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68章 休战_历史军事_北斗星小说网

《我是关陇老秦人》 第268章 休战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这么说周天子已经册封司马为千邑大夫了?”右贤王不仅是吃惊了,“可喜可贺啊!”

    “谢谢右贤王。”嬴康客气的说道:“伯圉,你这就带右贤王前往府上看看安谷王子,多日不见,想必右贤王很是担心。”

    “好的,右贤王请随我来。”赵伯圉带着右贤王出了嬴康府邸。

    来到赵伯圉的府上之后,赵伯圉对手下道:“请安谷王子前来大厅。”

    “诺---”

    下人走后,赵伯圉对右贤王道:“你就放心吧,我家大夫早就交代过了,专门把安谷王子放在我的府上,好吃好喝招待着。没准还胖了几斤呢?”

    “多谢嬴康大夫,这真的令我没想到啊!”右贤王感慨的说道。

    这时,安谷在侍卫的带领下走进了大厅,见到右贤王亲自来到这里,当下激动不已,“父王,你咋来了?”

    “为父担心你的安危,只好前来千邑看你了。”右贤王上前紧紧的抓住安谷的肩膀,左左右右的看了好一会,“没变,这些天过去,你还没变。这就好,只要你没事就好啊!”右贤王感慨的说道。

    “我先回避一会,你们父子在这儿好好说说话。”赵伯圉见状退出了房间,随后对门外的侍卫道:“好好看着,别处乱子。”

    “诺---”侍卫们答道。

    呆赵伯圉走后,右贤王问安谷道:“这几天你在秦人这里过的咋样?”

    “还能咋样?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单等着那一天人家一不高兴,直接把孩儿拉出去祭天祭祖。”安谷答道。

    “那秦人有没有打你、折磨你?”右贤王最关心自己孩子健康,最害怕安谷在秦人这里受到折磨。

    “这倒没有。我也不知道他们秦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倒是没有打我或者是折磨我。”

    想想丰戎人对待俘虏的态度,再想想秦人对自己孩子的态度,右贤王甚是感慨,“看来秦人真的不想再跟我们为敌。”

    “父王此话何意?”安谷听罢不仅问道。

    “你不知道,自从你被俘之后,我们曾经派过两拨使者前来千邑跟秦人商议救你之事,但都没有见到嬴康的面。丰戎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为父只好冒着被人劫持的危险亲自前来千邑面见嬴康,让他放了我儿。”右贤王无奈的说道:“没成想来到千邑之后,人家倒是没有为难为父,而且还同意见你一面,为父知足了。”

    “秦人答应你来见我,有没有其他要求?”安谷也不相信,秦人会如此爽快的让他父亲见自己一面。

    “没有,秦人唯一的条件就是想跟我们丰戎罢兵,双方休战。”右贤王说道。

    休战?

    秦人战胜了自己,竟然没有提出更加苛刻的条件,仅仅是为了休战,这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秦人就这一个条件?”安谷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在没有提出其他要求?”

    “没有,秦人大夫嬴康见到为父之后就提出这么一个要求,双方罢兵,给百姓一个安定的生活。”

    “父王答应了?”

    “不答应还能咋样?难道真的让人家拿你祭天吗?再说了跟秦人打了这么多年,我们又得到了什么呢?损兵折将,莫要说其他人,就是我们的部族已经有好几千将士丧命了。这仗还能打下去吗?”

    听完父亲无奈的叹息,安谷还能说什么呢?重重的低下了头。此前他也曾想过复仇,但一次次的失败之后,现在他已经不敢再想复仇的事情了。

    只要自己能够平平安安的回家就已经是最大的心愿了。

    见孩子不说话,右贤王起身对安谷道:“只要你没事,为父就放心了。你好好在这里呆着,过不了几天为父一定回来接你回家的。”

    望着须发花白的父亲冒着生命危险前来营救自己,安谷王子的眼睛湿润了,“父王慢走,孩儿就不送你了。”

    右贤王擦了一把眼泪推门向外走去。

    赵伯圉见状上前道:“右贤王说完了。”

    右贤王哽咽一下,“说完了,该走了。”

    “将安谷王子带回去,我去送送右贤王。”赵伯圉对手下道。

    随后,赵伯圉陪着右贤王来到嬴康府上向他道别。

    “右贤王,秦人跟丰戎之间打了几百年的仗,也该歇歇了。还望右贤王回去之后多多奔波,促使双方罢兵,此乃秦人之幸,也是丰戎百姓之幸。”临行前,嬴康对右贤王道。

    “嬴康大夫放心,我这次回去后一定会竭尽全力促成此事。走了---”右贤王拱手后,调转马头向城外而去。

    望着远去的右贤王,嬴照问道:“以大夫之见,有几成把握?”

    “仇恨太深,兴许有一番难度吧!”面对几代人的世仇,嬴康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丰戎陇山大营。

    出使秦人的右贤王终于完完整整的回来了,丰戎王扎扎听罢起身来到帐外迎接自己的兄弟,“看到你完完整整的回来,我很是高兴啊!走走走,快随我进帐。”

    进帐后,扎扎望着右贤王道:“秦人没有为难你吧?”

    “秦人不但没有为难我,而且待我尚好,不但酒肉招呼,而且还让我见了安谷。”

    “哦---,你见到安谷了,是不是让秦人折磨的不成人样了?”扎扎听罢吃惊的问道。

    “没有,安谷好好的,人家不但没有折磨安谷,而且还专门把他安顿子司马府上,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右贤王说道.

    “嗯---”扎扎长长的舒了口气,问身边的左贤王,“他们这是什么意思?竟然待安谷如此之好。”

    左贤王没有直接回答扎扎的问话,而是望着右贤王道:“且听右贤王说完。右贤王,秦人的条件是什么,为何要如此厚待安谷?”

    此时,丰戎的大小官员,贵族将领都在丰戎王扎扎的大帐内。右贤王环顾了一圈道:“秦人没有任何要求,只想跟我们休战,还百姓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

    休战?

    在座的丰戎贵族们都睁大了眼睛,右谷蠡王问道:“秦人仅仅要求跟我们休战,就这个要求?”秦人取得了如此大的胜利,仅仅就是为了跟丰戎休战,这放着是谁都不会相信。

    “就这个要求,我当时也很吃惊,还专门问过他们的大夫嬴康,人家说了就只有这一个要求,别的什么都没有了。”右贤王解释道。

    听完右贤王的话,所有的人都不说话了。因为大家都知道秦人的要求虽然不高,但是这个要求却牵扯到丰戎的根本利益,这个态度不好表啊!

    当前的情况,谁敢表态跟秦人休战,谁无疑就是所有丰戎的敌人。可如果不跟秦人休战,无疑又将再次将丰戎带入战争的漩涡。

    大家都想到了,所以都不说话了。

    (本章完)
,