之后,连续几次打仗下来,戎狄就不敢进攻我们关中北部的土地了,是不是这个意思?”

    “可以这么理解。”嬴康说道。

    “你们真的不怕戎狄吗?孤王子当太子的时候,听夏官司马等人说,戎狄可是非常厉害的敌人。你们秦人竟然能够打过他们的骑兵队伍?”天子宫湦终于像一个小孩一样问道。

    “不怕,诚如王上所言,秦人本来就是养马的,他们戎狄会骑马,我们秦人也会骑马,所以我们是不怕他们的。”

    “好---,有你这句话,孤王就放心了,今后要是有戎狄进攻关中的话,孤王就派你们秦人去跟他们打仗,我就不信还打不赢他们戎狄了。”天子宫湦高兴的说道。

    “能为天子尽忠,臣等不胜荣幸。”嬴康爽朗的答道。

    “好,把你们的礼单放这儿吧,孤王累了一天,要休息了,就不留你们了,你们走吧。”天子宫湦对嬴康和赵伯圉说道。

    “诺--,臣等告退。”嬴康和赵伯圉走出王宫大殿。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