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78章 靠门的位置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278章 靠门的位置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78章 靠门的位置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大宗伯的宴会就在王宫偏殿进行,由于参加的人比较多,所以王宫的守卫看管的也就没有平常那样严格了。所以嬴康和赵伯圉跟着那些国君的随从很轻松的就进了宫。

    春官府的大宗伯和小宗伯就在偏殿门口等着迎接前来参加宴会的各国国君和他们的重要随从,当然了这些重要随从主要是各国的宰相和主要官员。

    虽然来得都是各国的国君和主要大臣,但在王室这里还是有所区分的,大宗伯本人招呼的是那些公爵和侯爵的诸侯国君。而小宗伯则招呼的就是那些伯爵和子爵的诸侯国君和大臣。

    “哎呀呀,晋候来了,快请进。”见晋候进来,大宗伯高兴的上前迎接道。

    “烦劳大宗伯了,本来就是祝贺天子登基的,还要接受大宗伯的招待,有些承受不起啊!”晋候客气的跟大宗伯说道。

    “应该的,晋候好不容易来镐京一次,老臣也应该尽一尽地主之谊啊!”大宗伯说道,随后对属下道:“赶紧领晋候在左首第一个案几坐下。”

    春官府的官员领着晋候在左首第一个案几前坐下,晋国的宰相随后坐在国君后面的案几前。

    刚安排晋候坐下,紧跟着鲁候在属下的带领下来到大殿门前。

    “鲁候快请进。”大宗伯上前迎道。

    随后属下将鲁候安排在左首的第二案几前坐下。

    没等多久,齐候带着大臣就过来了。大宗伯上前几步,拱手对齐候道:“老臣见过齐候,你来了我们的宴会就该开始了。”

    “大宗伯亲自准备,看来寡人今天晚上得好好饮上几樽了。”齐候笑着说道。

    “好好好,老臣今晚一定陪齐候喝高兴。”说着大宗伯陪着齐候向殿内走去。

    就在这时,嬴康带着赵伯圉来到了大殿外。

    “哎哎哎,你们是哪位啊?”大宗伯刚刚转过身,就听见身后有人喊道。

    大宗伯转过身一看,当下就惊呆了。

    “啊?”原来死秦人大夫嬴康和司马赵伯圉过来了。

    这这这?

    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晚上的饮宴根本就没有跟这几个秦人说过,他们怎么会知道呢?再说了今晚的宴会在王宫之内,他们两个怎么会进来呢?

    大宗伯的头脑里迅速的转了几十个弯,事情既然已经出来了该怎么解决呢?

    不过人家大宗伯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很清楚这个时候秦人的两位首领能够出现在这个地方显然是有备而来的。想把人家赶出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毕竟人家秦人是来祝贺天子登基,你大宗伯请来别的国君来这里饮宴,却不叫人家秦人的两位首领,显然有些不合理。

    于是大宗伯对属下道:“快请齐候在右首的第一个案几前坐下。”

    “哎呀呀,秦人的二位首领来了。”大宗伯拱手对嬴康和赵伯圉说道。

    “大宗伯,处于好奇过来看看,没有打扰大人的宴会吧?”嬴康说道。

    看看人家这话说得,既没有说你大宗伯饮宴没有邀请秦人的过错,也说了自己前来的参加饮宴是处于好奇。至于你大宗伯愿不愿意请人家秦人进去坐坐,那就看你的了。

    大宗伯自然知道秦人嬴康话里的意思,明显是在给自己留面子。于是大宗伯对属下道:“赶紧在最后的位置给秦人的二位首领准备案几。”

    “诺---”属下答道。

    于是大宗伯拱手对嬴康和赵伯圉道:“二位一起进去坐坐。”

    三人一起走进饮宴的大殿。

    此时前来参加新天子登基大典的各国国君和大臣都已经坐在里面了。见大宗伯带着两个陌生人进来,各国的国君都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望着走进来的几个人。

    “二位请坐下。”进门之后,大宗伯指着靠门的位置给嬴康和赵伯圉说道。

    虽然靠门的位置是最差的位置,但是对于嬴康和赵伯圉来说,能够有一个位置坐下就不错了,哪管人家是不是靠门的位置呢?

    “谢谢大宗伯。”嬴康拱手谢道,随后嬴康和赵伯圉在自己的位置坐下。

    待嬴康和赵伯圉坐下后,大宗伯这才走向自己中间的位置,端起酒樽道:“诸位国君,秦人的二位首领,今天我们有幸一起来祝贺新天子的登基大典,老臣先敬诸位一樽。”

    秦人,刚刚来的这两位竟然是西陲的秦人?

    听了大宗伯的话,在座的各国国君的酒樽是端起来了,但是眼睛欠缺转过去盯在了嬴康和赵伯圉两个秦人身上。

    于是便有人有话要说了,“大宗伯,今天坐在这里的可都是各诸侯国的国君,他们两个秦人连个国家都没有,凭什么跟我们坐在一起?”

    要知道西周事情是一个非常注重礼节礼仪的时代,对于身份地位这些事情尤其的重视。什么样的人应该在一起用膳,该坐在那个位置,那都是有讲究的。就好像今天晚上,大宗伯主持招待公爵和侯爵的国君饮宴,小宗伯招待伯爵和子爵的国君饮宴,谁都没有意见。

    可是秦人既没有身份又没有地位,竟然想跟人家各国的国君坐在一起饮宴,这问题可不是一般的严重啊!

    再说了,你春官宗伯本来就是主管这个礼节礼仪的王室官员,把一个没有身份没有地位的秦人领进来坐在这里跟诸位国君饮宴,这就有些明知故犯了。

    酒宴还没有开始,就有人给大宗伯发难了。

    面对别人的质问,刚才还满脸堆笑的大宗伯当下就说不出话来了,“这个?”

    大宗伯语塞。

    嬴康和赵伯圉当时只是为了给秦人挣点面子,却没有想到把这个祸水引向了大宗伯。

    眼看着大宗伯无言以对,嬴康想了想起身道:“诸位君上莫要为难大宗伯,我们秦人确实没有在大宗伯的邀请之列,刚才仅仅是出于好奇过来看看。没想到大宗伯顺便就把我们给请进来了,打搅了诸位的雅兴,秦人嬴康这里给诸位赔礼了。”

    哦---,原来不在邀请之列啊!

    这秦人的脸皮可真够厚的啊!人家没有邀请竟然都有脸来凑这个热闹,也不想想自己是干什么的,什么身份地位都没有都敢来这里。

    哎---,难道这些秦人真的是荒蛮之地来的野人,一点利益规矩都不懂吗?

    诸位国君一听脸上在终于算是挂住了,相互看了看都发自内心的笑了。刚才还反问大宗伯的国君端起酒樽对大宗伯道,“刚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感谢大宗伯的招待。”

    大宗伯点头笑道:“来来来,诸位一饮而尽。”

    众人端起酒樽一饮而尽。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