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83章 长见识了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283章 长见识了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83章 长见识了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从清晨太阳还没有出升,等到艳阳高照,再等到半下午,还是没有等到天子召唤的那一刻。

    嬴康、赵伯圉以及那些等候在大殿外的各国使臣等的实在是受不了了,刚起初一个个还站的笔直笔直的,等到中午的时候就开始不那么笔直了,有些人就开始左右摇晃了,再等到下午的时候,已经有人直接坐在了地上。

    幸好王室的内侍们也知道这些人呢等在这里很是不易,时不时给他们送来喝的水和一些食物。让这些等候在大殿外的列国使臣们也好充充饥、解解渴。

    可是吃了东西就要上厕所,于是乎,如厕的使者一个接着一个。

    吃完东西,上完厕所,还是没有等到天子召唤的那一刻。

    于是刚刚一个个还一言不发的使臣们也开始聊天了。

    “请问二位是哪国的使臣?”站在嬴康身边的老者问嬴康和赵伯圉道。

    “我们是秦人的使者,不知贵使是哪国的使臣?”嬴康回答后顺便问道。

    “你们是秦人的使者?哦---,秦人还没有建国吧,怎么能够出现在这里?”身边的老使臣不仅问道,很显然他对秦人的情况还是有些了解的,也知道能够出现在这个场合的最起码都是周王室的属国的使臣。

    秦人既然没有建国,肯定是没有爵位的,一个连爵位都没有的秦人跑了凑什么热闹呢?

    “我们秦人虽然没有建国,但是这几年秦人一直替王室驻守西北边境,居功甚伟,特别恩赐的。”没等嬴康回答,赵伯圉直接说道。

    秦人替王室驻守西垂,居功甚伟?

    身边的老使臣听罢,微微的点点头,“如此甚好,如此甚好。我是莒国的宰相,按照我家君上的要求,前来向天子的登基大典送上贺礼的。”

    哦---

    身边的老者原来是莒国的宰相,怪不得一直是一脸的严肃。这人当官时间长了,自然会形成一种气场。

    嬴康对于这个莒国多是是有些了解的,知道这个小国家乃在东海之滨,北边与齐国为邻,南边与郯国为邻,西边与鲁国为邻,东边就是大海。

    “您是莒国的宰相,这么说是在东海之滨了,从那里过来一路上好走吧?”嬴康听罢问道。

    莒相微微一笑,“路当然不好走了,特别是进入中原之后,路过的国家实在是太多了,每走一个国家都要饮宴一番,这一路过来,老夫实在是受不了啊!”

    莒相说这话的时候多少是有些吹嘘的成分在里面,毕竟能够站在大殿外等候天子召见的人呢,一般都不会是重要国家的使臣。再加上莒国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子爵国家,根本就不在人家王室的邀请之列。

    其实跟秦人没有什么两样,仅仅属于给天子送礼的行列。

    可是自己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一个国家的宰相,平常在本国境内,那也是吆五喝六的人物,可是一旦走到这天子脚下,自己也就成了站在门外的小人物了。

    在一种心理落差之下,莒相就用一种吹嘘的方式,为自己争取一点小小的面子。

    嬴康知道莒相的话里有吹嘘的成分,但碍于情面还是说道:“莒相本来就是一国的宰相吗?天下咋能没有几个相好的友人呢?利用这次朝见的机会,也能够顺便会会朋友,也不失是一种好事。”

    听完嬴康的话,莒相甚是高兴,“你说的对,说的很对,我呢就是向利用这个机会会会沿途朋友。你看这一路向西过来,先是路过的司马跟我乃是莫逆之交,在他那里呆了两天。最后又进入宋国,宋国宰相那根我的关系就不用说了,我们可以说是不分你我的关系。在然后呢又进入郑国......”

    这人一旦开始吹嘘,那简直就是一种说不出的爽快。

    听着莒相的吹嘘,嬴康觉着这时间也就过的快了。

    听着莒相的吹嘘,赵伯圉不由得插话道,“老相国乃是莒国的宰相,这么说您见过大海了?大海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几百年来,秦人一直处在西北的干旱之地,莫要说大海,就是大的河流丢没有见过。

    今天利用这个机会能够与见过大海的人呢结实,赵伯圉当然要问问关于大海的信息了。

    听完赵伯圉的问话,莒相先是一惊,随即笑道:“哈哈哈,哈哈哈,你这孩子问的这话,简直让老夫见笑了啊!我们莒国本来就是建立在东海之滨的国家,咋能没有见过大海呢?这么跟你说罢,我们几乎是天天跟大海打交道。每天都是听着海啸声起床的。你说我见过大海没有?”

    嬴康觉着眼前的诸位莒国宰相还真有些意思,吹就吹吧,也没有吹嘘的那样太过了。

    天天听着海啸声起床,那还不早就让海水给冲走了。

    虽然嬴康知道这个老宰相有些吹嘘,但毕竟大家一起待在这大殿外也没什么事情,有个人给你胡乱吹嘘,总比一个人干站在那里强吧。

    赵伯圉一听这位来自东海之滨的莒相天天听着海啸声起床之后,简直崇拜的不得了,“既然莒相是听着海声起床的,那你能不能给我们大家说说大海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在犬丘那个满眼是黄土的地方生活好几代人,见到最大的河流就是渭水,现在有人能够给他讲一讲大海的事情,也不失是一种见识。

    莒相一听望着赵伯圉道:“你见到最大的河流是哪个?”

    赵伯圉想了想道:“我们秦人世代都居住在西北地区,见到的最大河流就是渭水了,当然还有千水,不过也没有渭水大。”

    秦人久居西北,虽说也在大河流域,但大河距离秦人居住的地方远的去了,他们能够见到的最大的河流确实就是渭水了。

    渭水?

    莒相听罢笑道:“你说的渭水就是镐京附近得渭水吗?”

    “对,就是这条渭水。”

    “哈哈哈,哈哈哈,这条渭水在大海跟前,简直是不用一提啊!这么跟你说吧,如果大海是一匹马的话,渭水就是一只蚂蚁。你说说这两个能有可比性吗?”莒相听罢哈哈大笑着对赵伯圉说道。

    渭水是蚂蚁,大还是战马?

    赵伯圉在心中暗自盘算着这两者之间的大小,随后张大嘴巴道:“我的妈呀,照你这么说,大海大的简直就是没边没岸了吗?”

    莒相听罢,稍稍炫耀的对赵伯圉和过来的几个人说道:“大海确实很大,老夫活到这个岁数,还没有见到大海的边沿,恐怕这一生都难以见到了。”

    赵伯圉和众人听罢,不由得想到,这一次来镐京算是长见识了,真的是长见识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