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77章 房间不好安排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是关陇老秦人 > 第277章 房间不好安排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77章 房间不好安排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镐京城算是进来了,能不能受到尊重就另当别论了。

    春官府的官员将嬴康他们令进镐京城之后,眼看着这么多秦人的食宿却成了问题。

    毕竟在人家的邀请名单上是没有秦人这一项的,现在一下子多出来这么多人,给哪里住宿呢?

    要知道这个时候的镐京可是天下最热闹的城池了,王室的专门驿馆都安排了各国前来的国君以及他们的重要随从。非官方的客栈也住了不少的人。

    要知道天子登基这样的大事一般情况下势不容易遇到的。经商的都想趁此机会好好的赚上一把,爱热闹的也想好好见识一下这不容易遇到的景象,今后也好给别人炫耀几年时间。

    所以当嬴康带领的秦人来到镐京之后,这个住宿问题一下子难住了春官府的官员。

    到底该把这些秦人安排在什么地方住宿呢?

    春官府的官员到底是经常做这些事情的人,稍稍一想之后,便有了主意。

    “反正这些秦人又没有受到邀请,何不把它们安排在下人们住的房间呢?再说了这些秦人又不太来镐京,就算是把他们安排在下人们住宿的地方,他们也未必就知道。”

    要知道,下人们住宿的地方也在王宫驿馆旁边,只不过没有人家各国国君住宿的专门驿馆豪华罢了。

    为了方便诸侯国的国君住宿方便,王室专门在国君的旁边专门设立了下人们住宿的地方。这些地方是专门用来给那些伺候国君的马夫、随从、丫鬟、侍女们住宿的地方。条件当然是不能跟国君住宿的驿馆相提并论了。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春官府的官员立即有一种压力大大释放的感觉。

    于是乎,便领着嬴康等人来到各国的下人们住宿的地方,“各位,请随我来。”

    跟着春官府的官员来到下人住的院子。

    “各位,大家都知道这最近几天天子登基大典在即,镐京城里的住宿房间太别的紧张,这里的环境稍稍是差了一点,还望诸位莫要见怪啊!”

    听着春官府官员的话,嬴康环视了一圈这里的环境。

    虽然是下人们居住的地方,但毕竟在镐京这个天下的中心城池,坏境还算过得去。再说了人家春官府的官员都已经说了当下房间紧张,不能给秦人安排专门居住的地方。

    嬴康等人还能说什么呢?而且赵伯圉等人还是第一次出门,对于镐京的情况又不清楚,只要自己不说,住这里也就住下了。

    “也好,只要能有一个住宿的地方就不错,有劳大人了。”嬴康客气的说道。

    既然嬴康都已经同意了,于是春官府的官员按照人头给嬴康等人安排好了住宿的房间,毕竟秦人来的晚了,好一点的房间和位置好的房间都被被人占了,只好给嬴康他们凑合着安排了几间房间。

    事急从权,赵伯圉等人虽然不太满意,但是面对当下这种情况,也只好如此了。

    “那好,等会我让下人给你们送吃的过来。”春官府的官员说完出了门。走的时候那是一个急急匆匆啊,生怕走的慢了被人这帮秦人叫住问点别的什么。

    春官府的官员走后,赵伯圉来到嬴康的房间,“大夫你说这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呢?我看咱们这次前来镐京简直就是一个失误。”

    一路过来总是不顺当,赵伯圉当然有些意见了。

    嬴康也知道自己这一次前来镐京参见新天子的登基大典确实是有些仓促,但是几百年来,周王室所有的大事都把秦人撇开,这总归有些不合适吧。

    既然今天是我嬴康在千邑执掌秦人事务就一定要打破王室那种对秦人爱理不理的习惯,让周王室真正重视起秦人来。更不能让你周王室只要在利用的时候才想起还有秦人这么回事。

    “是仓促了些,但是只要这一次我们来了,就是一个很大的突破。伯圉你想一下,我们犬丘秦人在陇西已经待了不止百年时间吧,但为何没有一次天子登基登王室的大事件面前,总是没有我们秦人呢?”

    “因为我们根本入不了人家的门槛。”对于秦人的地位,赵伯圉也是知道一些的。

    “对,你说的很对,我们秦人几百年来确实没有入人家的门槛,但是今天我们已经从犬丘来到了关中,就不能总把自己当做门外人了。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借着天子登基这件事走进王室的大门。虽然道路是艰辛了一些,但是只要这一次我们走进来了,今后不管他哪一个国家都休想把我们秦人再从这里赶走。你说是不?”

    听完嬴康的话,赵伯圉也来了信心,“大夫说得对,既然我们已经在关中立足,就不能再被别人当做局外人了。”

    听完嬴康的话,赵伯圉总算是明白了大夫的良苦用心。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吆喝声,“你们几个奴才,还不赶紧伺候君上更衣,相国大人已经发怒了,小心你的狗头。”

    听到喊声,旁边房间的几个奴才赶紧跑出房间,边跑边吆喝道:“蔡国的都快点,相国大人命令赶紧过去伺候君上更衣。”

    “这么急急匆匆的做什么呢?”奴才们边跑边问道。

    “我听说大宗伯晚上要招呼各国的君主饮宴,你想想这可是各国的君上们在一起饮宴,咱们国君能不重视吗?肯定要我们好好打扮一番了。”

    大宗伯要招呼各位的国君饮宴?

    赵伯圉听罢望着嬴康,“听见了吧,春官宗伯要请各国的国君饮宴,咋没请咱们呢?”

    一听这话,嬴康也有些不高兴了,明明晚上有饮宴,为何不告知秦人使者参加呢?

    不但不说,而且还专门派人给自己和下属送饭过来,这分明是没准备邀请自己和下属参加。

    哼---,既然你们不打算邀请我们秦人使者参加,这一次我们偏偏要过去看看,我就不信你春官宗伯能够把我们赶出来。

    “伯圉,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想到这里,嬴康问赵伯圉道。

    “他不是不想邀请我们秦人参加吗?我们却偏偏要去看看,我就不信他春官宗伯能够把我们从大厅里赶出来。”赵伯圉气呼呼的说道。

    “好,那我们就一起过去看看,见识一下这王室的宴会场面到底有多大。我来了这么几次还没有参加过人家的宴会呢,我们一起去见识见识。”这一次嬴康没有阻止赵伯圉的建议。

    “好,我们一起见识见识。”赵伯圉高兴的答道。

    跟随着各国下人的脚步,嬴康、赵伯圉二人走进了王室的宴会大厅。

    春官宗伯的饮宴就在这里举行。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